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时代

第5章 魏安釐王不智

公元前318年,张仪怂恿魏惠王的儿子魏襄王退出合纵盟约,改为联合秦国缔结连横盟约,魏襄王觉得张仪这个吃里扒外的反骨仔说的还蛮有道理,于是就答应了!张仪因为出卖自己的祖国立了大功,回秦国当宰相去了。

十四年之后,魏襄王病逝,儿子魏昭王即位!

魏昭王早就看不惯秦国飞扬跋扈的德行了,他立志要做一个独立的人,一个纯粹的王。这时候,韩国的愣头青公孙喜也不知道哪一根筋搭错了,于是乎冒出一个想法,他要去攻打那个无人敢惹的侵略大王秦国。体味下老虎嘴里拔牙的感觉,魏昭王就傻乎乎的跟人家结盟了。

感觉很不错,就是有点贵。

公孙喜也是太倒霉,居然碰到了他。那个古今中外无人可以匹敌的军事天才杀人狂魔,无敌将军战争之神的人——白起。

当时白起还在机关里上班,朝九晚五,日子过得很安逸,大战前夕秦国的权臣魏冉把他举荐给秦昭襄王,让他代替向寿指挥秦军,结果天生就是战争狂人的白起把韩魏联军看成了毛毛雨,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伊阙之战斩杀韩魏联军二十四万,生擒公孙喜,顺带夺取五座城池。

魏昭王这次算是彻底被韩国人给带到沟里去了。

白起这人作战有个习惯,他并不是以攻占几座城池作为战略目的。在他的心里,只有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才是真正的胜利,所以他很少抓俘虏,一般都是直接杀死,人数少的时候用刀,人数多的时候杀起来挺累,就该用坑。

坑杀的效率高,副作用小,而且又不会对环境造成太大的污染,最主要的是速度快,四十万人一个晚上就搞定了,所以自从他出山之后,本来就是虎狼之邦的秦国,简直就成了吃人的恶魔了。

咱们不为白起列传,接着说魏国。

一不小心猴子招惹了老虎,牙没拔下来,却为自己竖立了强敌。秦国人怎么会跟它善罢甘休呢!接下来的几年里,白起、魏冉,轮着班地向魏国进攻,每一次都是四五万的人头带回去,魏国人被打怕了。

没办法,继续割地赔款吧,用土地侍奉秦国,几乎就成了魏国的一项基本国策了,一开始都是八九座城池那么小规模地割,后来秦国人觉得以城池来计算面积有点慢,于是都是一百里两百里地割。

在此期间,魏国那些脑袋坏掉了的君主,又放弃了可以让魏国化腐朽为神奇的超级人才——范睢。

魏国的宰相除了魏文侯时期,全都有一个标志性的特征,那就是嫉贤妒能。公孙痤如此,魏齐也是如此。

最初的时候,范睢以魏国中大夫须贾客卿的身份出使齐国,齐王听说他能言善辩,就偷偷地派人送给他几张银行卡和名牌服装,须贾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就开始怀疑范睢的职业操守,觉得这些东西可能是用魏国的国家机密换来的,所以回国之后就报告给了当时的宰相魏齐。

魏齐做的事情非常耐人寻味,没有经过任何的调查研究,人证物证完全没有的情况下就下令鞭打范睢,差点把范睢打成十级伤残。范睢知道魏齐是不死不休,所以索性就装死,企图蒙混过关,可是没想到魏齐身为一个国家的宰相,素质居然如此之低,低到了令流氓发指的地步。

魏齐当时正在喝酒,他命令自己手下那些喝醉了酒的门客集体向范睢身上撒尿,并且带头把那东西拽出来尿了一下,我想这种事情连市井无赖都不一定愿意做,魏国任用这样的丞相来对抗强大的犹如恐龙一样的秦国。如果它不亡国,那就说明秦国人太无能了,就像资治通鉴说的一样,六国之王亡于六国,而非秦也。

范睢忍辱负重没有出声,更没有暴跳而起,咬掉某人的老二,等到魏齐等人走了,他就对看守自己的人说:“你放了我将来我必有重谢。”

看守的人也没考虑什么重谢,只是可怜他,于是就去向魏齐请示,能不能把死人扔掉,老放在厕所里回头就臭了。

魏齐挥了挥手:“扔远点,别脏了老子的地方。”

范睢这才得以脱身,后来到了秦国。当时秦国已经把三晋打得满地找牙了,但是还没有到把六国当成郡县那么强大。范睢来了,这一天不远了。

有一天魏王派须贾出使秦国,他在路上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人,过去一看果然是范睢,大约是良心发现,有些激动地说:“范睢,原来你没死。”

范睢假惺惺地说:“没死是没死,就是混的惨点,都快吃不上饭了。”

于是须贾请他吃了一顿饭,然后看他衣服太破了,又送给了他一套衣服。然后须贾说自己要去丞相府,找秦国的丞相,范睢说:“我认识路,要不我带你去吧!”

于是,须贾就让他为自己赶车,一会儿到了丞相府,范睢进去通报就再也没出来。须贾一问,看大门的很奇怪地说:“刚才你见到的那个就是我家丞相!”

这货当时就晕了,爬着进了范睢家的客厅里,当时范睢组织了一群人来鉴证自己雪耻,大家正在喝酒,情形大致和他受辱当天差不多吧。也就是说,他为了治疗自己的心里伤痛,来了个案件重演。

他让人拿来一些牲口吃的东西扔给须贾,大怒着说:“你之所以不死,是因为你刚才请我吃饭,又给我衣服,还有点古旧之情有点人味!”然后又大声说:“回去告诉魏王立即杀了魏齐,不然我就帅军进入魏国,杀光你们国都所有的人,滚蛋!”

从这番话里面可以看得出来范睢是个重感情的性情中人,如此深仇大恨,别人已经害了他的性命,他只因为人家对他还有一点怜悯就轻松放过,不是常人可以做到的。对朋友如此,对国家更加如此,他热爱魏国,但是魏国不热爱他,他只有投奔秦国反过来灭亡自己的祖国。而从另一个角度讲,魏齐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二话不说,立即逃跑到了赵国,连宰相都不做了。秦国强大到何等地步可想而知,范睢他说得出就能做得到。

范睢给秦王献出了远交近攻的策略,把秦国的战略目标从南线的楚国还有东线的齐国人身上调整回来,专门对付三晋,魏国日后的日子就是砧板上的肉了。

魏昭王逝世,他的儿子魏安釐王即位!

魏安釐王即位之后,国际社会发生了一件大事,赵国和秦国在长平展开大战,赵王中了秦国的反间计,以纸上谈兵的赵括代替老将廉颇迎战白起!

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让兔子去和饿狼作战,结果地球人都知道,赵括战败,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军,一时之间赵国年青一代几乎死绝。赵国都成了寡妇村了,就连繁衍下一代都成了大问题。

就在白起准备乘胜追击的时候,因为范睢受了贿赂,范睢怕他的功劳超过自己,所以劝说秦昭王命令他撤军!白起对此大为不满,从此和范睢解下仇怨,也埋下了他日后被杀的祸根。

第二年,脑筋迟钝的秦昭王终于转过味儿来了,心想,老衲当初真的应该灭了赵国,留着他作甚呢!于是发兵攻打赵国,很快就包围了赵国都城邯郸!

问题是当时白起称病不出,战斗是别人指挥的,后来秦军攻不下邯郸,秦昭王命令白起出征,这货当时刚好“康复出院”。白起不去,秦王让范睢去请,他还是不去!

这个时候,魏安釐王的弟弟信陵君魏无忌忍不住跳了出来,当年魏安釐王为了对抗孟尝君曾经重用他,所以孟尝君死后他的三千门客很多都追随信陵君。

赵国以唇亡齿寒的名义请求魏国发兵,可是魏安釐王被秦王派人恐吓了一下,吓得有点抑郁,坚决不肯出兵。

信陵君在魏王后宫里有个叫如姬的女粉丝,如姬每天晚上都陪着大王睡觉。调兵遣将的虎符就放在她的卧室里,于是信陵君直接就绕过魏王夺取了兵权!

可是大将军晋鄙不相信这件事是真的,于是拒绝调兵,还扬言将在外有所不受。于是,信陵君代表人民代表政府雇用职业杀手——杀猪的朱亥把他干掉!

拿到兵符之后,魏无忌调动十万魏军,一面派人到楚国联络春申君黄歇,请楚国一起出兵援救赵国!

至此战国四大公子有三位都卷入了这场战争!

秦军久战不利,战线拉得太长,时间拖得太久,士气低落不堪,被赵、楚、魏三国联军重创,战败回国。

秦昭王觉得如果这仗由白起来打,等不到魏无忌的联军到达邯郸,城池早就攻破多时了,所以心里对白起非常不满!白起在军事上是绝对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可是在政治上却又白痴得有些可笑。

先前四次拒绝秦昭王派他出征的命令,在咸阳城里当起了钉子户,谁爱去谁去,反正我不去。这时候又来说风凉话:你看秦王不听我的,让人给揍了吧。

秦昭王下令刺死白起,功高者不赏啊,白起,难道你没听说过这句话吗?为何如此不知进退,你不去看看人家孙膑吗?打了两场大胜仗扬名立万之后,隐居去了,虽然你杀人无数,我还是为你冤死大哭三声!

魏安釐王的最后几年,因为重用信陵君魏无忌,有效地遏制了秦国的几次攻击,后来他和信陵君在同一年去世,秦国也传到了秦始皇嬴政的手里。

始皇帝二十二年,秦国大将王翦之子王贲,掘开河沟放洪水灌大梁城,魏王假英勇投降,被秦帝国主义残忍杀害,享年不详。

魏国亡!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