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独尊的汉朝(上)

第6章 文景之治(1)

就从刘邦诛杀异姓王开始说起吧,历史的篇章一大,总有一种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的感觉,况且篇幅还有限制,所以要深思熟虑一下,好了,咱们言归正传了,刘邦逼死了项羽夺取天下,各诸侯王一直推举他继承皇帝宝座。

刘邦一开始还有点“不太愿意”,但无奈诸侯们“苦苦相逼”,他也不好太让大家下不来台,也就勉强坐上去了。

坐上去之后,刘邦就开始看谁都不顺眼,以前那些跟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忽然之间就变成了眼中钉。

开始的时候,刘邦想要在洛阳定都,因为这里以前是周王朝的国都,他不想跟倒霉的暴秦扯上关系,况且咸阳已经让项羽给糟蹋成废墟了,重新装修的话估计花费不小。在这时候,忽然出现了一个叫娄敬的人,注意,这个人以后还有大用处。

娄敬当时在丐帮,不是,当时处于快要要饭的边缘,不过他的志向还是很远大的,想要当政府的公务员,于是就通过一个老乡找到了刘邦,穿着个羊皮坎肩就进了金銮殿,刘邦也是挺犯贱,这样的人居然也能见皇上,让人不可思议。只能说他的那位同乡是个重量级的人物吧,但是在历史上又名不见经传。

丐帮弟子娄敬见到了刘邦之后,就劝他千万不要在洛阳建都,原因很简单,娄敬认为:周王朝在洛阳建都那是因为当时周王朝的实力达到了可以压制一切反对派的地步,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抑或是外星球的,全都要对他俯首称臣,谁敢说个不字,立即揍人。

可是刘邦不行,刘邦虽然称帝,但是拳头不够硬,有很多强大的诸侯例如韩信之流,甚至可以反过来揍他。所以要建都最好还是找一个坚硬点的龟壳,关中当时是最合适的地方,易守难攻。

刘邦跟大家一商量,大伙全都不同意,非要回老家。刘邦就说,那你们回老家种地吧,我自己去关中当皇帝去。于是大家就都不走了!

娄敬因此脱离了丐帮,成为了奉春君。

跟幸福的娄敬比起来,张良可是个苦命的孩子,为国家奔波了半辈子好不容易就要过上横行霸道的日子了,却突然生病了,而且病得非常厉害。医生们束手无策,所以张良就开始自主研发保健品,希望能够多活几年,继续享受美好的生活。他开始迷恋上了炼丹,非要跟太上老君遨游世界去。刘邦也劝不住。

当然这只是张良的计谋而已,他已经看出了刘邦刻薄寡恩只能患难不能同富贵的本性,所以赶忙激流勇退,也正因为如此,他是功臣之中少数几个没有倒霉的人!

这才刚封王几个月呀,大王们的幸福日子刚刚开始,屁股还没坐热呢,就有人脑袋搬家了。最先倒霉的是阎王藏荼,也不知道刘邦从哪个情报部门获得消息,说是他要造反对抗中央,所以刘邦发兵把他干掉。

紧跟着刘邦做的这件事儿就有点有趣了,他把自己的一个发小封为了燕王。这人叫卢绾,从小跟刘邦撒尿和泥长大的,功劳自然是没有,不过考虑到陪着皇上玩,也是一种功劳,所以自然要封王。这话听起来可笑,其实一点也不可笑。皇宫里的那些妃子不也是陪着皇上玩嘛,区别就在于一个在地上玩,一个在床上玩。总之皇上高兴就好。

对于藏荼这种八流货色,刘邦根本都没把她放在眼里,随便派几个人也就收拾掉了,他的心腹大患是楚王韩信。

九月份,有人举报,韩信跟西楚王国五虎大将之一的钟离昧关系比较暧昧,于是下令韩信把他逮捕。

韩信是个有瑕疵的人,见到这种情况,他只能把钟离昧找来谈话,意思是最好让他自己把脑袋砍下来。

钟离昧咂了咂嘴:“难度有点大!”

韩信说:“事到如今,没有办法!”

钟离昧给他讲了一顿道理,希望他能脱离中央宣布独立,并且愿意帅兵击垮刘邦,刘邦的水平他很清楚,根本不是韩信和自己的对手。可是韩信此时此刻仍然没有看清楚刘邦的嘴脸,他杀死了钟离昧。并且获得了卖友求荣的美名。

事实证明,钟离昧只是伟大领袖刘邦想出来的一个借口,他的目标根本就是韩信。钟离昧这个借口没有了,还可以继续找,反正只要你韩信不坐火箭离开地球,就别想消停地过日子。过了没几天有人举报韩信谋反了。

刘邦召集大家开会,有人立即举手:“皇上,让我去做了他。”

刘邦差点把肚子笑破了,“呸,臭不要脸,你打得过他吗?”

这个时候张良道长还在闭关修炼元神出窍大法,刘邦身边最有能的谋臣就是陈平,这小白脸除了勾引大嫂上床之外,其实还是有点坏水的。

刘邦就问陈平:“爱卿,咱们如何摆平韩信这厮呀?”

陈平沉思了一下说:“韩信知道不知道他自己已经造反了呀?”

刘邦一听他娘的这叫问的什么狗屁话呀,他自己造反自己能不知道吗?可是他心里清楚,韩信的确不知道自己已经“造反了”。于是就回答不知道!

陈平又问了几个问题,大意就是咱们的兵马比楚国如何?咱们的将领中有一个人能和韩信对抗的吗?

刘邦这会儿除了掐着太阳穴晃脑袋啥也不会了!他瞪着陈平:“废话,项羽都打不过他,我能行吗?你自己没长脑袋呀!”

“那不就结了,所以咱们不能硬来只能智取!”

“如何智取乎?”

于是陈平的点子公司出了个好点子,他让刘邦去楚国旅游,借口了解民情,然后把韩信骗出来,一举捉拿!

韩信自以为功高盖世(这又是一个白起),完全没有怀疑刘邦的用意,于是拎着自己好朋友钟离昧的人头就来迎接,刘邦二话不说,派人拿下,押赴中央,等着检察院发掘到谋反的证据就办他。

韩信跟刘邦说:“你这是过河拆桥!”刘邦不高兴了:“你扯淡,现在中央正在反腐败,你自己谋反你还怪我,钟离昧是不是你窝藏,我还怀疑你经济上也有问题呢,等拿到了证据我看你还有何面目面对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