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穿越我怕谁

第6章 蛛丝布

白辰抢到了五尺,绸料轻若无物入手丝滑,做好背心裤衩穿在身上想想都美美哒。

白辰长这么大就没做过衣服,但背心裤衩太好做了。

“师父,这是徒儿孝敬你的。”

白辰捧着大背心大裤衩来给牛大腿,牛大腿上下打量白辰一眼,这小子行,有孝心,不错不错。

“放那吧。”

牛大腿拿腔,等白辰走后立刻拿起白辰送来的衣服,这做的什么玩意啊,根本不是人穿的!

夜里,牛大腿坐在躺椅上,手里扇着蒲扇,嘴里哼着小曲,身上穿着大背心大裤衩,一阵小风吹来,浑身上下都透着清凉,现在牛大腿心里就一个字——舒服。

第二天,当穿着背心裤衩的白辰见到同样穿着背心裤衩的牛大腿,长长出了口气。

依照牛大腿老古董做派,看自己穿背心裤衩出来,绝对暴跳如雷狠狠收拾自己一顿,所以白辰为了堵上牛大腿的嘴,就先一步把背心裤衩套在牛大腿身上。

牛铁看白辰穿的不伦不类,忒碍眼,要不是自己也穿着背心裤衩,绝对饶不了这小子。

“牛大哥,你这一身真凉快啊。”

“不行,我也得让我婆娘做这么一身。”

俨然,牛大腿成了小野村的时尚教父,把背心裤衩彻底带火了。

次日清晨,村里大小人人一身纯白色背心裤衩,这衣服爷们爱穿,凉快,婆娘也爱做,做工简单还省料子。

“舒服~”

换上背心裤衩,白辰修行起来都觉得浑身充满干劲,原来做两百五十次劈砍都费劲,现在一口气能做三百次还不累了。

“喂,师父,你说这绸料这么便宜,能有啥毛病啊?”

对近乎白送极品绸料这件事,白辰总觉得很妖性,不如问问牛大腿这个见多识广的土著。

“管他呢,或许这批绸料穿段时间就烂掉吧。”

白辰昨天想了一宿,也想不出这布料有啥毛病,算啦,想不透那就不想了吧。

七月的天变得很快,中午还艳阳高照下午天就阴了,一场暴雨就要袭来。

白辰用草绳把屋顶茅草固定紧,这天阴是阴了,却不凉快,透露着一股闷热。

在灶膛塞点木柴,白辰淘两把米下锅,又从房梁取了半条熏鱼。

“怪哉。”

饭的做差不多了,白辰奇怪的发现王大妈家没起炊烟,这都快过饭点了,再晚做饭得点着灯做了。

想了想,白辰拿起半条熏鱼到王大妈家,门竟然关着。

“咚咚咚……”

“王大妈,我给你拿了半条熏鱼,你开下门啊。”

白辰敲敲门,里面没人应静悄悄的。

“王大妈,王大妈。”

白辰又叫了两声,小野村很小,大家平时都不插门的。

白辰取出一把匕首,从门缝伸进去挑开门阀,木门打开白辰又敲敲门道:“王大妈,我进来了昂。”

屋内没有点灯黑乎乎的,白辰脚步声在屋内安静环境下听的尤为清楚,门是反插着,所以屋内肯定有人。

白辰警惕起来,穿过外堂来到内卧,手掀开门帘他没有进去而是朝着屋内挥出一阵掌风。

从房顶突兀的头朝下掉下一个皮包骨头的鬼物,白辰吓了一跳但也有点心理准备,手中匕首朝着鬼物头部狠狠刺去。

匕首尖停在了鬼物脑门一厘米处,白辰眼睛瞪大,瞳孔一阵的收缩。

白辰张开嘴却说不出话,他的嘴皮子哆哆嗦嗦,这哪是什么鬼物啊,分明是山娃子!

王大妈家的宝贝儿子,拉着白辰衣角叫自己二狗哥的小屁孩儿,经常叫自己去吃饭,喜欢围在自己身边缠着听故事的山娃子。

“山娃子!”

白辰在这个世界呆了两个多月,已经融入这个世界,对身边的人有了感情,把他们当做自己的朋友、亲人。

推开皮包骨头的山娃子尸体白辰看到内卧的场景目眦欲裂,王大妈、刘大哥被白色丝线包裹成一个团,两人身体浮肿,皮囊里面的血肉已经融化,三个澡盆大的人头蜘蛛妖正在吸食王大妈的身体。

看见白辰,三个人头蜘蛛妖嘶叫一声,最大的那只朝着白辰射出一团蛛丝,白辰侧身躲闪就要释放贞子时,他竟然没能释放出来。

“该死的!!”

身上穿的背心裤衩化成蜘蛛丝,将白辰缠绕,一团蜘蛛丝正堵在白辰的元眼上。

人头蜘蛛妖喷出一张张蛛网,白辰还要躲但身体被蜘蛛丝困缚根本躲不掉,一张张蛛网罩住白辰。

“人类!美妙的食物!”

大个人头蜘蛛妖嘴里射出一束蜘蛛丝,把白辰往它那边拉,大嘴伸出长长的嘴器,它刺破白辰身体后会注入毒液,那时白辰皮囊里的血肉脏器会融化,白辰也就变成了它美妙的食物。

合体,是鬼妖士高超的驾驭鬼妖的法门之一,在游戏中只要与鬼妖好感度超过90就可以,而在这个世界需要得到鬼妖诚心诚意的拜服。

封印在元眼内的鬼妖,几乎开始都对鬼妖士恨的牙痒痒,如果能同归于尽全世界的鬼妖士能死七成多。

鬼妖士会慢慢驯服鬼妖,但最多驯服到鬼妖承认鬼妖士为主人。

要让鬼妖对鬼妖士从心底拜服,彻底尊敬为主人,这又不是游戏,不能说没有只能说太难太难。

“合体!”

无论贞子对白辰的友好度多低,但她抗拒不了金手指的力量,直接强制性与白辰合体。

锋利的指甲穿透蛛网,白辰从蛛网中挣脱束缚,此时白辰长发到腿,十根手指长出锋利指甲,两只眼睛漆黑如墨,整个一男鬼。

“中!”

匕首一甩,寒芒将蜘蛛妖的口器削断,疼的它发出凄厉的叫声,白辰飞扑而至指甲抓住蜘蛛妖脑门。

“嗤!嗤!”

旁边的两个人头蜘蛛妖射出蛛丝,白辰厉吼一声长发蔓延与蛛丝纠缠在一起。

蜘蛛妖的尖腿刺来,长长的尖腿犹如长矛般,迅捷凶狠的朝白辰头部刺去。

指甲与尖腿碰撞,将坚韧如铁棍的蜘蛛妖长腿打断,五根指甲直没人头蜘蛛妖的头盖骨。

“啊!”

人头蜘蛛妖剧烈的挣扎,白辰利爪一抓,直接将人头蜘蛛妖的脑袋抓爆,腥臭的红的白的浆液飞溅到处都是。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