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丢她出去

那阵混乱的声音,做如下解释:

“碰!”,砸到了马车顶部产生的剧响;“嗞啦嗞啦……”棉布或者什么布的东西被撕开的声音;“砰砰砰……”,随着破开的布,滚进了马车,撞到各种东西的声音。

夏晓雨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马车的车顶是布的,而不是木头的,她这一扑腾,生生把这布给撕开了,滚入了马车。

眼下,她被一块黑色的布给裹住了,什么东西也看不到,手脚被束住,挣扎来挣扎去却也挣不出来,反而越来越紧。

当“你好重”三个字清晰的传入耳朵之时,夏晓雨才停止了挣扎,这声音好清朗,听了便让人想入非非,且声音怎么这么近?呃,貌似她刚刚砸下来的最终着落点,是一个软软,有温度的东西,难道……她砸在了人身上?

“碰。”夏晓雨屁、股一疼,似乎被人扔到了地上,那清朗的声音继续道,“真的很重,不要压着我了。”

重你妹!

“嗞……嗞嗞……”夏晓雨蛮力爆发,双手拽着蒙着头的布,找到一小点的缝隙,咬着牙,硬是把布给撕开了,至少把自己的头给露了出来。

车内明亮宽敞,装饰极为奢华。夏晓雨坐在地上,低着头看到了一双穿着刺绣着金色团云图案的白色靴子,顺着望上去,白色金边袍子,也是金线绣的团云图,一根三指宽的腰带,继续往上,胸,平的,此人性别男,脖子上有喉结更加说明了这一点,再往上——

薄薄的嘴,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幅度,挺拔的鼻梁,白皙的皮肤……

好俊美的男子!夏晓雨惊叹,这种俊秀无法言喻,鼻梁、脸颊、嘴、唇无一不是完美的,不同于湛天沐的冷峻,这是另外一种风情的诱人,特别是那双眼,单眼皮狭长凤眼,闪动着邪魅的光芒,却让人情不自禁的要沦陷于那眼眸中的沉沉墨色。

此时,他一手撑在膝盖上,托着下巴,歪着头,一脸看大猩猩的表情看着夏晓雨,很欠揍。

盯了眼前男子三秒之后,夏晓雨调整了色迷迷的目光,裹着那马车顶端的黑布,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冲眼前男子灿烂一笑:“对不起,砸坏你马车上的布了,我还以为是木头来的,没想到你的马车……嗯……如此别具一格。”

她现在是身手迟钝的肥妞,又是翻墙而出的跑路王妃,自然不要与人争,况且,确实是她有错在先,砸坏了人家马车,道歉理所当然。

“幸好我想把马车顶换做花梨木的,让人拆了去比尺寸,要不就凭你这体重,只怕是梨花木也受不得。”他眨眨眼睛,又道,“你是从沐王府翻出来的吧?逃奴?”

“不……不是……”夏晓雨心虚的道,“我……我是锻炼绅、体,哈……”

“天不亮,翻墙逃出沐王府?”

“真的不是,这是晨练!”夏晓雨一脸真诚,随口胡诌,“我家主子喜欢放风筝,常常挂到树上,为了伺候好主子,我便要练习翻墙爬树,我是一个忠心为主的奴才,怎么会是逃奴呢?”

“那么,送你回沐王府?”

“不用了,我自己……自己能回去。”夏晓雨讪笑着道,一边使劲儿挣扎,想解开裹着自己的布片。

一阵沉默,对方饶有兴味的看着夏晓雨,半晌开口戳偏夏晓雨的痛处:“女人个个身材妙曼,你为何长成这样?”

“营养好!”夏晓雨本就挣得心烦,对手又逮着她痛楚,她咬牙切齿的道,“不行吗?我这样碍着你了吗?我主子对我好,你有意见?”

“明显碍着我了,你砸坏了我的马车。”那人笑道,食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你该赔偿。”

“多少银子?”夏晓雨气势顿时弱了不小,“几块布,应当不贵的吧……”

“几块布?这可是上好织锦。”

“上好的织锦怎么会一下就坏了。”夏晓雨立刻反驳,“看你穿得衣冠楚楚的模样,怎么讹我一个做奴才的,你好意思么你?”

“牙尖嘴利,嗯,还算有趣。”那人笑得更开怀了,“你主子是谁?我去问你主子赔。”

“芙妃。”夏晓雨毫不犹豫的道,“你认识么?就是沐王爷府中最受宠爱的那个妃子。”

“芙妃的奴婢?你叫什么名字?”

“叫翠云。”夏晓雨眼不眨心不跳的撒谎,这是芙妃身边的一个大丫头,给芙妃找麻烦她乐见,让这看上去就让人不爽的男子去吃瘪,她也开心。

“甚好,一起去。”那人点点头,起身挑开了半边马车的帘子,“年生,去沐王府。”

马车陡然转了方向。

“你你你……你真要去?”夏晓雨慌了,“你不忙么?没有其他事情要做么?而且现在这么早,娘娘还在睡觉,还是……不要了吧?”

“果然是逃奴。”那人笃定的微笑,很是玩味的道,“是逃奴就承认吧,我就是想让你承认而已。”

还真把自己当逃奴了,你见过这么有营养的奴婢吗?夏晓雨气呼呼的想着,却无言反驳,眼珠一转,瞄向了马车的窗口,趁他不注意或者打翻这养尊处优的男子,翻出去!

“那窗口贼小,你这身材板挤不出去的。”那男子顺着夏晓雨的眼光看了看窗口,含笑道,“我还怕你挤坏了我的窗口呢。”

“你到底想怎样?”夏晓雨攥紧了拳头,开始思考另外一个问题,这绅、体的力量足以一下打晕他吗?他会不会尖叫?会不会引起外边车夫的注意?这人分明就是故意找茬,“大清早你闲得蛋疼,所以戏弄我?”

“闲得蛋疼?”那男子没听明白这么现代的词语,不过夏晓雨的意思,他是懂的,“我不过是想让你承认你是逃奴罢了。”

“好,我是逃奴,你要如何?”夏晓雨很想尖叫,这么一大早就遇到这么个倒霉孩子。

“不如何,我还以为你能再抗辩下去,让我觉得更有趣些。”男子收回了看夏晓雨的目光,手臂放下来,身子向后一靠,“承认了,便无趣了,我乏了,年生,丢她出去。”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