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二十三章:北游提酒入青山

陆北游站起身子,感受着身体内的气息流动忍不住长啸一声。

这就是通神境的感觉吗?

任长风叹了口气说道:“世人大多修武道,因为天地灵气缺乏,方才送给你十里灵气入体,已是这块空间所能承受的极限,这个地方要想恢复灵气没个小半年恐怕是不行。”

陆北游点了点头,可是随后任长风说的一句话让陆北游震惊在了当场。

“可是你不必修武道,我要你修仙道!方才送你那篇《回元神本》便是一本伪仙法口诀,用来巩固元神凝实己身。”

仙法?梦中那个神秘男子也曾说过要教自己仙法,可当世真的还有仙人?

任长风看到陆北游愣在了原地,解释道:“你真以为那个天下榜上的高手就当真是天下无敌?这九洲不敢说人口千千万,却也不在少数。当真就没几个仙人了?不说其他的,单就我东周就有几位半步仙人。”

“那为什么他们都选择不上榜?”陆北游彻底被这条消息震惊到了。

“你傻啊?如果他们都上榜了,他们还怎么潜修?这种潜藏的力量谁会选择大摇大摆的公布于世?天机阁留下那小子神出鬼没,但也不敢得罪仙人。不然怕是他自己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任长风指着陆北游,看向牧球球问道:“你什么都没告诉他,就敢让他跟着你学剑?”

牧球球只是淡淡一笑,“告诉他那么早干嘛?让他急着去送死吗?不过也是时候了,老孔告诉他这九洲的势力吧,省得他不知道哪些人该惹那些人不能惹,到最后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本来无趣趴在桌子的老孔闻言,突然兴奋了起来。将手中的热水一饮而尽,开口道::“听老夫慢慢道来,这九洲啊!不过是将大夏大陆分为八大板块,极东之地东周,极西之地凉洲,极南之地南蛮,极北之地北海,四大板块交界之地便是如今的中洲,被人们成为五大洲。古兽林,古戈葬地,鲲洲,乱流域被人们称为四小洲。”

“等等!九洲还有大洲小洲之分?为什么是八个板块?”陆北游问道。

老孔正准备解释,任长风打断他说道:“其实与其说是四小洲,倒不如说是大夏大陆上的四大禁地。妖族栖息之地古兽林,绝死之地古戈葬地,九幽黄泉乱流域,而鲲洲更是天空之城。这些地方寻常人根本就不敢进入,或者说是无法进入,而这些独立出来的禁地却都参与了当时的旷世之战,那一战......”

任长风突然止住了言语,嘴角泛起一丝苦笑,好像想到了什么悲惨往事。

老孔也不在意有人抢了自己的风头,附和着点了点头。

陆北游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道:“我想现在突然告诉我这些,怕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办吧?”

牧球球点了点头,一口将杯中的热水喝完,对着任长风说道:“后院有房间,你自己找地方住吧。对了,把你身上的蟠桃酒给我留下!北游留下,其他人都该干嘛干嘛去。”

听到蟠桃酒,本来还在追忆的任长风一脸慌乱的说道:“不行不行!你怎么知道我出来带了蟠桃酒?就算带了,这次出来也就带了小半葫芦,绝对不能给你!”

牧球球闻言也不生气,淡然一笑,“你把我的店给毁了,我给你要点利息不多吧?或者我给你两个选择:一,留下蟠桃酒,后院给你个房间,你可以暂住几天。二,我亲手从你身上取下来,然后把你打出去!二选一做决定吧。”

任长风脸色抽搐了半天,从腰间取下一个不大的小葫芦扔给牧球球。却恶狠狠地看向陆北游说道:“陆小子,好便宜都让你给占了。唉!”

说完带着莫秧头也不回的向后院走去,老孔也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酒馆内一时也陷入了平静。

“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想问我,可是现在我却不能给你回答。”牧球球率先发声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嗯......”陆北游心不在焉的回答道。

牧球球开口道:“我本来只是准备教你剑意,好能自保。可我没想到你居然掌握了剑道:天衍剑罡,身体里更是有股奇异的东西在保护着你。我在之前也曾探查过你的记忆,发现你的记忆只不过是被封印了。”

陆北游震惊的看向牧球球,她居然能看到自己体内的那股热流,甚至看到了自己的记忆。

“牧球球,我到底是谁?”

陆北游抓狂的看向牧球球,“两年了!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亲人,不知道为什么杀人的时候会那么熟练?不知道我活着是为了什么?曾经有个人问我,你学武是为了什么?我说是为了不再被欺负凌辱,不在被人看不起。可其实我只是想知道我是谁,我到底是谁!”

陆北游突然蹲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脑袋,自己被叫做废人的时候没有哭,自己被人欺负凌辱的时候没有哭,自己遍体鳞伤雪地杀人,浑身是血的时候也没有哭。可时陆北游终于快接近自己的记忆真相的时候,再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哪来什么天衍剑罡的天才,他不过是个想寻家的少年罢了。

牧球球走过去轻轻地抱住陆北游,安慰道:“没关系的,有我在呢,有我在呢!”

陆北游情绪慢慢稳定了下来,牧球球伸出小手擦了擦陆北游脸上的泪痕轻声道:“你想问的,我都会告诉你的,不过不是现在,现在告诉你你依然无能为力,再等等好吗?”

陆北游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急忙站了起来,调整下自己的状态对着牧球球说道:“什么事,掌柜的你说吧。”

牧球球看到回过精神的陆北游,不由轻笑一声,陆北游脸色泛起一丝红晕。

牧球球却不继续调笑,指向青山城方向开口道:“你应该知道青山城两家独大吧?”

陆北游点了点头,“听闻路过的酒客们,是因为利益纠纷导致城主跟丁家不和。”

“没错,我要你去这青山城,不管是谁,让它变成一个人的青山城。”

陆北游点了点头。

牧球球将手中的葫芦扔给陆北游说道:“这壶酒是东周朝堂的蟠桃酒,需用到无数天地灵材才能酿出那么一小葫芦,制作过程更是繁杂,不过你只需要记住,你只要还有一口气在,一口蟠桃酒就能把你从黄泉路上带回来。”

陆北游伸手接过将酒葫芦提在手上,另一只手提着‘纯阳’剑身向青山城方向走去。

“等等!”牧球球突然喊道。

陆北游转身疑惑的看向将自己喊住的小萝莉。

牧球球展颜一笑,开口道::“给我好好的活着回来!”

陆北游大笑道:“好嘞!”

九洲元年初一十三年新春,一身白袍,一手提‘纯阳’,一手提酒葫芦的陆北游踏雪走向了青山城。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