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二十八章:猫狗帮

陆北游指着面前的一座破寺庙不敢相信的说道:“这儿不会就是你们帮派吧?”

阿狗和小猫羞涩的点了点头,见到陆北游脸色有些不对劲,阿狗急忙开口道:“其实,别看我们帮派住的地方不好,我们帮主可是十分厉害的!”

“唉,这猫狗帮帮主今天又被打成重伤。”

寺庙不远处蹲着的一伙人在一旁议论道。

陆北游眼神怪异的看向阿狗,只见他因为羞愤眼睛已经涨红。

陆北游叹一口气,走向那一伙人开口询问到:“猫狗帮帮主怎么会被打伤呢?而且为什么是又被重伤了?哥几个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吗?”

那一伙人闻言扭头看向三人。其中一人不屑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告诉你?”

陆北游胳膊搭在那名男子身上,从怀中掏出一张一百两的银票嬉笑道:“小小心意,小小心意。”

男子伸手将银票塞入怀中,轻咳一声,“我跟你说啊,猫狗帮得罪了我们帮主,现在正把他们堵在这所小破庙里,他们一天不出来,我们就天天去砸门,后来他们那什么狗屁帮主气不过,被打伤了还敢出头,这下被打成了重伤,怕是一时半会好不了。”

陆北游笑嘻嘻的拍了拍男子的肩膀开口道:“原来如此,不知兄弟是哪个帮派的?回头可不可以帮我引荐一下,放心好处少不了哥几个的。”

说话间又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塞给男子,旁边的人开口道:“哥几个可是这金翼帮的人!在这负责盯梢,要是有谁从寺庙里跑出来,直接打晕了绑到金翼阁。”

说话间,几人已成包夹之势围住陆北游。

陆北游内心冷笑一声,笑嘻嘻的开口道:“好端端的,哥几个为什么把我围起来啊?”

收了两百两银票的大汉突然大笑道:“你别把我们几个都当傻子,你能掏出来两百两,就能掏出五百两,一千两。你说这么肥的鱼,我们能放吗?”

陆北游哦了一声,拍了一下手。

“那你们都别走了!留下吧!”

话语刚落,陆北游‘纯阳’已经出手,剑意凌然,几人还未出声身体已经分成两半,鲜血在这荒郊野地绽放。

陆北游走到刚才那个大汉身旁,伸手从他怀中将银票拿了回来,叹了口气,“何必呢?本来还想留你们一条命的。”

扭头看向阿狗和小猫,只见小猫背对着自己疯狂的呕吐,阿狗却一脸激动脸色涨红的看着地上的尸体,咬牙切齿道:“这是你们活该!”

兄妹两人都是从这里出来的,心性却是天差地别,小猫依然是善良单纯的小女孩,阿狗却过早的成熟。这世道注定不允许他安稳的做一个普通的小男孩。

陆北游用地上尸体的衣服擦了擦手中的‘纯阳’,对两人笑道:“进去吧。”

阿狗点了点头,牵着脸色蜡黄的小猫跟在陆北游身后,走进了小破庙。

走到门口陆北游敲了敲门,只听到寺庙面传来一阵霹雳哐啷的声响,过了一会儿从寺庙中传出一道略显稚嫩的声音:“你们快滚!别再过来了!别以为我们怕了你们!再不走信不信我打死你们。”

语气中气不足,隐隐还带一份哭腔。

阿狗向前使劲的拍门道:“是我阿狗,我回来了!快开门啊!”

过了一会儿,寺庙门打开了一条缝隙,漏出一只眼睛看向三人,又看了看周围,打开寺门急忙说道:“你们快进来!一会儿金翼帮的又该来闹事了!”

“没事!金翼帮守在门外的人都死完了。”

“怎么可能?今天帮主刚被金翼帮......”小男孩这才注意到说话的陆北游,意识到自己失言急忙警惕道:“你谁什么人!”

“正是陆公子杀了他们,我还给你们带了好吃的!”阿狗笑着说道,向前将手中的篮子递了过去。

小男孩接过阿狗手中的篮子,向院子中走去,陆北游也跟着走进了寺庙里。

寺庙门关上后,陆北游发现这里哪里是什么猫狗帮,整个就一难民帮,寺庙院子屋檐下有几条肮脏破旧的被子,棉花外漏也已是乌黑色。随处可见衣衫破旧的孩童,眼神中都是死气沉沉没有这个年龄应有的活力。

“阿狗哥你回来了!找到吃了的吗?”

“阿狗哥!”

“阿狗哥!”

破庙中的小孩看到阿狗跟小猫回来后,眼中这才漏出几分生气,都向阿狗跑了过去。

“都别急!我给你们带好吃的来了!”

说话间阿狗将刚才递给小男孩的篮子打开,食物的香气的四散开来,在这小院子中可以清楚地听到咽唾沫的声音。

众人一哄而上,阿狗不知从哪掏出一根棍子大吼一声:“都不准抢,给我排好队来我这领,不然没他的吃的!谁再敢抢食物就先问问我手中的木棍!”

小孩们瞬间安静了下来,开始有序的来到阿狗面前领食物。

陆北游轻笑一声,这家伙还真有几分帮派头头的样子。过了一会儿,阿狗拿着一根鸡腿跑到陆北游面前。

陆北游调笑道:“哟,猫狗帮大哥发完吃的了?”

阿狗羞涩的挠了挠头,开口道:“还没,我让我妹妹去发了,我先掰了个鸡腿给帮主送过去,正好公子你跟我来,我带你去见见我们帮主。”

陆北游点了点头,跟着阿狗向寺庙深处走了过去。

推开一扇屋门,只见一中年汉子脸色颓靡,浑身是血的躺在地面铺的一条肮脏的被子上。

阿狗急忙跑过去跪在汉子身旁大喊道:“帮主!帮主你怎么了?”

中年汉子听到声响睁开眼睛看向阿狗,正准备张口说话,却不由吐出一口鲜血。

阿狗看到这一幕眼睛不由红了起来,惊慌失措,急忙转身看向陆北游,跪下拼命的磕头。

“公子!公子你快看看帮主怎么了!求你救救他,求你救救他!”

陆北游伸手将阿狗扶了起来,重声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怎能轻易给人下跪!”

阿狗抬起头看向陆北游大哭道:“阿狗今生愿做牛做马伺候公子,求公子救救我们帮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