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王者战神

第1章 狂龙出狱

华夏国江城市南郊监狱,一个被称作罪恶炼狱的牢笼。

在这里,手里数十条人命的抢劫犯都只配躲在角落瑟瑟发抖。

而现在,这所有的恶魔跪倒在地,满面苍白,神色肃穆,那双穷凶极恶的双眼当中,也充满了畏惧。

“咔--”

细碎的铁门响声传来,在这一片孤寂当中添了一份压抑。

只见在角落的牢笼正大门敞开,而一个身姿挺拔的华夏青年正缓缓从牢中走出。

每向前一步,方圆的罪犯头低的更深一分,他们在用实际行动,向面前的这个男人以示尊敬。

“吵。”男人一个字,使得这整座牢笼仿佛化为了寒山,无数罪犯瑟瑟发抖。

青年笔直修长的身影,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焦点。

“域主!”跪在最前方的,是毒狼,曾经在中东战争区域主宰一方的巨枭,手下雇佣兵实力堪比一支军队,而此时他写满伤疤的脸上却尽是惶恐。

“恕罪!”毒狼头重重磕地,冷汗不停地流下,“惊扰了域主,还望域主饶命!”

江阳淡漠的扫了一圈,目光所至,罪犯们甚至吓尿了裤子。

他缓缓地迈着双腿,朝着前方的光明走去。

“恭送域主出狱!”毒狼率先高声大喊。

其他的罪犯紧随其后,毕恭毕敬:“恭送域主出狱!”

南郊监狱外,豪车云集,林肯阿斯顿马丁更是数不胜数,排成行甚至封堵了好一公里的公路。

所有的人聚集在南郊监狱的大门口,面含期待。

为首的,乃是江城市长熊国庆。

他无数次搓手,无数次整理衣襟,满目中都是期待。

修罗域主可是如今大华帝国的军部第一人,南征北战,大华帝国万里河山,半数是他一人守下!

今日有幸迎接修罗域主,是他熊国庆一辈子的荣耀。

“他来了!他来了!”忽然,熊国庆眼前一亮,激动万分。

只见还穿着一年前老旧款式衣服的江阳,踏出了监狱的第一步,那双寡淡的双眼中,漠视眼前一切。

熊国庆率先鞠躬:“华夏修罗域主出狱!乃我华夏荣幸!”

后方有头有脸的人物纷纷符合,无不恭敬。

“嗯。”而江阳只是闷声应一句。

“域主,现如今您已出狱,而您手上的镣铐,我还是帮您取下来吧。”熊国庆紧张万分的看着江阳手上的镣铐,小心翼翼道。

“穆老的事情,你查的如何了?”江阳平静的开口。

穆老是他曾经重伤流落江城时的恩人,还将最亲的孙女嫁给自己。

可一年前,穆老被人迫害的时候,他却正在战场上,被七个国家联合派出来的十大至圣者拖住了脚步,为了国家,他不得不放弃了救援穆老的想法。

穆老死的那一日,他修为突破,成了当世第一人,仇恨愤怒让他失去了理智。

江阳一人屠尽了十大圣者,更是一路杀戮,将七国军队杀了上万人。

七国胆寒,递上降书。

江阳主动申请将自己关在南郊监狱,恢复理智,直至今日。

“和江城林家有关。”熊国庆苦笑,“背后还有神秘黑手,尚在追查,域主,我先帮您取了镣铐。”

看着手上的镣铐,江阳笑了,摇了摇头。

他杀的人太多了,镣铐,权且当警醒吧。

“域主!我送您回去!”熊国庆又是上前,恭敬至极。

“不必。”江阳寥寥几个字,在这南郊显得格外空寂,“另外,不要暴露我的身份,免得打草惊蛇。”

他独自踏上了回去的小道,眨眼间,人已经消失不见。

穆家别墅,江阳看着这熟悉的一切,有些怅然。

这一年,他没有跟外界取得过任何联系,可想而知,他的妻子穆熙然会有多无助。

江阳轻叹,眉宇间多了几分无奈。

他推门而入,整个穆家的人正端坐在客厅。

穆家在江城也是有头有脸的家族,客厅里坐着的人,衣着昂贵。

穿着一年前旧衣,以及有些凌乱颓废的江阳显得与他们格格不入。

“哪里来的臭乞丐?”穆家长孙穆立峰目光落在江阳身上,显露出几分嫌恶。

江阳不曾理会他,只是定定的看着人群边缘,孤零零的漂亮女孩。

那是他的妻子,穆熙然,江城第一美女。

目光接触的瞬间,穆熙然美目瞬间红了,泪如雨下:“你,你个王八蛋终于舍得回来了。”

整整一年的等待,她为了这个男人苦苦支撑,受了多少委屈都没流过泪。

可看到这张熟悉的脸庞时,她只觉得心都碎了。

“熙然,我回来了。”江阳的声音柔和了几分。

看着穆熙然身上洗的发白的衣服,还有被孤立的位置,他心里微痛,显然这一年穆熙然过得很不好。

“哟?”一个刺耳的声音破坏了气氛。

穆立峰一听是江阳,嘴角顿时扯起讽刺的笑容,“不是去当兵了吗,当初奶奶还给你找了部队的人走关系,你个废物,哈哈哈混成这样吧。”

穆家其他人也上下打量着江阳,顿时哄笑起来。

“哈哈哈,当兵当成了个臭要饭的废物,你还不如死在外头,回来丢人吗?!”

“啧啧,熙然等了一年咯,就等回来这么一个废物,家门不幸,嫁条狗都比嫁这个废物江阳强!”

“隔着这么远,我都能闻到这个臭要饭的一身穷酸的味道,应该让佣人把他扫进垃圾堆。”

穆家人的讥讽,让穆熙然娇躯威震,心里越发酸楚,

哪个女孩不希望,自己的丈夫功成归来,自己等了一年,江阳却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她还是站了出来为江阳辩解:“你们别胡说,江阳肯定是急着从部队回来,才是这个样子的。”

江阳没有理会穆立峰,他的眼中,只有穆熙然一人。

穆立峰却不依不饶,指着江阳手上的镣铐:“部队?我说妹妹你是瞎了还是傻了?看看这是什么!”

一瞬间,整个客厅的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镣铐上,气氛变得紧张严肃。

坐在首位,一直没开口的穆老太太脸色难看,猛然一拍桌子,厉声喝道:“江阳!你竟然坐牢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