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赘婿

第2章 太皇经

陈婉清本能地感觉到叶天今天有些怪,至于哪里怪,现在这个时候,她也想不了那么多。

她被叶天抱在怀里,内心充满抗拒,很想将叶天推开。

可叶天的手如同是有魔力般,令她浑身上下软绵绵的使不出半点力气,想挣脱叶天根本不现实。

“难道我陈婉清真的要将清白交在这个窝囊废手上?”

陈婉清感到绝望时,忽然感觉身上的压力消失。

睁开眼一看,发现叶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身来,双眼清澈,根本没有半点刚刚的猥琐模样。

叶天一脸温柔地望着她,“我知道你内心不愿意,我也不想勉强你,咱们来日方长,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真正地爱上我!”

“爱上你?”

陈婉清怪异地打量他好几眼,这家伙自我感觉未免太好了吧?

不过此时见叶天挺直腰板站在那里,平添了一股阳刚之气,比之前的颓废形象确实好上不知道多少倍。

“他好像真的变了一些……”

陈婉清暗想,刚要说点什么,手机忽然响起。

拿着手机去到外面接完电话,回来的时候陈婉清已经恢复以往清冷神色。

“我出去一趟,你呆在家里别到处乱跑。”

说完,陈婉清掉头便走。

目送陈婉清远去,叶天神色渐渐变得冷冽。

叶天出自京城的一大显赫豪门,只不过是那家族的遗弃子。

要不是陈婉清的爷爷收留,他早就已经横死街头。

当时他自暴自弃,不愿接受任何人的好意,不懂什么叫感恩,反而做出许多让人失望的荒唐事。

可陈婉清的爷爷毫不计较,还执意将陈婉清嫁给他,希望他能有所改变!

叶天也以为自己能浑浑噩噩地过完一生,但婚后没多久,因为陈家研发出可以大大改善他人体质的生物药剂,而引来一个神秘的势力觊觎。

陈婉清为了救他,而死于枪下!

那时他才知道,什么人是真的对他好,可惜晚了。

叶天亡命奔逃,依旧未能逃脱厄运,被前世的仇人追杀跌落山崖。

掉下山崖前,除了仇人身上有个骷髅头的标志外,连推他下山崖的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但原本该死的他,却奇迹的活了过来,还得到了一些非凡奇遇!

陈家破灭,妻子身死,叶天幡然醒悟,却为时已晚。

之后,叶天一心只想报仇,去佣兵界闯荡,凭着记忆中的那个骷髅头标志,想要找到害死陈婉清的幕后黑手。

四年时间过去,他奋勇拼搏,成为世界顶尖的天级强者。

他这几年杀的人,几乎都有着骷髅纹身。

但那个神秘势力究竟什么来历,依旧没找到半点蛛丝马迹。

还因此招惹了一堆仇家,最终葬身大海。

想起往事,叶天身上泛起一股滔天杀意,双拳紧紧攥住深陷肉里也毫不自知。

“好在,我重生了,前世的悲剧也尚未发生!”

半晌,叶天渐渐回神,为自己的重生感到无比庆幸。

“前世我在佣兵界闯荡,虽然杀了不少人,可还是查不到半点线索,这只能说明,那个神秘势力如蛛网盘踞,遍布全球各地!实力远超我的想象!”

“我必须掌握有足够的力量,才能阻止悲剧发生!”

念及此处,叶天倍感急切,当即起身赶往市里最大的药房。

他手头上还有小几千块,是爷爷吩咐下来给他的零花钱,但购置了一批药材后,他彻底成了穷光蛋,手头上只剩下几百块零碎钱。

“修炼不易,光是药材就要耗费一笔不菲钱财,得想办法挣钱才行啊!”

叶天深吸口气,也不多想,熬制了药材,开始第一次修炼。

世间武道,分有圣、天、地、玄、黄五大境界,每一个境界又分有上中下三个小层次。

前世的叶天,就是天级强者,几乎就是武道巅峰。

至于圣境,上百年未曾出现过,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境界。

叶天盘膝坐在沙发上,闭目内视,识海中暗无边际,有一张黄金扉页漂浮其中。

这便是他前世得到的奇遇,自主进入他的识海里。

通过这个扉页,叶天悟出一部《太皇经》的顶级功法。

当时的他跌落山崖,只剩下一口气,按照功法修炼,不仅修复了自身,还拥有一身不俗的力量。

叶天知道,这神秘的扉页,肯定是一大巨宝,只是前世实力太弱,一直无法参透罢了。

“你也随着与我一块重生了吗?难道我会重生,是因为你在帮我?”

叶天心下自语,可那黄金扉页形同死物,静静漂浮在他识海中,没有半点反应。

最终他没有再深思,服用了药液,沉寂在修炼状态中。

……

等叶天从修炼状态中恢复过来,已经是第二天傍晚时分。

他睁开双眼,眸底似是有神光闪过。

“终于掌握了一丝力量,达到练气一层!”

叶天呢喃着,一股恶臭从身上散发开来,他却不惊反喜。

这是第一次修炼后,从体内清除出来的杂质,形成大片粘稠的污垢。

用《太皇经》来解释,那就是打通了气感,入道了!

他所修炼的功法体系与武道不同,分有练气、筑基、抱丹等诸多境界。

前世的叶天是筑基巅峰,足以碾压绝大部分的天级强者。

现在的练气一层,比普通的黄级武者要来得强大。

叶天洗个澡出来,感受着体内流淌着的一丝真元波动,嘴角微微上扬。

摊开手掌,掌心多了一道黄符。

黄符是他修炼的时候顺便画下来的,有着护体的功效,防御强度并不高,也就只能挡一次子弹罢了,是用来给陈婉清防身用的。

在客厅里扫视一圈,发现陈婉清一天一夜都没回来。

“难道是因为昨天的事情,不敢面对我?”

叶天心里暗想,眼珠子骨碌一转,拿出手机拨打陈婉清电话。

追求妹子,就要脸皮厚,死缠烂打。

电话响了片刻才被接通,陈婉清那略显疲惫的话语声传来。

“有事吗?”

“呃……没什么事情,就是看你一晚上没回来,有点担心你……”

叶天有些尴尬地说,想他两世为人,还真没有什么追求女孩子的经验。

“你……”

陈婉清电话那头犹豫一番,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语气悲切。

“我在江南人民医院,你过来吧,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见我爷爷了……”

“爷爷住院了?”

叶天的内心咯噔一下,前世的他不知老人恩重,重生归来方知何为最珍贵的东西。

听到爷爷住院,叶天不敢耽搁,挂断电话,马不停蹄地赶赴医院。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