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最强小神农

第6章 暴打村长

“苏扬哥!”周澜雪抬头看到是他,十分高兴,不过眼神变的奇怪起来,“你的大肚子怎么没有了?”

“昨晚睡了一觉就好了,也不饿了。”苏扬笑着说道。

“真的啊!”周澜雪十分高兴,在身上擦了擦手,围着他看了看,确定大肚子消失了。

“真的好了,收到通知书了没有?”苏扬问道。

“收到了,快进屋,妈,苏扬哥来了。”

苏扬走进屋里,看到一个脸色焦黄的妇女半靠在床上。

陈香兰三年前被诊断出严重风湿病,如今走路都困难,经常卧在床上。

雪儿的爸爸在她三岁的时候,跟一个女人跑了,再也没有回来过,剩下她们母女相依为命。

虽然家庭困难,难得可贵的是,一直坚持让雪儿上学。

“小苏,你来了。”陈香兰笑着说道。

“婶子,你身体怎么样了。”苏扬接过周澜雪递过来的一个信封。

“还是老样子。”陈香兰叹了口气说道

“燕京中医药大学,国内医科大学排名首位,厉害!”苏扬拿出一张入学通知书来,大喜道,“雪儿,恭喜你,终于考上自己的理想大学。”

周澜雪报考医科类大学,也是想着以后学有所成,治好母亲的病。

“谢谢你这两年一直给我补课。”周澜雪说道,不过眼神有些暗淡,“不过可能……我上不了大学了。”

“为什么?”苏扬急忙问道。

陈香兰眼睛有些湿润,张了张嘴说道,“雪儿今天办理助学贷款,王扒皮要对她动手动脚的,雪儿没同意惹怒了他,贫困证明上不给盖章。”

王扒皮是大石村的村长,真名叫王德胜。

此人当了大石村二十年的村长,见利忘义,贪财好色,中饱私囊,众人敢怒不敢言,私下里喊他王扒皮。

这么多年来大石村依旧贫穷落后,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她眼眶有些泛红,放弃梦想,是一件多么痛心的事情!

这几年陈香兰身体不好,借钱看病吃药,欠了不少钱。

没有贫困证明就无法办理助学贷款,家里根本没钱交学费。

“王扒皮这个混蛋!”苏扬怒道,握了握拳头,“真是禽兽不如,雪儿,你带着证明,我跟你去一趟!”

“小苏你别冲动啊。”陈香兰说道,“雪儿,你去好好跟他说说看,求他能不能给盖个章。”

“放心吧,婶子,这事交给我了,咱们不求他,一样办成。”苏扬说道。

周澜雪看着他,感到很是心安。

“走啊,还愣着干嘛。”苏扬说道。

“哦。”周澜雪拿着东西,急忙跟了上去。

两人来到一个大四合院宅子门口,大门紧闭。

苏扬就要敲门,突然手停在半空,脸色变的奇怪起来。

“怎么了……”周澜雪问道。

“嘘!”苏扬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他现在耳力非凡,听到里面正热闹着呢。

“死鬼,大白天的这么猴急,不要!”一个女声说道,“她不是回娘家了么,今晚又不回来。”

“嘿,小骚……货,看到你我就忍不住。”一个淫荡的声音说道。

“哎呀,不要,你轻点,老娘新买的丝袜都给你撕破了……你故意把他派到县城开会的吧。”

“当然,要不怎么找到这个机会呢。说着不要,身体倒是挺诚实嘛……”

“哎呀,你真坏……”

苏扬笑了笑,王扒皮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想了想,低声问道,“雪儿,你带手机了么?”

他的诺基亚黄屏手机,连拍照功能都没有。

周澜雪点了点头,把手机递了过来。

苏扬拿过来看了下,是个杂牌,不过有照相跟录像功能,像素虽然不好,但也能用了。

“太好了,你在这等我,别说话。”

苏扬拿着手机,灵活的爬到院墙上翻了进去。

悄悄的走到房间旁,看到窗帘没拉严实,通过缝隙正好看到一个肥猪般的王扒皮,正趴在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身上辛勤耕耘着。

苏扬定睛一看,这女人正是村里李会计的老婆王小翠,跟王扒皮还沾点亲,没想到两人搞在一起了。

他拿起手机将这精彩的一幕给录制下来,还特意把他们的脸给了特写。

只是不到两分钟,两人便结束战斗。

苏扬将手机收起来,悄悄翻墙出去。

“你刚才干嘛去了?”周澜雪看他出来低声问道。

“没事,你把证明给我,先回家等着。”苏扬笑着说道,用力拍了拍大门。

一会肯定要用到录像,这种少儿不宜的画面,还是别让雪儿看到的好。

“谁啊!”王扒皮两人吓了一哆嗦,急忙穿衣服。

“是我啊,苏扬。”苏扬说道。

“你有什么事,我今天感冒了,没重要的事改天再来!”王扒皮不满的喊道。

“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猴急了。”苏扬喊道。

王扒皮两人听到后却脸色一变,慌了起来。

“没事,可能是巧了,你在屋里别出来。”王扒皮定了定神,穿好衣服走了出来,拿开门捎。

“什么事?”他皱着眉头说道。

“村长,我是替雪儿盖章的。”苏扬说道。

“盖章?”王扒皮哼了一声,“谁让你多管闲事的,要盖让她自己来。你以为自己面子大是不是,什么玩意,抓紧滚蛋!”

说完,他就要关大门。

砰!

苏扬直接上去一脚,将他踢翻在地。

“草泥马,你敢打我,小瘪犊子!”王扒皮没想到苏扬会突然下手,勃然大怒,抓起一个棍子就砸来。

啪!

苏扬直接给了他一巴掌,将他抽倒在地。

“王八蛋,居然敢打雪儿的主意!”苏扬上去又踹了几脚。

“苏扬,你敢打我,信不信我将你送到监狱去!”王扒皮忍着疼喊道。

他在大石村横行霸道这么多年,还从未吃过这样的亏。

“哈哈,我信。”苏扬笑着说道,“不过我把这个传出去,恐怕是你先进去吧。”

他拿出手机,点开视频。

王扒皮看到画面一愣,脸直接变成了黑色,伸手就要来夺。

砰!

苏扬重重一脚,将他踢飞出去。

王扒皮撞在墙上,撞得七荤八素。

“你……”他指着苏扬,只感觉全身疼痛无力,“你到底想干什么!”

“把这个贫困证明上盖章,我就当什么都没看到。”苏扬说道。

“你要视频完全删掉!”王扒皮咬牙切齿的说道。

“成交。”苏扬笑着说道,“这个视频太辣眼睛了,留着也没用。”

王扒皮冷哼一声,一瘸一拐的走到屋里找出印章,给贫困证明上盖上章。

苏扬看了一下没问题,当着他的面将视频删掉。

毕竟这是周澜雪的手机,留着让她看到也不好。

“管好你的嘴,我要是听到什么不好的议论,有你好受的!”王扒皮说道。

“就你这点破事我都懒得说。”苏扬冷冷的说道,“不过你最好别再打雪儿的主意,否则我保证,让你变太监!”

王扒皮看着他的目光,居感到全身一寒,犹坠冰窖之中。

“刚才是苏国平家的那小子?”等苏扬走了,王小翠急忙问道。

王扒皮点了点头,阴沉着脸。

“他怎么能录下来的?”王小翠着急道。

“窗帘没拉好,这小子应该是翻墙进来看到了。放心吧,都已经删掉了。”王扒皮说道,“他不敢乱说的。”

“真的盖章了,太好了!”

周澜雪拿着贫困证明一脸的高兴,急忙给陈香兰看。

“还是小苏厉害,你怎么做到的?”陈香兰也十分高兴。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苏扬说道,“学费可以办助学贷款,生活费准备够了么?”

“我过几天再去借借看,说实话现在家里一共还没一千块钱。”陈香兰叹了口气说道。

“妈,我到了学校就去勤工俭学,不用借了。”周澜雪说道。

“你刚去学校,人生地不熟的,怎么也要熟悉一段时间。”陈香兰说道,“家里再怎么困难,也要先给你凑够三千块钱。”

“这个您别操心了,三千块我出了。”苏扬说道。

现在有了龙涎水,赚钱并非难事。

“你的好意婶子领了,可是你家也困难……”陈香兰说道。

“那是以前,我现在怪吃病好了,赚钱不难。”苏扬说道,“在她上学之前,这钱肯定送来,我先回去了。”

周澜雪把苏扬送到门口,两人又聊了一会。

“今天真是要谢谢你,否则真不知道该这么办。”雪儿说道。

“跟哥还客气什么。”苏扬说道,“我的大学算是完蛋了,你的大学无论如何都要读完,给咱们村立下一个‘读书有用论’的标杆!以后你就好好上学,有什么事跟我说就成。”

周澜雪看着苏扬,眼泪却掉了下来,梨花带雨惹人怜。

她知道苏扬大学没有读完,一定是这辈子的遗憾。

这两年里村里人更是对他冷言冷语,承受了太多的压力,让她很是心疼。

“傻丫头,哭什么。”苏扬摸了摸她的头发,笑着说道,“我们都会越来越好的,快回去洗衣服吧。”

周澜雪擦了擦眼泪,踮起脚亲了他脸颊一下,红着脸跑回院子去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