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穿越我怕谁

第4章 新世界的平淡生活

“清晨,坐山之巅,面朝阳打坐,乃是一天之中最惬意的事情,阿辰,你觉得呢?”

“呼哧,呼哧,我,我就觉得累。”

白辰全身湿漉漉的,有汗水也有露水,早上五点钟就被牛精病拽起来,在山下砍了一大捆木柴,背着木柴爬到山顶,白辰直接pia在地上,吐着舌头喘着粗气,累的跟条死狗似的。

“才爬这么矮的一座山你就累成这样,起来,跟我盘膝运功。”

牛铁拎起白辰,盯着他盘膝坐好,一呼一吸两人同时运气。

一丝丝元气进入体内,白辰浑身暖洋洋的舒服极了,鬼妖士吸纳的元气主要用于开拓元牢、稳固元眼、培育鬼妖和淬炼肉体。

通过元气对身体的淬炼鬼妖士可一跃五六米,踏浪而行,拳碎岩铁不在话下。

开拓元牢不用敷言,元牢位于脑域不但能关押鬼妖,还能提高鬼妖士的精神强度。

淬炼肉体自然是肉体强化,而开拓元牢可以看做是精神强化。

鬼妖士通过元眼驾驭鬼妖,如果说鬼妖是鬼妖士的技能,那元眼强度相当于鬼妖士的法力值。

封印鬼妖类似于学习技能,培育鬼妖类似于技能升级,鬼妖直接和鬼妖士实力划等号。

元眼和封印的鬼妖并不用共同成长,根据鬼妖不同可以侧重于巩固元眼或培育鬼妖。

例如牛大腿眼部的元眼,风芒蜂妖主要用于偷袭,强调爆发力,所以他着重培育风芒蜂妖。

当初阳完全升起后,白辰收功睁眼,缕缕白雾萦绕在山腰,鸟语鸣鸣小兽偶现踪影,空气清新竟有种陶醉之感。

“好美的景色啊。”白辰感叹。

鬼妖士的世界景色要比蓝星美上太多。

牛铁点点头同样感叹道:“是啊,这种美景天天看也不觉得厌,行了小子,下山了。”

背着柴禾,走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上,路两旁不时有野兔山鸡闪过,还有一两个拇指大小的花妖草精探头。

“咦?”

一朵白色的山花分外美丽,在山风的吹拂下摇曳生姿,白辰走上前细嗅,花香扑鼻而来,一个小小的身影躲在花朵下面。

白辰玩心大起,做势要把花摘下来,小花妖吓得紧忙飞在花朵前面连连讨饶。

“哈……”

白辰被小花妖逗的刚笑第一声,后脑勺被牛铁‘啪’的爱抚一下。

“你这小子,没事儿吓唬它作甚,还不快道歉。”

牛铁说着已经躬身抱拳,白辰也收起玩心,认真的躬身道歉,想了想从指尖逸出一缕元气点在小花妖的脑袋上。

小花妖脸上惧怕的神色变成了陶醉之色,吸收完后绕着白辰飞了两圈才消失在白花之上,白花轻轻摇曳像是在招手。

走在山路上,白辰的脚步轻快几分,走着走着他突然问道:“喂,师父,山上的妖精都不害人吗?”

“也不是啦,不过害人的妖精总是少的。”

“那有鬼妖士会大肆杀害妖精吗?”

“只有那等大奸大恶之徒才会滥杀无辜,吾辈若是遇到那类人,当除之而后快。”

“是,师父。”

白辰第一次对这个世界有了好感和认同感,或许,这个世界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么不好。

好心情只持续到了回村,村长刘首露着大黄牙打招呼道:“二狗子,修行可还适应?”

喂!老头,大清早你就骂人是几个意思?

哥再重申一遍,郑重严肃的重申,我叫白辰,不叫二狗子,谁再跟我叫二狗子我就咬他!

“村长早上好,我还好。”

要不是这村是老头的地盘,白辰绝对不会怂!

“二狗子,成了鬼妖士就是不一样了,看着都比原来精神呢。”

“二狗子,以后可要好好跟着牛叔学本事。”

一路走来,白辰感觉到小野村对自己深深的恶意,要不在山上盖个小茅屋?

“二狗哥。”

白辰低头,眼神不善的看着抓着自己衣角的小屁孩儿,别人骂骂也就得了,你个小崽子也敢挑衅哥,真当我是Hello-Kitty是吧?

“阿妈让我喊你去吃饭。”

“好嘞好嘞,小家伙真可爱,走着走着。”

白辰五脏庙早就一遍又一遍的循环播放着空空如也,但白辰敢以牛大腿的人格保证,他绝对不是看在早饭的份上原谅小家伙的,毕竟童言无忌嘛。

清粥、粗粮馍馍,水煮野菜加点盐,还不管饱。

吃完早饭白辰拿着锄头跟在牛大腿身后耕作,鬼妖士也是人,也要恰饭,所以也得下地干活。

别的鬼妖士如何白辰不知道,但跟着牛大腿白辰觉得自己主职是农夫,鬼妖士就是个兼职。

拿着锄头,原来看穿越小说中那些主角种地、做工样样牛叉,但白辰已经确定那纯属瞎咧咧。

别人不知道,反正白辰看着刚长出的麦苗和韭菜区别不出来。

捶捶酸疼酸疼的腰,白辰擦了把汗不禁问道:“师父,别的鬼妖士也全种地吗?”

“啪!”

毫无意外,脑后勺被牛大腿爱抚了一下。

“咋滴?成了鬼妖士种地委屈你了?”

“没~有~~”

白辰瘪着嘴羡慕的看着那些没有兼职的农夫,他们三三两两的在树荫下聊天打屁,或者团一把青草小睡一觉。

兼职鬼妖士的白辰双腿岔开站稳马步,双手持一把重重的石刀,在烈日下一次又一次的挥刀,练习着最基础的劈、砍、刺。

“用力,你这么轻绵绵的是劈吗?早上没吃饭吗?”

呵!就早上吃的拿点东西,早就消化的一干二净有木有?

“手别抖,用力并不代表不控制力道。”

“双腿站稳,稳懂不懂?你下盘不稳练什么都是花架子。”

“砍准点,手臂……”

教了一番牛铁也找了个树荫坐下,拿着草帽扇着汗看站在烈阳下一招一式练习的白辰。

对这个徒弟他越来越满意,悟性高,修行上的事能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心性稳,骤成鬼妖士后没有飘,仍脚踏实地。

肯吃苦,虽然嘴上不时说些不着调的话,但该下的苦功夫一分也没少。

牛铁心里在赞叹白辰,而白辰心里却在吐槽牛大腿,特别是牛大腿竟然也去树荫乘凉后。

自己现在的身体也就才十四五岁,自己还是个宝宝好不?竟然对自己这么可爱的宝宝非打即骂,还有木有人性?

苍天啊,老天爷爹地,我不想成为主角,只想当个安静的高发际线程序猿,哪怕秃顶程序猿也行。

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求求您让我再回去吧,呜呜呜……

吐槽且修行,时光缓缓流淌润无声。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