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赘婿

第6章 被家暴的女人

原本看着窗外的梁月茹,察觉到叶天的眼神注视。

她扭过头来,一双杏眸与叶天那清澈的眼睛相互对视上。

从叶天的目光中,梁月茹察觉到叶天虽然盯着她看,但没有往日那些异性的贪婪和狂热,最多的也就是带着一丝欣赏意味。

这让她不由一怔,还是头一次发现这有些不一样的家伙。

“男人不都是满脑子想着那些肮脏思想吗?看到漂亮的女人就想往那方面想……”

梁月茹心里暗道,又不住看了叶天好几眼。

此时,叶天却对她露齿一笑,给人一种阳光帅气的感觉。

梁月茹莫名的芳心一跳,似乎某根弦被拨动了一番,俏脸微微发红,匆忙间收回目光。

嘎!

正在这时候,公交车来了一个急刹车。

还没坐稳的梁月茹被狠狠的晃动一下,眼见着就要朝前方的塑料座椅砸去。

这一下要是砸结实了,保准脑袋开花,甚至是要毁容不可!

关键时候还是叶天闪电出手,一把拽住梁月茹的手臂,惯性下往自己身上拉去。

“哎呀……”

梁月茹顿时整个人掉在叶天怀里,一股阳刚气息扑面而来。

而叶天更是心头一热,温香暖玉在怀,独特的处子幽香摄入鼻间,直让他这个许久未曾闻到肉味的身体来了些许反应。

“谢谢,谢谢你!”

梁月茹却不知道叶天心神变化,慌慌张张地从叶天怀里挣脱出来,俏脸红得几欲滴血。

想她活了二十几年,还真没跟异性有过这么亲密的接触。

“不用客气。”

叶天干咳一声,习惯性的摸了摸鼻子,掩盖住自己的尴尬。

“尼玛找死是不是,想死也别来害人啊!”

车司机骂骂咧咧地打开公交车门,感情是因为有人半路拦车,才会来了这么一个急刹车。

“就是,不要命了吧!”

“这么一刹车,把我脚都崴了。”

车里面的乘客也开始嚷了起来,刚刚那一下急刹车,可害苦了不少人。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着急,我要是不上来,等下就要被人打死了。”

从车外走上来的是一个面上带着清晰的巴掌印,身上却穿金戴银的女人。

随着她上来,不少人的目光都放在这女人身上。

没办法,太晃眼了,手指上好几个金戒指,手腕上则是金手镯,脖子上还有一根金项链,不引人注目都难。

看着这么一个怪异装扮的女人上来,售票员眉头紧皱,不过没什么好气。

“买票,两块钱!”

女人一听要买票,面露难色,犹豫一阵才说,“不,不好意思,我没带钱……”

“没带钱你拦什么车?”

售票员气得不行,真想一把将她踹下去。

差点把人撞了不说,上车还说没带钱,你这不是要坐霸王车吗!

那女人却急了,当场嚎啕大哭起来。

“大姐,求你了,你是不知道,我老公找了情人,动不动就打我。”

“我是真的受不了,跑的匆忙忘带钱了,我没骗你,你看我这脸……”

说话间,女人指了指脸上的巴掌印子,还把自己衣服钮扣解开,直接露出里面白白的身体。

乘客忙是扭头看去,就见女人身上有着捆绑、鞭打等各种痕迹,当真是触目惊心。

“我去,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么漂亮的老婆都舍得打!”

“换做我,疼都来不及呢,哪里下得了这手哦……”

大家伙哪里见过这等阵仗,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

售票员也没想到会这样,一时间傻了眼,下意识看向车司机,不知道该怎么整。

毕竟那些伤痕都显露出来,也没人会怀疑这女人会为了坐个公交作假不是?

叶天听到这边的动静,下意识看了一眼,眉头皱了皱,眼里掠过一抹耐人寻味的光泽。

“算了算了,这一次就给你免费坐吧,谁让我也是女人呢?”

售票员怜悯地看了看那女人,说道。

女人这下不闹了,忙是道谢,临了看到自己手里的金戒指,眼睛一亮。

摘下一个说,“这样,我,我也不白坐车,我这有金戒子,以前我老公疼我的时候给我买的,可以抵车钱,你收不收?”

看到这个架势,售票员眼睛也亮了下。

毕竟是女人,天生对这些金灿灿的东西没什么抵抗力。

但她还是收回目光,艰难道:“我这车费才两块,你给我弄个金戒指,我上哪给你找钱去?”

“就是,咱们普通人也分不出真假来啊!”

车里的乘客议论开来,早在一开始,大家就注意到这女人身上穿金戴银了。

不过,大家都不是专业人士,哪里分得出这金子是真是假,权当看个热闹。

“咦,这是真的呀!”

这时候,一个凑过来看热闹的小平头忽然惊叫起来,“戒指里面刻着‘周大福’几个字,这可是华国出了名的大金店啊!能刻这三字,肯定不会假!”

“周大福?你确定?”

售票员半信半疑。

“肯定没错,我之前给我老婆买结婚戒指去看过,一克两百三,贵得不行!”

小平头连连点头,打着包票。

“我去,还是品牌金啊,这拿去卖了,非但不会掉价,还会往上涨一些。”

“看这戒指怕是有十克,能换两三千块呢!”

女人苦笑叹道:“没想到还有识货的,我老公就是那周大福珠宝店的一个小股东,不然哪里有钱找情人……”

“大姐,这戒指我就卖你,市场价两百三一克,十克就是两千三,你给我一千五就成!”

说着,女人直把金光闪闪的戒指递给售票员。

售票员眼神一亮,心想这一转手就赚近千块,包赚不赔的买卖啊,忙是将戒指接过。

正要找钱时,她又有些迟疑了。

“大妹子,不说我说话难听,而是你这戒指要是假的,我岂不是让你骗了啊?”

话音落下,场面顿时沉寂下去。

俗话说,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别看这女人好像怪可怜的,没准就是在下套呢?

一时间,车厢里的人你看我我看你,渐渐地冷场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