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帝王枕边妾

第1章 楔子

秦长歌五岁和三岁的弟弟长欣,在离国在与大昭国战败后,被送往大昭国都城—建郢。

大昭的都城建郢是一个繁华而富庶的城市,比一个离国还大数十倍!

可秦长歌并不喜欢建郢城。这里没有自己熟悉的不受宠的母亲,没有自己熟悉的有些荒芜的殿宇,没有自己熟悉的无拘无束的小宫女,只有弟弟和一个不待见的礼仪嫫嫫,一个宠爱自己和弟弟却说不上话的懦弱奶娘。

七岁那年,听懦弱的奶娘讲父王薨逝,堂哥登基了。

对于父王,七岁的秦长歌,只见过一次,是在来大昭国前,母亲搂着她哭了一夜后的第二日在大殿上宣诏时见着的,诏书的内容当时就没听懂,现在也不可能记得了,记忆中的父王脸色特别苍白,离得太远,眉眼就没看得太清楚,到了建郢后,父王的模样就更加模糊了。

刚来建郢时,虽受人白眼,遭人排挤,处处不如人意,但还可以衣食无忧。

父王薨逝,离国在建郢的质子舍,日子开始一日不如一日,很快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嫫嫫与奶娘的叹气声让年幼的秦长歌特别不安!

黑夜中,一乘肩舆来到建郢城外,轿夫的脚步不似城外那样轻盈,变得平庸,但依旧平稳,守城的官差一看见肩舆立刻挥手开了城门,然后恭顺地垂着手看着肩舆抬了过去。

夜无边坐在肩舆中,抬肩舆的轿夫与护卫都能感到他的冷漠,轿夫只能尽量把肩舆抬得平稳,走得更快,当然这些轿夫也不是一般的轿夫,而个个都是身怀绝技的高人,却甘于屈居在夜无边身边做一个轿夫。

夜无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上的,只记得前世,那个深爱的女子出卖了自己,他曾经沉迷于她清纯无邪的外表,甚至认为她善解人意,是自己最好的归宿,没想到终究换来一场背叛,还害死了自己。对于死,他从没害怕过,自己近二十年的舔血生涯,知道死不过是迟早的事,现在可笑的是灵魂活了下来,那场背叛却让他的灵魂痛了十年。

这是个生产力低下,战乱频烦,甚至奴隶交易频繁的朝代,夜无边没想到自己居然待了十年,所幸商业还算发达,这让他用前世的头脑很快聚积了财富,当然,他的目的根本不是为了财富,他更喜欢那些上不了台面的肮脏交易,更喜欢冒险与刺激的生活,用这些财富建立了一个令人谈之色变的“暗夜门”。

进城没有多久,贴身的护卫齐征勒住马小声问:“主子,走护城河边还是…”

这个齐征是夜无边来到这世个培养的第一批死士,那批人他记得有一百个,现在所剩不多,这个齐征却因为各方面优于其他人,成为自己最贴身的一个护卫,跟在身边也有三年了。

很快齐征听到淡漠的声音:“走河边。”

“是!”

从苍邪国花十日的时间赶回来,在这个以马匹为主要交通工具的时代,还是有些辛苦的,在苍邪国也没合过眼,此时的夜无边有些累了,闭上眼想休息一下,想想待会见到大昭国的太子,应该如何应付他。

夜无边略有睡意时,却听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长欣,真的钓到了,真的钓到了!”

夜无边一下睁开眼,猛地伸手掀开珍珠帘子,却见两个年纪不大的孩子挽着裤腿在河边钓夜鱼。

大一点的正在收线,正抓着什么高兴叫道:“长欣,居然是甲鱼也!”

“姐姐,姐姐,真的吗?”那个年纪小站在岸边,高兴得直跳,手里拎着一盏白纸糊的灯笼也跟着上窜下跳,站在水里的是个小姑娘,正拎着一个比巴掌大些的甲鱼上了岸,到了岸上慌忙把裤腿和袖子放下来,年纪小的把灯笼一放,手忙脚乱抓那放地上的甲鱼。

两个小家伙兴奋地凑到灯笼下想从鱼钩上取下甲鱼,小姑娘不经意的抬起头来,在灯笼不太明亮的光线下,夜无边看见了那张脸,这张脸他太熟悉了,虽还没长开,却一样的清纯无邪,眼角嘴角的笑意都是一模一样的。

夜无边的心房剧烈地抖动起来,难道老天爷知道他心里苦,知道他死得冤枉,把她也送到这里来了,这大约就叫恶有恶报,从来就觉得苍生不公的夜无边,此时觉得老天还是公平的,至少这一次是公平的!

夜无边慢慢地放下珍珠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