苍云之怒

第5章 争口馒头气

萧雨山这才发现,自己不光脸上,手上、身体每一处都是漆黑不堪,一向喜爱干净的萧雨山难以忍受,打来清水洗涤一番,又换了干净衣物,肚中发出一阵悲鸣,这三日滴水未进,饥饿的感觉顿时升起。

“想不到这三天不停修炼,废寝忘食,饿了都不知。”萧雨山推开房门,决心去寻些食物,也不知自己原本清秀的面容更加白皙,不过外人看来只当萧雨山这些日子悲伤过度,面色定然如此而已。

此时正是日头高挂,大家全部在房中用午饭,见整日躲在屋中的萧雨山出了屋门,又引来一番讥笑,尤其是萧雨山的两位哥哥,真不知为何这般,本是一条血脉,却如此爱看萧雨山的笑话。

也许是因为萧雨山的懦弱或者修为的低劣,只让大哥萧海风与二哥萧浪起越发的看萧雨山不顺眼。

萧浪起笑道:“怎么三弟今日又闲心来吃饭了?二哥还当你要绝食而死呢。”

大哥萧海风接过话来,“哎,二弟,此话怎么能这么说。”听大哥萧海风竟然为自己说话,萧雨山心中忽然升起一点感激,却听萧海风道:“这寻死你当是简单么?三弟哪有这番勇气,想来是饿的发慌,装不下去了。”说完丢出一个馒头滚在地上,“三弟,拿去吃吧,下人当你今日又不会吃饭,所以没有多准备。”

这般忍无可忍,萧雨山面色越来越难看,落在他人眼中却换回嘲笑,萧浪起笑道:“怎么,原来三弟也会生气,二哥今天才算是见识了呢,不过,三弟须知一个道理,没有实力的人永远没有发怒的理由,就像你喜欢的绮彤被人夺走,你能放个屁出来么?”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这萧浪起说话太过歹毒,可是萧浪起斗者十二阶巅峰的实力,萧雨山又能怎么样呢?只有不断隐忍,委曲求全。

可是,今日不同,不是因为刚刚突破,是因为萧雨山无需再忍了,每次受到侮辱,总有绮彤安慰,现在,没有了。

一切都没有了,没有后顾,没有必要,唯有一颗充满怒火之心。

萧雨山怒道:“二哥这话说的好笑,我岂不知你向林家的小姐求爱多次被拒,不过是因为修为达不到斗士的要求,但总能到我这里放个屁出来,臭不可闻。”

萧浪起被萧雨山这么一说,不想平时沉默寡言的三弟竟然敢反驳,脸色也变的不好看起来,“哼,我想你这混账是失心疯了,二哥帮你醒醒吧。”说完一拍桌子,身形化作虎跃,一拳击向萧雨山。

萧雨山仓促,不想这萧浪起说翻脸便翻脸,抵挡的匆忙,与萧浪起对了一拳,当下退了十余步,这才停下,不过气息通畅,手臂不麻,倒是无事。

那萧浪起却是好奇,想来萧雨山不过斗者十阶的样子,怎么可能不被自己打的趴下,自己这一招暗中可是蕴含了一些萧家断山拳的攻击法门。

萧雨山不知,不过却心喜不已,换做以前,自己怎么接的下,全靠神眼繁目之术改变了体质。

萧雨山信心大涨,顿时开口道:“二哥也不过如此,却常自诩为萧家年轻一辈高手,好不羞人。”

“什么?你是吃了豹子胆了,我多有留手,你却不懂感激,好一个不知好歹。”说完铁拳一握,发出咯嘣咯嘣的声音,看来这断山拳已经运转了起来。

众人心惊,若是打起来,今日萧雨山不死也得扒层皮。

突然响起一道严肃的声音,“你们当为父不存在了吗?竟然要自相残杀起来了?”急忙赶来的萧万腾怒斥道,却又不暗暗心惊懦弱的萧雨山怎么今日敢忤逆了萧浪起。

听到父亲斥责,萧浪起这才收了攻击法门,不甘心道:“这小畜生得了失心疯,我是帮他醒醒。”

萧万腾怒道:“你睁开眼睛看看,他可是你的弟弟,他是畜生,为父是什么?你又是什么东西!”

萧浪起自知失言,连忙谢罪。却又将这笔账算在了萧雨山头上。

萧雨山心中愤怒,刚才若非父亲赶来,自己恐怕少不得一顿胖揍,当下走到饭桌,取了一个馒头攥在手中,也不说话,返身走向自己的房间。

萧万腾又是一惊,这气势似乎不像萧雨山所能散发出来的,连责怪萧雨山不尊礼数都忘了。

萧雨山手中抢来一个馒头,留下淡淡的背影给人品味,却无人看见萧雨山满面流下的泪痕。

这馒头,真的是自己争来的吗?

萧雨山将那馒头放在嘴边,咬下一小口,混着眼泪吞了下去,酸甜苦辣顿时涌向心头,“绮彤,你看见了吗?我萧雨山争到了,这是属于我的,你也一定会回到我身边。”

萧雨山哽咽着,撕咬着手中的馒头。

“三少爷……”忽然身后传来一道妙音,萧雨山连忙擦净了泪痕,转过头来,只见身后站着一名少女,白净脸庞,细眉明眸,小小的鼻梁之下长着一张薄唇小口,刚才那声音便是这小口之内发出的,清脆十分。

这少女萧雨山也熟悉,正是同绮彤关系要好的香萱,香萱不过是个丫鬟,但为人心地善良,在萧雨山印象中也甚是不错。

“香萱,你叫我什么事?”

香萱再开小口,“三少爷,绮彤小姐离去的事,香萱也深感惋惜,只是希望三少爷能振作起来。”

“哦……”萧雨山淡淡答道,“若是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

“请等一下。”香萱叫住萧雨山,递上一个食盒,道:“这是香萱为少爷准备的午饭,还请三少爷多少吃点。”

萧雨山接过食盒,一股香味飘入鼻中,顿时食欲又起,心中却有些感动,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还有人能想着自己实在难能可贵。

萧雨山忙向香萱道谢,香萱微微一笑,“三少爷,待晚些时候香萱再来收拾。”

萧雨山谢过香萱,带着食盒回了房中饱餐一顿,又将神眼繁目之法修炼起来,直到傍晚,才收了法决,只觉经脉之中的精元似乎更加饱满,等晚上修炼一番斗气,恐怕今夜到达斗者十二阶并非难事,这神眼繁目果真奥妙,修为突破如同拔节,势不可挡。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