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二十九章:再相逢

陆北游向前蹲在地上,将手搭在男子手腕上,男子脉搏时断时续,显然跟当初的莫秧的状况一样,命不久矣。

阿狗急忙问道:“公子怎么样?我们帮主怎么样?伤得重吗?”

陆北游摇了摇头,“伤的不轻,不过能治,你先出去吧,我需要一个单独的环境。”

阿狗看了一眼再次昏迷过去的男子,点了点头将手中的鸡腿放到屋子中的一个破碗里,随后转身离开了屋子。

陆北游吸了一口气,再次将手搭在男子手腕上,调动自己体内的那股热流,从自己身体内向男子体内流去,快速的修复起男子的伤势。

突然,陆北游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急忙离开男子向后退去。

砰!一股气浪从男子身上蓬发而出,气势一节一节的向上攀升,从最开始躺在床上的奄奄一息,到炼武境,再到通神境,再到归墟境,过了一会儿气息才渐渐平静了下来。

陆北游不由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自己刚才医治这个男人绝不简单,堂堂一个二等高手为何躲在一个破庙里当一个帮派头头?不过金翼帮实力也着实可怕,居然能够将二等高手轻易地打成重伤!

陆北游不由有些出神,自己当真小看了这青山城的实力,剑斩酒馆示威不免有些打草惊蛇,看来是自己莽撞了。

屋外的阿狗听到屋内的动静急忙跑了进来,看到男子已经好了过来,朝着陆北游跪了下去,“谢谢公子对帮主的救命之恩!”

男子从地铺上坐了起来,感受了下自己的身体气息,看向一脸警惕看向自己的陆北游,对着跪在地上的阿狗疑问道:“狗子,这位是谁?”

阿狗急忙上前将从最开始与陆北游相识,到后来如何让带他来到猫狗帮一五一十的告诉男子。

男子听完突然朝着跪了下去大声喊道:“多谢恩人!”

嗯?陆北游不由向后退了一步,一时间有点缓不过来。自己虽说救了男子一命,可却也受不得堂堂二等高手的如此大礼吧?

男子抬起头好像看出了陆北游的疑问,“公子不仅是救我一人,更是等于救下猫狗帮上下几十条人命,受得起如此大礼。”

陆北游急忙将仍然跪在地上的两人扶了起来,“起来!起来!赶紧起来!你这样岂不是要折我的寿吗?”

男子站起身子正色道:“公子不曾趁我刚才重伤一剑毙命,反而助我修复伤势,当真是大义者!”

陆北游心头不由苦笑一声:鬼知道你恢复实力会这么厉害啊!早知道你是这等高手,说什么都不可能救你了。

不过嘴上却轻咳一声说道:“小意思,小意思,不知帮主怎么称呼?”

男子开口道:“鄙人丁战。”

嗯?丁战?难道跟丁家有什么关系?

陆北游双手向前作揖,“拜见丁帮主,你称呼我为北游就行。”

“哈哈哈!好,北游大兄弟!等过了这段时日,我定当大摆筵席犒劳北游兄弟以示感谢。”丁战大笑道。

陆北游点了点头开口道:“今日确实有些累了,不知能不能腾出个房间让我休息一会儿。”

“好好好!狗子,你先带北游大兄弟去北屋最好的房间休息。”

“好的帮主!”说完,狗子转身带着陆北游走出屋子。

“北游?倒是个好名字!不管你是好是坏,这次都欠你一个人情。不过,有些人欠的东西也该还了!”丁战语气渐渐阴森了起来,随后也走出房门。

陆北游来到一间屋子躺下,条件虽连自家小酒馆比不上,却也比丁战住的房间好上百倍。随后从腰上取下一块橙色的玉佩,仔细看了起来。

自己来青山城的时候,牧球球除了扔给他一葫芦拐骗来的酒,还塞给自己三枚指肚大的青莲跟身上的这块橙色玉佩。

“没想到啊,没想到。老家伙你心居然这么野。”陆北游盯着玉牌嘀咕道。

这块玉牌是青山城城主给牧球球的信物,用来协助牧球球完成许下的承诺,可是牧球球却让自己来完成这个任务!

也正是这枚玉牌,自己才能毫无阻拦的进入青山城。自己第二次去酒馆吃饭时,本来计划是吃霸王餐,可是两个魁梧大汉看到自己身上的橙色玉佩后眼神躲闪,自己便转变成勒索。却没想到,这块玉佩居然如此好用。

不过,这次看来要让青山城城主那个老狐狸失望啊!

陆北游又将玉佩挂在自己腰间叹了一口气。自己身体内的灵气本来就是任长风临时塞给自己的,用一次便少一分。这次使出那一剑斩酒馆,剑气荡青州看似风光无限,却也一下子让陆北游从通神境巅峰跌到了通神境初期。

装逼果然是需要代价啊!

自己经脉尽断,灵气还是能不用便尽量不用的好,毕竟这也算是一张自保的底牌。

随后陆北游盘坐起来,开始参悟《青莲意剑决》第二剑:蒂落。

实力啊,虽说自己再也不是他们口中的废人,可自己现在的实力还是不够看啊!

突然一道黑影出现在陆北游身旁,手握一把短刀刺向陆北游。

陆北游突然消失在原地,手握‘初阳’出现在黑影身后,向黑影劈了过去。

黑影举刀抵挡,却扛不住剑意的压迫,向身后倒飞出去摔倒在地。

陆北游落在地面上,轻笑道:“你居然还敢来找我?而且实力好像变弱了好多。”

那黑影从地上站了起来,吐了口吐沫,骂咧咧道:“你小子倒是之前更强了,你这么短的时间是怎么修炼的?真变态!”

那黑影正是丁家大公子,丁鸿!

“到底怎么回事?你这实力差距也太大了。”陆北游疑惑道。

曾经的刀意斩月的天才,现在接自己一剑都吃力。

“还不是你这个变态把我打成重伤,后来医师告诉我短时间内不能再调动体内的灵气,否则会跟你一样经脉尽断沦为废人。”

“彼此彼此!”

哈哈哈!两人突然都大笑了起来。

“你怎么找到我的?”陆北游突然止住笑声,脸色严肃地问道。

“你放心我没有恶意,这次我是顺着剑意找过来的,我天生对意的认知便超越常人,你施展过的剑意我更是记忆尤深。”丁鸿将手中的短刀扔了出去,急忙解释道。

陆北游冷笑一声,将剑搭在丁鸿的脖子上开口道:“三分钟,把你想说的说完,否则我不介意趁人之危将你留下。”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