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帝王枕边妾

第2章 夜无边

年纪小的忽然惨叫起来,小姑娘吓了一大跳,连问:“长欣,长欣你怎么了?”

“痛死我了,姐,那东西咬住我的手了!”

小姑娘急了起来:“这怎么办,这怎么办?”

齐征听到夜无边叫停的声音,忙停挥手让停下了肩舆,知道夜无边对那发生的事关注,得了示忙打马上前问:“怎么了?”

听着长欣的惨叫,长歌又急又怕,一见有人关心,忙道:“我弟弟的手让甲鱼咬了!”

长歌却听到有人淡淡地道:“用针扎那畜牲的鼻孔,它自会松开!”

声音是从不远处的肩舆里发出来的,长歌急着救长欣倒没注意是从哪里传出来的声音,找不着针更急,却又听那人叹了口气道:“用你头上的簪子不就好!”

长歌忙把头上那枚唯一的玉簪子拨了下来,找准了鼻孔扎了进去,那甲鱼真的松了口,长欣抽出了手,因为痛坐地上兀自哭,长歌不知怎么办好时,却又听人说:“拿膏药给她!”

长歌接过那骑马男子递过来的膏药,手忙脚乱地替长欣敷上,长欣慢慢不哭了,长歌才想到应该谢谢救命恩人,忙走到肩舆旁边屈身行了个礼道:“公子大恩大德,长歌无以回报!”

夜无边听了冷哼了一声道:“如何谢?”

长歌从没听过这么冷漠的声音,似乎就从千年冰山里发出来的,她的心跟着打了个颤,当即愣在那里,却又听那冷漠的声音吩咐:“走吧。”

长歌看着那肩舆很快地消失在眼前,忙走回长欣身边,发现甲鱼趁这会又爬回水里去了,看自己一夜的心血倾刻全没了,懊悔得不行,忙扶起长欣道:“我们快回吧!”

长欣带着哭声道:“嫫嫫会不会惩罚我们?”

“你不说,我不说,她如何知道!”

夜无边的肩舆到了夜府,在府中的大院停了下来,早有十来个美婢迎了出来跪在舆前,齐征伸手扶夜无边出来,行了礼,忙带着众人退了出去,夜无边此时还在刚才那会激动中,虽让齐征去查了,心里却还有些不放心,直到听到十几个美婢娇声的问候才回转过来,这些都是夜无边从这个朝代买来的女奴。

夜无边连夜赶路本就有些累了,心里又有事,挥了挥手,那十几个美婢忙退了下去。

走进正堂,入眼是极尽奢华,紫檀木、金线楠木、鲛纱到在这时随处可见,夜无边知道他在建郢城的府邸虽没有皇宫大,可使的东西却是皇宫远远不能迄及的,就是这些美婢,很多的身份都是极不平常的。

正堂也有十个美婢恭候着,虽是畏惧他却不敢不极尽妖妍地争相邀宠,她们知道如果有一丝让这个主子不满意,接下来的日子会非常不堪的。

夜无边在美妾们身上尽了兴,在夜府休息一下就得立刻去了“天宇宫”,见过太子后,交待了大昭国太子给他安排的差事,他还得去做这一世那个窝囊的人。

在“暗夜门”,他是位高高在上,说一不二的门主。

在这世上的真实身份却非常让人不齿,但夜无边非常喜欢这个身份。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