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独尊的汉朝(上)

第7章 文景之治(2)

楚国没有了韩信,有人上书让刘邦分封自己的弟弟和儿子,刘邦很高兴,立即赏赐那人大笔的黄金。但是刘邦为了害怕背上忘恩负义的罪名,此刻他还没有杀害韩信,而是把他软禁在长安,封他为淮阴侯。

娘的,从王一下子变成了猴子,韩信憋了一肚子气!

跟着韩国又出事儿了,韩王韩信跟楚王韩信同名同姓,正所谓唇亡齿寒,他有种不祥的预感,正赶上刘邦擅自给他调动工作,所以投降了匈奴!找了个比刘邦更硬的靠山!

反正汉初这段时间,情况非常的混乱,造反这种事情别管是真的还是假的,总之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搞了个没完没了。刘邦心里早就找到了祸根所在,王这种东西,是不能封给异姓的。

不过刘邦手下的有些古惑仔出身的人也的确是过分,把皇宫当成自己的家,有的居然还敢跟刘邦吊膀子当哥们,刘邦对此非常不满,于是儒家学派的叔孙通站了出来说:“皇上,我有办法修理他们,您把这事交给我吧。”

刘邦抱着试试看的心态,让叔孙通这么一搞,顿时拍着大腿说:“今天才知道当皇帝这么爽!”

稳定了朝廷之后,刘邦决定亲自去攻打韩王韩信。刘邦这个人别管有多少不好,但是他有一点好,那就是揍人的时候喜欢亲自动手,可能觉得那样过瘾吧。结果韩王韩信把他老大匈奴单于冒顿给招来了。

冒顿一听说有人欺负他的小弟,立即就派左右贤王前去支援,想要给刘邦来个当头棒喝。可是冒顿很快就了解到,刘邦并不是来追韩王韩信的,他是冲着自己的匈奴汗国来的,这厮实在可恶。

冒顿骂刘邦是流氓,刘邦转过头来骂他是杀父篡位的畜生,两人顿时势成水火。不过总体来说的确也都不是什么好人!

当初刘邦来攻打匈奴的时候,征调手下最能打的两位战将韩信和彭越来助阵,可是他们两个人觉得刘邦不够意思,所以双双病倒了,刘邦心想,没有臭鸡蛋我还不做槽子糕了,没有你老子照样打胜仗给你看看!

于是,刘邦住在山西晋阳宫准备对匈奴发起总攻,先是派探子去匈奴国探查虚实,往返十次,十个人回来都跟刘邦说,匈奴汗国国力微弱,根本就不堪一击,如果出兵的话,肯定能够把他们一举歼灭。

不过刘邦还是不放心,派娄敬前去侦察,娄敬的智商毕竟是比前几个蠢货要高得多了,可是他还没有回来,刘邦就发动了三十二万大军向北方推进,准备和冒顿单于决战。这时候娄敬回来了。

娄敬说的话刚好和前面的十个人相反,他说:“皇上,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按理说两国交战的时候,敌人应该展现出强大的实力,可是匈奴人怎么反而向咱们示弱呢!我觉得这里有阴谋!”

刘邦破口大骂:“你这个臭要饭的,你懂得什么阴谋阳谋,我看你这是扰乱军心,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于是不顾娄敬的劝阻率领大军向匈奴汗国的腹地进发。

其实这场仗根本就没法打,先看看双方的实力吧。以骑射见长的匈奴蛮族此时拥有控弦战士四十万,光是兵力上就大大占了优势,而且又是主场作战,再加上草原沙漠地带气候异常,汉军根本适应不了,结果刚一到白登道就被人家重重包围了。

塞外不像中原一样到处都能找到吃的,这里荒凉得很,刘邦被人包围了七天七夜,死亡的威胁渐渐笼罩了整个军营。刘邦这时候再想后悔已经为时太晚了,他觉得自己这次是死定了。

此刻,又是陈平站了出来。陈平在治国上表现平平,要是冒坏水出馊主意倒是一把好手,要不然也不可能把大嫂勾到手,他让刘邦派人携带重金贿赂匈奴皇后,使其帮助汉朝人脱离危难。

这个办法果然奏效,冒顿被皇后吹了枕头风,结果真的把包围圈打开,把刘邦给放走了。

历史学术界的看法,认为这段历史是一段很扯的记录,谎言很容易就能被攻破。冒顿是个什么人,他能杀自己的父亲篡位,射杀自己的妻子,难道皇后的话就这么好使?显然这是不可能的,但为什么刘邦脱困了呢?胡三省先生认为,这里面还是有一定猫腻的,肯定是刘邦丢了面子,伤了汉朝人的自尊,所以不允许史书加以记载,具体是怎么脱困的不知道,但绝对不像是历史记载的那样。

刘邦回城途中赏赐娄敬和陈平。

在外面打了一场败仗,把祖宗八代的脸都给丢光了,总要找个出气筒吧,不然怎么能看出天子的威严呢。

赵王张敖很不幸地成了这个倒霉蛋儿,张敖是张耳的儿子,去年和长沙王吴芮一起挂了。关于他们两个人的死,似乎都有蹊跷。最起码长沙王吴芮的死,跟一个千古大美人有关系,他就是马王堆汉墓出土的“辛追夫人”!辛追夫人是长沙国宰相的妻子,当时刘邦要诛杀异姓王,吴芮应该被她下了毒。

刘邦回国的途中遇到了张敖,张敖是鲁元公主的丈夫,也就是刘邦的亲女婿,所以赶紧出来迎接。而刘邦大模大样地往那一坐,向他展示了自己的流氓本性,史书记载是破口大骂,无所不用其极。早先刘邦在楚汉争霸的时候,就因为经常爆出口引起了出身贵族的魏王魏豹的不满,转身投靠项羽去了,此次事件很有可能是刘邦认为赵国处于边境,和匈奴接壤,而张敖很不可靠,存心找茬,取而代之。

于是张敖的手下叛变,想要杀死刘邦,只可惜刘邦福大命大躲过了一劫,后来事情败露,立即逮捕张敖,送到长安。吕雉在当时人老珠黄,在刘邦面前根本没有话语权,现在顶多就是个糟糠之妻,刘邦根本不理他,坚持要杀张敖,不过最后还是放了他一马,但绝对和吕雉无关。

此时史书中开始频繁出现吕雉这个名字,标志着刘邦要完蛋,咱们的第一位不是女皇的女皇要等上历史舞台了。

打不过,跑不了,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刘邦虽然人回到了长安,但是心却没有安定下来,他让匈奴人打怕了。最可恨的就是韩信和彭越,以他们两个人的能力如果随军出征也不至于让人家打成孙子吧。

这时候,娄敬又站出来解围,娄敬破天荒地提出了“和亲政策”,这是一个很新颖的课题,也是一个创造性的解决方案。娄敬应该去过匈奴,知道那边女人长得可圈可点,而且缺少化妆品,战士他们有的是,但最缺辣妹和御姐。

于是他建议刘邦把嫡长公主鲁元公主嫁给莫顿,把莫顿的辈分压下去。

刘邦是个毫无亲情的人,只要自己活着,从来不管别人是哭是笑,听罢大为高兴,立即下令让鲁元公主去和亲。

我的亲娘啊,这也太逆天了,鲁元公主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他是赵王张敖的老婆啊,光孩子都生了一个连了,这个时候改嫁是不是有点晚了,而且咱最少也相个亲是不是,双方都不了解,这婚后生活能和谐吗?有没有共同爱好,性取向正常不正常,会不会花言巧语哄人开心,彩礼打算给多少!

关于彩礼的问题,刘邦的意思是,倒贴。我娶媳妇的时候怎么就没遇见这样的好事情呢,幸福的莫顿,我好羡慕阁下!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