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二十二章:师兄赐礼

陆北游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房间中,急忙察看自己的身体,身上完好无伤,甚至疤痕都没有见到。

体内的热流也没有在体内游动,只是在沉积在丹田没有声响。这是怎么回事?

陆北游不再去想,穿衣下了床,看到床头桌柜的蓝田玉佩随手揣到怀里向酒馆内走去。

只见之前因为打斗几欲坍塌的酒馆,如今却是完好无损。老孔坐在那喝着热水,任寒安无聊的玩弄着手中的水杯,莫秧站在一名中年男子身后,而那中年男子和牧球球议论着什么东西。

陆北游走到桌子前给自己倒了杯热水,任寒安看到陆北游,一脸欣喜,急忙抱着手中的几个点心盒献宝一般的递给陆北游。

“陆大哥你尝尝,这是我父王从东周带过来的点心。特别好吃,我专门留给你的。”

说完,急忙打开一个盒子取出一块点心递给陆北游。

这时候陆北游突然感觉有一头凶恶的妖魔满是煞气盯向自己,陆北游急忙将怀中的蓝田玉佩握在手里,回首警惕的看向目光所在处。

只看到方才跟牧球球交谈的中年大汉死死的盯着自己,那眼神仿佛要告诉陆北游:你要是敢接,你就死定了。

陆北游苦笑的将手又伸了回来,这位大概就是那东周君王,任寒安的父亲吧。

任寒安看到这一幕,赌气的将手中的点心向任长风扔了过去,任长风急忙接在手里,一口塞入口中,一脸的满足。

陆北游一脸错愕的看着这一幕,不对啊!传说中的君王不是杀人如麻,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魔头,个个都心冷无情的吗?

为什么自己亲眼看到的却好像是一个没救的女儿奴?

那中年男子看到陆北游眼神怪异的看向自己,急忙咳嗽两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步走向陆北游。

“你叫什么名字?”

陆北游明显的能感觉到男子故意散发的威严,好像是在故意为难自己。

陆北游硬抗威势身化剑意,不卑不亢微微一躬,“草民陆北游,拜见圣上。”

任长风诧异的看了眼前的陆北游,“好小子,经脉尽废却另辟跷径,以身化剑意。好!很好!你叫陆北游对吧,嗯?陆北游?”

陆北游闻言,心中也是有些欢喜。能从东周君王口中听到很好二字,可是不易。

“不用对他这么客气,这家伙叫任长风,如果按辈分,你勉强可以叫他一声师兄!”

牧球球端起面前的热水杯抿了一口,对着陆北游开口道。

“师兄好!”

陆北游想也不想急忙开口道,管他认识不认识,既然牧球球都说了,这么粗的大腿不抱,说出去自己还不是被人唾骂死。

任长风一脸埋怨的看向牧球球,“在小辈面前也不知道跟我留些面子。”

随后又看向陆北游疑惑道:“你叫陆北游?你跟中洲的陆家什么关系?”

陆北游一脸不解的看向任长风,莫秧也曾问过自己与中洲陆家什么关系,如今任长风又问自己这个问题。难道自己的失却的记忆与中州陆家有什么关系?

“回禀师兄,不知。我的记忆只停留在两年前,除了自己叫陆北游,其他的都不记得了。”

任长风闻言皱起了眉头,伸手将陆北游吸了过来,握住了陆北游的脑袋。

陆北游只感觉自己的意识渐渐模糊,等到意识清醒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任长风已经躺在地上口吐鲜血。

其他人正准备去扶任长风伸手制止,“好小子,看来你身体里住了个不得了的东西。”

陆北游闻言,急忙追问道:“师兄我到底是谁?我体内又有什么东西?还请师兄告知!”

任长风脸上突然泛起一丝潮红,挠了挠头开口道:“我也不知道,我刚才分出一丝神识,想进到你脑袋里看看你的记忆。可还没等我进到深处,突然出现一道剑势将我潜进去的一丝神识直接斩为两半,所以我也不得而知。方才问你你与中洲陆家有何关系,是因为陆家长子也叫陆北游。可是也未曾听说陆家长子失踪的消息啊!”

陆北游呆滞的分析刚才得到的消息,那道剑势怕不是梦中男子施展出的保护自己神识的。而这中洲陆家长子陆北游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陆北游纠结了好大一会儿,开口说道:“其实......”

咳咳咳!牧球球突然咳嗽了几声,开口道:“你师弟都称你一声师兄了,你就不拿出点儿什么见面礼吗?”

看来掌柜的知道些什么东西,不让自己开口怕是不想让外人知道些什么。

任长风冷哼一声,“还让我送礼物?你没看到我闺女都已经魂不守舍了吗?连‘纯阳’都送给这臭小子了!礼物?做梦去吧!”

在场的所有人皆是一脸黑线,任寒安闻言,羞红的将手中的点心盒扔向任长风开口道:“爹!你乱讲什么啊!女儿不理你了!”随后转身向后院跑了过去。

任长风急忙将点心盒接在手中,口中嘀咕道:“这败家闺女,这可都是钱啊!”边说还将手中的点心捻出几个扔到嘴里,真香!

陆北游嘴角抽搐的看向任长风,还东周君王,整个就是一个没救的女儿奴。

方才一脸享受任长风忽然叹了一口气,“我嘴上说着不送你见面礼,可我终究欠了一份人情。如今,既然按照辈分你勉强也算是我师弟,我便送你几样东西,也算是还清了那份情吧。”

陆北游一脸迷茫的看向牧球球,只见她点了点头,随后躬身上前单膝下跪,郑重开口道“师弟陆北游,在此感谢师兄赐礼。”

任长风点了点头算是应下,向前一步一掌按在陆北游头顶。

周围的天地灵气疯狂的向陆北游身体内涌去,充斥在陆北游体内的每个角落,陆北游只感觉到四肢百骸充满了力量,细微到身体内的每个毛孔都有种轻灵愉悦的感觉,随后脑中出现了一段口诀:《回元神本》。

任长风舒了一口气开口道:“经脉尽断不是没有挽救的方法,可是巨...可是既然你家掌柜的在这,也就轮不到我为你操心了。方才我将这方圆十里的天地灵气都灌输在了你的体内,你现在大致相当于通神巅峰的修为。可是由于现在你没有经脉,用一次体内的灵气,便会便会少上一分,修为也会下降一分,不过这也算是送你的一条保命手段。《回元神本》本是李前辈送给我的,既然你跟着你家掌柜的修行,也算是一分同门情谊,我便将它也传给你,切记好生修行。”

随后又从腰间取下一把佩剑样的东西说道:“既然我闺女把‘纯阳’的剑柄给你了,那我便将这剑身也送你罢了,好生收着。至于能不能得到完整的‘纯阳’,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说完将手中的‘纯阳’剑身递给了陆北游。

陆北游抬起头郑重的接过‘纯阳’,再次恭声说道:“谢师兄赐礼!”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