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血天下

第十一章  内心的激动

吏子哲在心中不禁犹豫了一下,但一看到凤红.伊敏儿那双急切的充满期待的美丽的大眼睛,不知怎的,立刻就答应了下来,他说道:“那好,为了你,我愿意放过你们家族。但是,这几百年来,凤红家族一直都是野心勃勃的想要侵占我们西尔莱布城。在这件事情上,我想听一下他们给我的一些回答,或者是一些口头上的保证。”

“好好呀,太好了。我这就告诉他们,让他们发誓,从此再也不妄想着去侵犯你们西尔莱布城了。”凤红.伊敏儿说完这句话,活蹦乱跳的就想要回到内院,临走的时候笑嘻嘻的对吏子哲说道:“你愿意要我,我真的很高兴,你就不怕受我拖累,遭受厄运,被上天诅咒吗?刚才我还听见一个叔伯低声跟我父亲说,如果能把我嫁给你,就能让西尔莱布城厄运连连,说不定会不攻自破,到时候不需要他们动手,西尔莱布家族便自行毁灭,他们不费吹风之力,或许可以实现东荥人千思百想,梦寐以求的一切呢。”

吏子哲对着凤红.伊敏儿温柔的笑了笑,装着所有的勇气,一把抓住凤红.伊敏儿的如玉小手,温柔而深情的说道:“你不要走,让他们出来跟我谈。从现在开始,我可不放心让你逃出我的手掌心,放心吧,我答应你的,就一定会做到。不管有什么上古的诅咒,我都不怕,要说什么奇人,或许就是我呢。你就跟在我身边,我不会叫你受到丁点的委屈,即便这是他们的一个诡计,我也愿意以身犯险,将计就计,只要让你留在我身边,比什么都好。”

“可是我已经十九岁,而且曾经有两次婚约了,你会一点儿也不多想,好好对我吗?”凤红.伊敏儿瞪着那双泪水盈盈,满是忧伤与期待的看着吏子哲

“从我看到你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知道,你就是我今后奋斗的目标。只要我们是天生的那一对,还在乎年龄,至于两次婚约,不是都过去了么?以后有什么困难与忧愁,我们一起分担,不要怕,只要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的伤害。”吏子哲柔情似水,将满心的爱慕一股脑的喷薄而出,对着第一次相见相识的女子,道出了他从未有过的渴慕与爱意。

凤红.伊敏儿此刻的脸上,流出了两行清泪,再也止不住的低声抽泣,看在吏子哲眼中,更是惹人爱怜与娇美可亲。

“你真好。”凤红.伊敏儿呜咽着,久久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眉目含情,双颊绯红,一种娇艳的神情更让吏子哲心生震荡,经久不息。

从内院中传起的叫嚷喧闹声越来越大,焦急不安的凤红家族在这一种受制于人的苦苦等待中倍感屈辱,恨不得与眼前的敌人同归于尽。这凤红城突然间受到这种突袭,可见特尔斯城的东荥大军早已经出于自顾不暇的境地,想到即将而来的各种后果,譬如凤红家族在东荥国内几百年的荣耀与基业即将被这场惨败所笼罩,如同镜花水月般汇入滚滚东水,所有的人有一种极度绝望与恐惧的心理。

在吏子哲的身边,一位亲卫队将官忍不住凑上前去,打断了吏子哲与凤红.伊敏儿之间的缠缠绵绵,提醒道:“小城主,您赶快做决断吧,如今我们孤军深入,又没有什么支援,随时会面临被夹击包围的危险处境,到时候想要轻易脱身,是不可能的。付出惨重的代价还不算什么,如果您有什么闪失的话,我们无法跟垌蓖大城主交代。”

吏子哲听完这番话,神智也渐渐清醒了很多,他握住凤红.伊敏儿的粉嫩手臂,对着身边的那个将官说道:“叫向导去内院大门处,叫他们的代表出来,商议一下如何解决眼前的纷争。就说是和平谈判好了,如果开出让我们满意的条件,我可以考虑,放他们这个百年家族一条生路。”

“遵令。”年轻的亲卫队将官得到吏子哲的指令后,迅速奔向那个向导,命令他要求与凤红家族的人谈判。

那个胖胖的千月商人惊颤着,匆匆哆嗦着身子,踉跄着脚步来到内院的厚重大门处,向里面发话道:“里面的凤红家族的老爷们,我家城主要跟你们何谈,尽量保全你们的百年家族的基业。现在,命运的轮盘已经转到了你们自己的手中,要死还是要生,取决于你们自己的选择。你们赶紧商量一下,选出一个代表来商议双方的条件,尽量拿出你们的诚意来,让我家小主满意之后,也就不会再为难你们,将这凤红城归还。你们好好想想吧,小王子他只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过了这段时间,强攻之下,必定毫不留情,就你们这点微弱的实力,在我们眼中,犹如蝼蚁。负隅顽抗,就是自寻死路。”

听到还有活路可寻,内院里的凤红家族立即陷入到了一种沉寂的气氛中,就连小孩子的哭声,也被压了下来。这一番沉默的思量中,一个身体佝偻的老族长决定接受吏子哲的建议,进行和谈,寻遍众人,也没有一个愿意主动走出内院,跟吏子哲讨价还价。

老族长禁不住叹息道:“看来我族之中,除了西西,就再没有一个可算是争气的人才了。唉我那孙儿偏偏又这般狂妄自大,不可一世。这凤红一族,难不成要亡于我这一代吗?真是愧对列祖列宗呀。”

年老的族长在两个仆人的搀扶下,踉跄着无力的步子,叫武士们打开内院的厚重铁门,缓缓地走向了吏子哲与凤红.伊敏儿所在的地方。

“祖爷爷。”凤红.伊敏儿看到满头银发,满脸皱纹的老族长,不无担忧的打招呼。

“嗯。你跟这小城主说的怎么样?他同意你的要求吗?如果他愿意,我愿意亲自做媒,让你俩成为天造地设的小两口。”老太爷这般颤颤巍巍的说道

“我愿意带她离开这凤红城,不过我需要你们凤红家族自此保证,绝不会再生入侵我西尔莱布城的不轨之心。”吏子哲满怀恭谨的说道,掷地有声,尽显他的坚决。

“年轻人,以你的聪明才华,应该不至于会看不出,我们凤红家族经此一役,由盛转衰乃是必然,哪还有心思去窥伺你们西尔莱布城呢。我们这一次,能不能保得住百年基业都很难说,怎会继续有那痴心妄想,挑起不必要的时段,自取灭亡呢。”老族长幽幽的说,很显然对于眼前的处境,充满了忡忡忧心。

“一个你们家族的保证还是必要的,若不然,我回到西尔莱布城,也不好交代。再说了,世间的事情,变幻莫测,盛极而衰,衰而转盛,一切都是有可能的。给我们一个保证,倘若你们家族在哪一天重新崛起,也不好意思在天下人面前食言吧。”吏子哲这样跟老者说道

“好。看你这一番谈吐,也算的上是一个秒人,听说你号称是‘小氓兽’,或许真的是敏儿天定的夫君,那我就真的可以放心的把她交给你了。稍后,我奉上全族的一份‘永不侵犯西尔莱布城’的全族人的备忘录,各自签上姓名,这样你可就放心的离开凤红城,免得回去的太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祝你们好运。”老族长说完这句话,用力的摆了摆手,在两个忠心耿耿的中年仆人的搀扶下,顺着原路,走回了凤红家族府院的内门。

不太久的时间里,一份签着内院凤红家族所有人姓名的备忘录就被先前的那个仆人带了回来,与他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一个中年人,看那华丽的衣着与肃然严正的神态,也是凤红家族的一个显赫的掌权人物。

“父亲。”凤红.伊敏儿看到总过来的那个身穿紫色长袍的中年人,拉着吏子哲的衣角,怯怯的说,似乎对她的父亲颇有一些畏惧的心理。

“嗯。”她的父亲回应了一声,之后仔细地打量着吏子哲。

“这位可就是西尔莱布城的吏子哲王子?小女伊敏儿就托付给你了,希望你好好待她,否则我儿西西一定还会念及兄妹之情,撕毁之前的约定,悍然犯边的。我之所以提醒你这句话,就是告诉你,绝不能对我们家的宝贝儿始乱终弃,否则这之前的约定便自动作废。”那个神色平静而肃穆的中年人说完这一番话,又看了看他的女儿――凤红.伊敏儿,临走前又说道:

“我的伊敏儿,那位仙逝的大巫师曾经告诉我,只有找到了传说中的古巫族的族长,才能解除你身上的诅咒力量,只不过那个古巫族,或许已经不存在了,就算存在,那些古老的咒法封印也很难在这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继续留存。想要减轻你身边人的厄运,只有一种办法,就是找到罕见的大福大寿,受天庇佑的人。不是父亲从前对你太过冷淡,那是我万不得已的。我乃是下一任的家族族长,身上肩负着太多的东西,不能多去接触你,也是大巫师的警告。原谅我吧。”紫袍中年人在看了吏子哲与伊敏儿最后一眼后,头也不回的疾步离开,剩下泪流满脸的凤红.伊敏儿花枝乱颤,伤心地抽泣哭咽着,久久的不能平定自己。

吏子哲带着凤红.伊敏儿,在六千黑甲铁军的护卫下,排出全部战力,衣甲鲜明,刀枪如林,不时的发出阵阵地动山摇般的响亮欢呼,带着说不尽的威势,从凤红城浩浩荡荡的离开,将一路上不断集结起来的东荥败军吓得连连规避,纷纷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大声的询问着身边的人。

“这是哪来的西尔莱布城黑甲铁军?”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