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独尊的汉朝(上)

第9章 文景之治(4)

五月份皇太子刘盈即位,吕雉当上了皇太后!

刘邦的死把樊哙给救了,他俩是一单挑,樊哙的老婆是吕雉的妹妹吕须,当时大约写匿名信打小报告已经成了一种时尚,动不动就有大将被举报,而刘邦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来个卸磨杀驴,被举报的没有一个好下场。于是樊哙也“谋反”了。于是把他逮捕准备处死,嘿嘿,可是刘邦这么一死,樊哙顿时就沉冤昭雪了。

接下来吕雉要报仇,第一对象就是戚姬赵如意母子,不过吕雉也遇到了一个难题,刘邦临死之前给他留下了一个麻烦,那就是周昌。周昌当初身为西汉王朝的三公之一,位高权重,虽然被派到了地方上,但影响力仍然很大。

吕雉多次以中央的名义下令给赵如意让他到长安来述职,但是周昌都以我们大王太忙或者生病住院为理由拒绝,当然周昌心里是很清楚吕雉想要干什么的。吕雉从刘如意身上占不到便宜,随即把目光转向了自己的宿敌戚夫人。

俗话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刘邦逃难的时候,多次抛妻弃女,甚至还要和项羽分吃老爹的肉汤,吕雉的狠辣一点也不在他之下。当了皇太后,儿子年幼,再加上将领中有几个情夫,自然很快掌握了朝政。

于是她折磨戚夫人,让她当下人,做粗活,脱下名牌服装穿囚犯的衣服,饮食上自然也是打回原形了,跟农村妇女看齐吧。

不过吕雉还是不放心刘如意,赵国是汉朝的前沿阵地,为了对抗匈奴,朝廷拨款练兵,实力非常的雄厚,所以此人必须除掉。但是有周昌这个绊脚石不行。

于是吕雉改变了自己的策略,先通知周昌来朝廷挂职,然后再下诏让刘如意来长安,这样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

吕雉的妒忌心理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刘盈偏偏就不像是他的亲生儿子,一个恶毒一个忠厚得有些木讷,吕雉要除掉刘如意,刘盈心里那是再明白不过了,整天把自己的亲弟弟带在身边,让老娘没机会下手。

可是刘如意又不是他的裤腰带,怎么可能随时带着,终于吕雉找到了一个机会毒死了刘如意。

等到刘盈打猎回来一切都来不及了,吕雉很得意,她对儿子说:“这没有什么好玩的,我还有更好玩的给你看呢。”

于是把刘盈带到了厕所里,刘盈心想,我都这么大了,还用得着亲爱的娘亲带我上厕所吗?害羞啊!

可是他没有想到,他进去之后就看到了一堆血肉模糊还会蠕动的物体,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刘盈自问从小也看过不少书,怎么就不认识这种动物呢?莫非是山海经内记载的绝种的东西吗?

仔细一问,原来戚夫人被砍断了四肢,挖掉双眼,刺聋耳朵,灌下哑药,才变成这么奇特的造型。

咱们读书,听到过的惨刑和恶毒的女人也多了,就连武则天也不过给王皇后来了个“骨醉”,怎么比得上吕雉女士的凶狠。我怀疑,她们两个人之间不仅仅是史书上记载的那么简单的仇恨,一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在其中,不然一个人即便再怎么残忍报复,到了一定的地步也会罢手,何至于此呀。

此刻的戚夫人不知道作何感想,不管她是否美女,曾经做过什么,我当为她大哭三声!历史有时候有趣,有时候让人不忍卒读。

忠厚老实的刘盈受不了这个刺激,患病,然后沉溺于酒色,不久死去。

然而在葬礼上,吕后居然干打雷不下雨居然哭不出来,完全看不出一点母子之情。

张良家里的人智商都高,他虽然修仙去了,可是他的儿子大约不具备灵根,没有办法追随他遨游太虚,登陆封神榜,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在朝廷里混口饭吃,可是此人不怎么厚道,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张辟强,张良之子,看到太后悲伤的状态,突发奇想地问了宰相陈平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丞相,你说太后的儿子死了,她为什么哭得不怎么悲伤呢?”

陈平心想,小屁孩你管得着吗?又不是你儿子死了!于是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也想不明白。”

张辟强说:“这不符合人之常情啊,我估计,太后因为死了儿子,害怕诸位大臣夺权篡位,所以心里担心不敢哭,又害怕吕家的人受害,所以我有个主意,能让咱们太后淋漓尽致地哭一把。”

陈平心说,不愧是张良的儿子,看问题很透彻,是个好苗子,于是就问到:“什么办法?”张辟强说:“让太后的弟弟吕产、吕禄把持南北禁军,她就放心了,到时候肯定哭,哭得跟江河决堤一样。”

陈平挑了挑拇指:“小子,有你的。”

于是陈平就照办,果然吕雉开始悲伤地哭了起来。我怎么怀疑这是张辟强和吕雉商量好了的把戏呢。

太子(前少帝刘恭)即位为皇帝,吕雉封他们吕家的人当王,当时王陵反对,但是陈平和周勃举双手赞成,双拳难敌四手,只能同意。出了门王陵把陈平和周勃一顿臭骂!

吕雉专权从此开始,为了加强统治,他把吕家的女儿嫁给刘家的大王,可是现在刘家成了丧家之犬,吕氏牛气冲天,大家感情都不怎么好,接连逼死了好几位大王,搞得所有封国都对吕雉不满,但是又不敢发动。

吕家的权势越来越大,就连樊哙的老婆吕须居然都封了侯爵,这可是历史上第一位女侯爵,也不知道是立了什么功劳。

少帝刘恭听说自己不是皇后张嫣的儿子,而且母亲被吕雉毒死了,小小年纪口出狂言要除掉吕雉,结果反而被吕雉毒死。

在无数封国国王被吕雉害死之后,陈平感到了不安,他觉得事情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他找人寻求对策,西汉名臣陆贾对他说让他团结周勃,周勃当时是太尉,相当于全国武装部队总司令,但是并不能控制南北禁军,不过也算是手握军权的实力派人物,于是陈平周勃一拍即合。

有一次,吕雉去太庙里烧香,会到的时候居然遭到了一头七级魔兽的攻击,幸亏大臣们保驾才幸免于难,回来找了个法师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刘如意的鬼魂来找他算账,大概是人的年纪大了,怕死的心比较重,那时候的人也相信因果报应,所以吕雉开始怕怕了。

经过这一番惊吓居然就病倒了,而且一病不起,快死的时候告诉吕禄和吕产,让他们千万不要放弃军权,不然吕家肯定要翘辫子了。两人嘴上答应,心里却不以为然,他们觉得自己的地位是不可动摇的。而且,他们还有更深层次的想法呢!

七月三十日,称霸了十几年的吕太后终于双腿一蹬去找她那个流氓丈夫了。

吕禄和吕产等到老姐死了之后,就想要发动政变,干脆把刘家的江山夺过来算了,本来现在也是姓吕的说了算,与其当个名义上的当家人,还不如来个名正言顺呢,再说大臣们现在也是心照不宣。

唯一忌讳的就是陈平和周勃。陈平和周勃同时也知道自己很危险,而且朱虚侯刘章的妻子也是吕家的女儿,跟丈夫感情特别好,于是就把消息告诉了刘章,说是让他当吕家的驸马算了。

刘章可不吃这一套,立即开始联络自己的哥哥齐王刘襄,同样打算发动政变,一时之间风起云涌,大乱将起。

齐军发起进攻,吕产傻乎乎地居然派灌婴这个老将出马攻打齐军,灌婴哪能站在他一边啊,灌婴牛的时候,他还穿开裆裤呢!于是灌婴带领兵马跑到荥阳养精蓄锐,等待变天去了。

当时吕禄掌握南军,吕产掌握北军。吕禄和郦商的儿子郦寄是哥们,于是周勃和陈平把郦商绑票,要挟郦寄去游说吕禄,吕禄是个脑残的蠢材,听郦寄说让他回封国可以保命,居然真的逃跑了。

于是周勃以海陆空三军总司令的名义进入北军,对将士们说,“你们愿意跟着吕家的就露出右肩膀,愿意追随刘家的就露出左肩膀,呃,如果愿意追随我周勃的可以裸奔……”结果没人愿意裸奔,所以全都露出了左肩膀。

朱虚侯、刘章进入皇宫杀死吕产,把吕家的男女老幼全体屠杀,然后派兵追杀吕禄,砍头示众。顺便连后少帝一起杀死。

后来史记上认为,前少帝和后少帝都不是刘盈的儿子,只不过是野种而已,这种说法也不可信,也许是为了铲除吕家的祸根所以才赶尽杀绝,因为按照说法,这两人都是刘盈的皇后张嫣所生,而张嫣是赵王张敖的女儿,赵王张敖的妻子是鲁元公主。

也就是说吕雉是他们的太姥姥!

现在朝廷内部的问题都解决了,虽然一片血腥,但是再不用担心吕家的人反扑了,可是外面还有一个威胁,那就是汹涌而来的齐军。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