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二十七章:剑气荡青山

那肉球从地上站了起来,在外人眼里不过是圆球转了个面。

“这位公子!这位公子!不知小酒馆有什么得罪之处请多多担待。”肉球看向陆北游一脸献媚的说道,可是他的眼睛太小了,陆北游怎么感觉都是贼眉鼠眼的市侩眼。

“你家小二从一开始就对我们三人冷嘲热讽,我只不过是想带两个孩子去买点点心便回来了,他居然以为我吃霸王餐,还扬言让人打死我,啧啧啧,真的是好生厉害!”陆北游将手收到胸前一脸不爽的说道。

“可他明明自己说的没钱。”这时候跟在肉球身后的大汉轻声嘀咕道。

啪!肉球想也不想转身对着魁梧大汉就是一巴掌,“这位公子说话,轮得到你插嘴吗?”

陆北游不由眯起了眼睛,看来这位店掌柜也比是个普通人啊。

随后肉球又走到店小二面前,抬起脚就是一阵狠踹,一面踹一面喊道:“让你多嘴,让你狗眼看人低!让你给我惹麻烦!”

过了许久,肉球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地上方才被一巴掌扇晕昏迷过去的店小二,更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

肉球看向陆北游搓搓手道:“不知道公子可还满意?”

陆北游大笑道:“满意,满意的很!”

肉球这才擦了擦头上的虚汗,一脸献媚的开口道:“不知道公子还有什么要求?小店定当全力满足。”

陆北游没有开口,小猫扯了扯陆北游的衣服脸色微红的说道:“公子能不能再要点儿吃的,一点就行,我怕帮里的他们还饿着呢。”

声音细若蚊蝇,如果不是陆北游暂时是通神修为,怕也很难听清楚。

陆北游轻咳一声,开口道:“去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饭菜再准备一份带走,还有给我准备五十,哦,不!一百两白银。”

陆北游附身笑眯眯的拍了拍肉球的脸,轻声道:“应该没问题吧!玉!佩!”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来人啊!给这位公子准备一份最高规格的“锦龙踏鲤”带走。”肉球好像完全不在意刚才陆北游的举动,急忙吩咐道。

随后对着陆北游说道:“公子稍等,我这就上去给你准备银两!”

说完,向二楼跑了过去,楼梯一颤一颤的生怕一不小心,这个肉球会把地板踩出一个窟窿。

“公子,他们为什么那么害怕你啊?”阿狗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是十分疑惑开口问道。

陆北游轻声道:“大概是因为我太帅了吧。”

却招来了两人的一阵白眼。

不一会儿,后面的厨子提着两个篮子跑了出来,对着陆北游说道:“公子,这是你要的东西,已经收拾好都放在篮子里了。”

陆北游点了点头,让两个小孩一人接过一个篮子。肉球也气喘吁吁的跑了下来,掏出几张纸便塞到了陆北游手里,“这位公子,这是一千两银票,不够的话跟小的说,小的再去跟你拿。”

陆北游看了一眼便塞入了怀中,心里想的却是:尼玛!一千两!这钱来得也太容易了吧?自己这笔钱该怎么花!

肉球看到陆北游将钱收到怀中,也是暗自松了一口气。

陆北游向前一步,附在肉球耳旁轻声道:“不愧是一条好狗,回去告诉你家主人,‘两人’应约而至。”

肉球急忙点头道:“好的,好的。”

陆北游大笑一声,带着两个小孩走出了酒馆,走到酒馆不远处的时候,将两个小孩推到不远处,面朝酒馆调动起全身灵气,这一刻灵气如同新生的枝芽向四周蔓延,万物化剑,朝着酒馆落下一指,剑气荡青山。

陆北游转身看到已经被吓呆的阿狗和小猫,不由大笑几声拍了拍两人的小脑袋,让两个小孩带路向猫狗帮方向走去。

“公子那家酒馆的掌柜的已经做出那么大的让步了,为什么你还要将他的酒馆劈成两半?”身前的小猫显然刚从那一剑中反应过来,看向陆北游迷迷糊糊问道。

陆北游看了看被自己劈成两半的酒馆,蹲下身子摸了摸小猫的头笑道:“我要让某个人知道,有人来拜访青山城了。”

“哦。”小猫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陆北游站起身子扭头看向阿狗,只见阿狗也看向自己,眼神中毫无俱意,甚至有点兴奋。

陆北游轻笑道:“你想当城主吗?”

阿狗扭过头看向陆北游,疑惑道:“可以吗?”

陆北游揉了揉阿狗的头,看向城墙最高处的那栋楼阁。

“可以的。”

......

“报告城主大人,紫金街那条街上的一个据点遭人破坏。据活下来的线人说,那人身上配有您的橙色玉牌。”

“知道了,退下吧。”一道黑影瞬间消失不见。

一名中年大汉从昏暗的房间中的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窗户旁推开窗户,一阵凉风迎面而来。

正是青山城城主廖铁,他深吸一口气,又呼出一口浊气,这窗外便是整座青山城,初春已过虽说冷清,却依然存留几分喜庆的余味。

“当着我的面,一剑劈开了一家酒馆。是你故意让他这么做?还是想让他告诉我,他能代替你能完成承诺?”

廖铁趴在窗台上,眼睛微眯的俯瞰着整座青山城,这大好青山啊!

......

“少爷!少爷!你听说了吗?城主府旗下的一家酒楼被人给一剑劈成两半了!”

一名书童打扮的仆人闯进一间屋子,看向躺在床上的大少爷开口道。

“哦?是谁啊?这么大胆青山城城主的虎须都敢摸?”

躺在床上的便是丁鸿,自从被背回丁家以后,丁家请全城最好的医师给丁鸿医治。现在的丁鸿已经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只是医师说他短期内不能再调动修为,不然容易伤上加伤,从此再也无法修炼。

“不知道,只知道那个家伙真厉害,万物化剑,剑气凌然整个青山城都感觉得到,可能只有公子在屋子里没有感受到罢了。”书童不由调笑道。

“是吗?”丁鸿淡然一笑,揉了揉书童的头,全然没有当初在‘两人’的嚣张跋扈,自己怎么可能没有感受得到那股记忆尤深的剑意。

丁鸿抬起头看着天花板轻声道:“你是想告诉我,你来了吗?”

一时间紫金街酒馆被人一剑劈成两半,剑气荡青州的事迹被广为流传,后来故事越传越邪乎,到最后众人都以为是某个隐士魔修作乱青山城,一时间人人都自危了起来,生怕下一个倒霉的是自己。

而这件事始俑者此刻却跟在两个小孩身后,朝着青山城东南角的一个破旧的寺庙走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