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王者战神

第2章 你竟然坐牢了

客厅死寂,气氛沉重,穆家众人都幸灾乐祸在等着看江阳好戏。

老太太可是穆家的掌舵人,她要是生气,江阳肯定惨了。

“江阳!你实话跟我说,你这一年究竟去哪儿了!”穆熙然只有芳心暗急,抓着江阳的手眼泪不停流落。

“这还不明显么!”穆立峰冷笑,“肯定是犯罪了,废狗一样被部队扫地出门,再被抓去坐牢。”

“不可能……江阳你告诉我不是这样……”穆熙然不愿相信这一切,可是却也没办法忽略这对刺眼的镣铐。

“不是。”江阳摇了摇头。

“真是笑话,难道你要告诉我们,镣铐是你自己锁上的?!”穆立峰讥诮道。

穆老太太脸色越发难看,沉重而又压抑的声音随之响起:“江阳,我穆家书香传世,从未出过罪犯,也丢不起这个人。你若说不明白,今日你即刻和熙然离婚,滚出穆家!”

“我,只是执行任务。”江阳皱眉,凛然不惧的,迎上了穆老太太逼人的目光。

“继续编,我倒要听听是什么任务。”穆立峰冷哼。

江阳却是摇了摇头:“任务保密。”

“保密个屁!”穆立峰大笑,眼神满是嘲弄意味,“既然是任务,你现在就把军人证拿出来,让我们大伙看看,是哪个部队会让人去监狱执行任务。”

穆立峰笃定江阳无计可施。

而穆熙然也是一脸认真期待的盯着江阳:“拿出来,给他们看一看,让我放心,行吗?”

整个穆家唯有她,是彻彻底底相信江阳不会犯罪的人。

江阳沉默,这军官证他的确是有,可是……

华夏修罗域主的军官证,能跟别人一样吗?

而且,一般人也没资格看。

“你倒是拿出来啊!”穆熙然急的手都抖了,声音多了几分哭腔,“江阳,你快拿出来,告诉大家你没犯罪……”

江阳暗叹,在兜里头摸索了一下,将那本有些发皱的证件拿了出来。

每一天每一刻,江阳都随身带着这本军官证,可是展示在众人的面前,还是头一次。

军官证通体黑色,封面上还用金线勾画了一只狼,而内部则是记录着江阳的信息以及封号--华夏修罗域主。

天下仅此一份。

“哈哈哈!江阳!你这是从小卖部里面买的儿童玩具吗?还修罗域主!我还是阎罗王呢!”穆立峰直接笑喷了。

“江阳,你拿这种东西也敢来糊弄我!”穆老太太怒喝。

“奶奶!现在已经很明确了,江阳犯了事,坐了牢,被部队赶回来了,还弄这种儿童玩具来糊弄我们!这事可不能轻饶了他!”穆立峰步步紧逼。

穆老太太火冒三丈:“江阳!简直太让人失望了!当初老头子把你从路边救回来,给你吃给你喝,还让你做的穆家的女婿,可你!废物也就罢了!竟然去违法犯罪!!”

“我们穆家一向清白!现在倒好!平白让你这种废物辱了门风!”穆老太太气得浑身发颤,眼中都冒了火。

其他人也跟着怒骂江阳。

“就是,滚出穆家,傻逼玩意!”

“你但凡要点脸,都不能回来抹黑我们穆家!”

穆熙然俏脸惨白,娇躯发软,险些站不稳,心中已是失望至极,可江阳毕竟是她的丈夫,她依旧强自打起精神,努力给江阳求情:“奶奶,江阳他……他肯定是一时冲动,求求您再给他一次机会,我保证,我保证一定让他改过自新。”

穆老太太脸色紧绷,毫不动容。

穆熙然一抹眼泪,快步走出,当着众人的面,直接跪在了地上,抱着穆老太太的腿哀求:“您看在爷爷的份上,放过他吧,他离开穆家,可怎么活啊……奶奶,求您了!”

“这是我们穆家的耻辱!好!既然如此,穆熙然!从今日起,没收你在穆氏集团三年的分红!”穆老太太拍着桌子,厉声喝道。

而穆熙然则是眼前一黑,差点昏倒在地上。

江阳立刻上前搀扶,而穆熙然却是用力一推:“别碰我!!”

“江阳!你简直太让我失望了。”她垂了垂眼眸,咬紧银牙,心中痛楚难当。

原本嫁给江阳,穆老太太已经心生不满,在穆老死后更是各种为难,如今穆熙然只靠公司一点分红生活,现如今却因为江阳,什么都没了。

本来还期望着江阳能风光回来的一颗心,破碎了。

江阳心中暗叹,穆熙然为了自己,真的受了太多苦。

“哈哈哈,奶奶,江阳这废物既然回来了,过几天爷爷的祭奠,就让他一起去吧,让爷爷在天之灵好好看看,他当初费心照料,以为是个人才的江阳,现在坐牢说谎的样子有多丢人。”穆立峰高声道,语气中满满的揶揄,看向穆熙然。

他是穆家的大哥,穆熙然在公司当中的分红越少,也就代表着他的利益越多,他自是洋洋得意。

一向面色寡淡的江阳,在听到到穆老之时,眼神中终于见了波澜。

穆老……穆老……

一年了……

穆老太太的冷笑一声:“早上江城市市长秘书才给我打电话,说会亲临老头子的祭奠会,让这个坐过牢的废物一起去,那是在亵渎市长的威严。”

“熊国庆也要参加?”江阳想起前不久在南郊监狱门口主动要送他回家的熊国庆,皱了皱眉。

他隐约猜到熊国庆的意图,八成就是想要巴结自己。

“你个废物,也有资格直呼熊市长的名讳?”穆立峰当即讥笑,对江阳褴褛的衣着指指点点,“熊市长乃是我们江城一等一的大人物,哪怕是穆家,平日里也没有资格去拜会他,甚至连他秘书都没机会接触,你这等坐过牢的蛆虫,给人家舔鞋子都不配!”

“老头子生前广结善缘,熊市长才会给这个面子,江城没几个家族能有如此礼遇。”穆老太太目光如剑,冷冷的盯着江阳,“再敢对熊市长不敬,你就滚出穆家,冻死街头吧!”

江阳默不作声,脑海中又浮现出了穆老对自己的恩情,叹了口气,缓缓开口:“如果祭奠会我不在场,我保证熊国庆连门都不会进。”

话音一落。

整个穆家讥诮的笑声再也无法抑制的爆发出来。

“哈哈哈哈这傻逼是坐牢坐脑残了吧!”

“在熊市长面前,他就是地上一坨狗屎,人家踩一脚都嫌脏。”

“玛德,穆熙然把你家这脑残赶紧带走吧,这些话传出去,得罪了熊市长,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正在此时,门口响起一阵喧哗声,这片有钱人云集的别墅区,一下子大半人都围在了穆家别墅门口。

一道西装笔挺的身影,在穆家众人的注视中,从车牌江A0001的红旗车上走了下来,缓缓步入了别墅之中。

“熊市长的秘书!他竟然亲自造访穆家,这是穆家出龙了啊!”门口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呼。

“当真是了不得啊,熊市长的秘书,从未私下造访过任何家族!”

“能让江城第一人侧目,穆家有福了!”

穆家众人也是喜不自胜,觉得脸上倍有光彩!

穆老太太老脸都笑开了,带着受宠若惊的穆家众人,快步迎接,恭敬无比的对熊州长的秘书鞠躬:“张秘书好,您亲至穆家,真让我穆家蓬荜生辉!”

“老太太好。”张秘书脸上浮现出和煦的笑容,一点架子也不敢端着,“恭贺穆家,出了真龙!实乃我江州之福!”

说完,他小心翼翼的,将带来的礼物揭开。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