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穿越我怕谁

第9章 古庙梦靥

刘首本来是不会要白辰东西的,但听到小孙子或许能成为鬼妖士,手不禁伸了出来。

“行,那刘伯就不客气了,晚上来我家吃饭,你伯母给你炖鸡吃。”

“晚上肯定去,药丸子你先用一碗水化开,分早中晚三次喝,早上一小口,中午两大口,晚上全喝掉。”

普通人嗑元气丹和嗑毒药丸子没啥差别,用白辰的方法服用元气丹药效能散去八成,但也能保障不会伤害到小羊蛋。

“好的,我记住了。”刘首笑的见牙不见眼,攥着药包的手不禁更紧三分。

“希望有……用吧……”

刘首走远白辰喃喃自语,不过想想作用应该不大,普通元气丹要能增加普通人成为鬼妖士的机会,那鬼妖士早就满街跑了。

清晨,白辰背着柴禾来山顶盘膝入定,几只手指头大小的花妖草妖围绕着白辰飞舞。

白辰运功时他附近的元气要浓郁很多,小妖们早与白辰相熟,也敢来蹭蹭元气。

收功,白辰指尖逸出一缕元气,小妖们在白辰指尖陶醉的吸收那丝丝缕缕元气。

“小家伙们,我要出趟远门啦。”

“吱吱……”

“叽叽……”

小妖们虽懵懵懂懂但听出白辰话中离别之意,围绕着他身侧不断飞舞,表达对白辰的不舍之情。

和小妖们告别,背着柴禾下山的白辰遇见刚回来的牛铁,牛铁欣慰的看着露水湿衣衫的白辰。

这油滑的小子并没有自己的不在而松懈,这种自制力和心境非常好。

“师父,你不会连夜赶回来的吧?”白辰看着衣服都湿透的牛大腿不禁问道。

“附近地形我都熟悉,赶个夜路不算事,再说出门后就要经常在山林中夜宿了。”

小野村离山桐县有三百里之遥,且三百里都要穿梭在山林之中。

山林是鬼妖魅影的世界,去县城一趟不易,都是结伙搭伴,牛铁出去就是和附近村落约定出行时间。

次日清晨牛铁和白辰驾着牛车离开小野村,每次去县城全村人都把珍藏的山珍拿出来卖掉,两人的牛车装的满满当当。

牛车在山路上颠簸的人屁股疼,走着走着白辰还得帮老牛推推车。

当来到座古庙时一个小老头站在庙门前,看到牛铁热情的打招呼道:“小牛,这一路累了吧,快进去坐坐,我让大丫烧了水。”

牛铁拱手道:“多谢宋老关照。”

“阿辰,这是宋家庄的老村长宋德峰宋老,快过来见礼。”

“宋老好。”

白辰恭敬的拱手见礼,这老头干瘪瘦的但能看出不简单。

“宋老,这是我新收的不成器徒弟白辰。”

“好后生。”

宋德峰打量打量白辰,看稚气的脸上有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神态,但也有与年龄相符的好奇。

“牛大哥好。”

脆滴滴的声音传来,白辰抬头看是个双十年华的少女,以白辰的眼光看就是土妞,但打扮一番以颜值在原来办公室,能吸引包括白辰在内的一帮单身狗围舔。

“大丫妹子好。”

牛铁拱手问好,大丫则俏脸泛红,害羞的应了一声低头躲在宋德峰身后不敢再看牛铁。

哟呵,看不出牛大腿桃花运还挺旺。

白辰牛大腿和大丫身上来回巡视,嘴角露出莫名的意味,他看出大丫也是个鬼妖士,但战斗力与自己这个菜鸟根本没法比。

“大丫,你牛大哥赶路非常辛苦了,快带他去休息。”

“嗯。”

大丫低头用蚊语应了一声,羞涩的看着牛大腿。

这老头不正经,竟想用孙女谋取牛大腿,作为牛大腿最亲亲亲的徒弟,白辰岂能坐视不理。

“师父你先跟着大丫姐去休息吧,宋老您吃的盐比我吃的米还多,定见多识广给我瞎讲讲呗。”

宋德峰白胡子一翘,这小娃子不错,人机灵我喜欢,当下道:“好好,那老头子就给你瞎讲讲。”

牛铁岂能看不出白辰那鬼心眼子,瞪了他一眼也不好拂大丫的好意,随她去庙里休息了。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宋德峰虽没外出闯荡过但见识还不少,和白辰说了不少奇闻异事和经验之谈。

古庙陆陆续续的来人,结伙去县城的共有七个村子,而有鬼妖士的仅有小野村和宋家庄,其余五个村子来的都是身体强壮的猎户。

等人齐后竟有二十二人,队长自不用说是德高望重的宋德峰,其次话事人就是牛大腿了。

白辰年纪最小,但以鬼妖士的身份混了个三号人物的位置。

人到齐后,天色也不早了,大家生火做饭准备明日再出发。

夜风徐徐,篝火不时的发出‘啪啪’声,白辰躺在干草堆上进入梦乡,牛大腿带着三人守夜。

“哈欠~~~”

朱桐树打着哈欠,白日劳累了一天,晚上还值夜,这让他非常的困乏,眼睛仿佛在打架。

头一低,朱桐树抵不住困乏睡了过去,睡着了做梦是正常事,刚睡着的朱桐树就做梦了,梦境中,他和一帮人在古庙中吃吃喝喝好不痛快。

在梦中朱桐树都有种喝醉的感觉,几个衣衫半露的女子被推了进来,和朱桐树一起吃喝的人们发出哈哈大笑声。

接下来的场景,朱桐树眼睛都变红了,那些女子衣衫被扒光,雪白的肌肤,曼妙的酮体是那么的真切与诱人,就连女子抵抗喊救命的声音都充满了一种别样的魅惑。

“来啊,这娘们好水嫩呀。”

“你发什么愣,快点来……”

朱桐树总体来说是一个好人,但这一刻朱桐树只觉得浑身燥热,体内兽性战胜了人性,大吼一声冲了上去。

梦境中,白辰很慌。

做为一名见多识广的穿越者,神明称号还精神强度+1,梦境伊始白辰就觉得这个梦是鸿门梦。

“兄弟,喝酒啊,咱干一个。”

一个壮汉把酒碗塞进白辰手中,白辰可不敢乱喝,谁知道这是神马东东啊。

“对不起,我酒精过敏,不喝酒。”

“不喝酒?咱们大老爷们岂能不喝酒!”

“咳咳,你不介意的话咱可以做兄妹的哟。”

“……”

“不喝酒那就吃肉。”

壮汉又把一个鸡腿塞进白辰手里,白辰酒不敢喝肉当然也不敢吃。

白辰腼腆一笑道:“我信佛,吃素的。”

“……”

“嘿,你这家伙,不吃肉不喝酒那咱们就玩妞。”

壮汉拽过个衣衫不整的女子,撕破女人的衣衫露出大片的雪白,不顾女子的挣扎搂在怀里诱惑着白辰。

“愣着干什么,来尝尝女人的滋味。”

“阿弥陀佛,小僧不近女色。”

白辰感觉浑身燥热起来,他察觉出不对连忙闭上眼不停念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