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二十五章:阿狗小猫

陆北游帮小女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不得不说青山城不愧是个贸易往来的枢纽点儿,偌大的城都地面一点儿雪迹都没有。

小女孩胆怯的向后退了一步,显然对刚才的陆北游已经有了心理阴影。

陆北游苦涩的咧了咧嘴,“你们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看到陆北游的举动,也心安了几分开口道:“我叫阿狗,这个是我妹妹小猫。”

“小猫?阿狗?这名字有几分意思。”

“我们帮主说了,贱名好养活,在这世道能活得长久一些,运气好了将来长大成人还能睡个棉花,吃几块肉。”

阿狗解释道,提到他们帮主的时候,冻红的小脸不由升起几分激动的潮红,就连身旁的小女孩也是一脸的神往。

陆北游轻咳一声,阿狗才回过神害羞的挠了挠头“我跟你说,我们帮主可是二等高手!在这青山城也是赫赫有名的!”

陆北游看到阿狗自己主动扯到话题上了,开口道:“哦?这么厉害?你们是什么帮派?这青山城有比你们厉害的吗?”

小男孩脸色顿时神气了起来,“我们帮派叫猫狗帮!不是我吹,这青山城就没有我们不知道的事!”

陆北游这才神色郑重起来,看起来自己这次好像运气不错,说不定吊起了一条大鱼。

“这么厉害?你能带我去见识见识吗?我带你们去吃肉。”陆北游开口诱惑道。

“哼,看我心情了。”阿狗看到陆北游语气温和了下来,也不由有了几分胆气。小猫拉了拉阿狗的胳膊,脸上渲染起羞涩的红晕。

陆北游在前面走着,两个小孩跟在身后。

“哥,你真的信的过他吗?万一他把我们卖了怎么办?”小女孩悄悄的趴在阿狗耳朵旁轻声道。

“还不都是你,非要把自己的馒头分给那两个小孩,你都快两天没吃饭了,我的给你你也不吃。不然,怎么会变成这样?”

“对不起哥,他们年龄太小了,我实在不忍心看着他们饿着。”小女孩有些委屈的低下了头。

“唉,放心。我看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太坏的人,如果他相对我们不利,刚才我们就都已经死了。”小男孩终究还是没有生气,摸了摸小女孩的头。

陆北游走在前面,通神修为的他能够清楚地听到十里以外的所有声音,两个小孩的话语也清楚的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嘴角微微一笑,哼着小曲向不久前刚离开的那家酒馆走去。

陆北游带着两个小孩走了进来,小二赶忙招呼,看到衣着破烂不堪的阿狗小猫,眼神不由有些鄙夷,却也不敢说什么。

小猫向阿狗身后躲了过去,阿狗也是脸色涨红的拉了拉陆北游的袖口小声说道:“要不我们还是走吧。”

“走什么走?!”陆北游挑了张干净的桌子坐下,招手让两人坐下,开口道:“你们这儿最好的饭菜都给我来一份,对了,给我来一壶满江红!”

小二看着陆北游愣了会儿,开口道:“客官你确定要上我们这儿最好的饭菜,一份红烧巴江鱼可是要三钱银子的,您吃得起吗?”

陆北游站起来,将身上的‘纯阳’剑身拍在桌子上大声吆喝道:“这就是你们这家店的待客之道?你一个店小二,谁给你的能耐怀疑大爷我,是不是怀疑坐在这吃饭的都掏不起饭钱?信不信我把你这家店给拆了!”

店小二正准备开口,酒馆内的其他客人也是齐齐看向店小二,显然他们听到了刚才的动静。

店小二脸上也有些挂不住,说了一句你等着!转身离开。

阿狗和小猫拘谨的坐在椅子上,双手不知道在哪放,摆在身前。

陆北游看着好笑不由调笑道:“我刚开始见你可是无法无天,现在怎么这么拘谨,这可不像你啊。”

阿狗脸色涨红的解释道:“谁...谁说我拘谨的!我...我可是进过很多次酒馆的人。”

陆北游也不说话,只是托起腮帮子静静的看着两人。

不一会儿,店小二陆陆续续的将菜端上来,最后提着一壶酒走了过来,开口道:“我们店小,喝不到满江红那般的烈酒,我们这最烈的只有桂花酿,你喝不喝?”

陆北游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小二转过身刻薄的说道:“别怪我提醒你们,这一桌子可要五十两,前段时间有个吃霸王餐的已经被乱棍打死,惨死街头。”

陆北游只是开口说道:“这就不用你费心了!”

小二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陆北游心道:你再黑,能黑得过我家掌柜的?一杯热水一千两,你们能比得了?

阿狗和小猫看着桌子上热气升腾的饭菜,不由咽了口口水,一脸不敢相信的说道:“这个真的是给我们吃的!”

陆北游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下,点了点头。

阿狗和小猫没有马上动筷子,阿狗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陆北游鞠了一躬,小猫看到哥哥如此,也是向陆北游鞠了一躬。

陆北游轻笑一声,开口道:“赶快吃吧,一会菜凉了,我还指望着一会儿你带着我去拜访下猫狗帮呢。”

阿狗这才抬起头眼眶中已满是泪水,声音有些哽咽道:“是,公子!”

两人这才开始抓起桌子上的食物狼吞虎咽起来。

陆北游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叹了口气。

这青山城,看来问题不是一般的大,这么小的孩童为了食物,可以说已是铤而走险,这青山城还有多少像他们一样的小孩?

自己虽然不是个好人,可天下这么大,自己真的又能释怀见死不救?

路有冻死骨,朱门酒肉臭。

陆北游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你别说,这桂花酿还真烈,不过跟梦中男子的酒差了不少。

说来也奇怪,从那次梦境出来以后,陆北游再也没有做过那个梦,这段时间倒也是睡得香甜。

“公子,你腰上不还挂了个酒葫芦吗?为什么还要点他们的酒喝?”嘴里塞着一堆食物,手中还拿着一根鸡腿的小猫嘟囔道。

正在出神的陆北游回过神,笑着摸了摸腰间的酒葫芦说道:“这个酒,可是不能随便喝的。”

小猫停止了正在咀嚼的嘴巴,愣愣的看着陆北游出神,笑起来的陆北游可真是好看,都快比得上自家帮主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