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二十一章:独占两分香火

任长风听到自己被叫小疯子以后,愣在了原地。

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双手因为兴奋颤抖不停,指着小萝莉不敢相信的说到:“你是!你是巨.......”

任长风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小萝莉一脚踹飞了出去。

“你小子可以啊,一来我这儿我就把我的店给毁了!有出息了啊!”

莫秧看到这一幕心道:完了完了!这下死定!自己主子可不是什么善人,如果心不狠,又如何短短数十年一手打下东周,又使其稳定下来。

任寒安也捂着自己的小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父王可是连天下榜上的高手都不敢招惹的存在啊!

任长风从地上站了起来,也不在意自己衣服脏乱不堪。急忙跑到牧球球身前一脸急切地问道:“李前辈呢?李前辈在哪?!”

莫秧跟任寒安一脸震惊,这真的是自己认识的父王(主子)吗?

牧球球向后院大声喊道:“老孔!给我过来!”

只见一个一脸慌张的老头从房间中跑了出来,然后对着牧球球说道:“掌柜的,那小子的伤我已经治好了。”

牧球球没有回应,只是看向任长风指了指老孔,努了努嘴。

“这不就是。”

任长风愣在当场,怎么可能?李前辈可是在今辈之中,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当时自己尚是如今的东周君王,年轻气盛修炼功法差点走火入魔。正是骑着青牛的李前辈路过,教给自己现在的回元神本,才得以摆脱心魔,一步上了两层楼,而当时跟在李前辈身旁的正是牧球球。可自己面前的却是一个卑躬屈膝毫无修为的老头,根本不可能是一个人!

牧球球好像也知道任长风的疑惑,解释道:“你如今也快到了那一步,你也应该知道人分三分香火气,人死气散回归于天地。”

任长风点了点头,“你的意思是?”

“李老头死了,不过老孔占了两分,有我在他大概能聚成三分。”

任长风大声笑道:“不可能,不可能的!李老前辈天下无敌,怎么可能会死呢?你一定是在你骗我!”

牧球球叹了口气,对着老孔摆了摆手,老孔饶了挠头一脸迷茫的退后站在小萝莉身旁。

除两人外,其余人都是一脸困惑。

任长风慢慢止住了笑声,脸色渐渐黯淡下来,“如果你说真的,这个老头凭什么能接下两分?还有就是李前辈他将来?”

牧球球摇了摇头,任长风不由苦笑的点了点头。自己尚未报恩,恩人就先行驾鹤而去,这世间又给自己留下了一份天大的遗憾。

“咳咳咳!打扰一下请问这里之前是不是有家小酒馆?”

正在众人都沉默下来的时候,突然从不远处传来一道声音。

只见一个大汉饶了挠头发,一脸不好意思的问道。

牧球球踮起脚尖绕过面前的任长风,看了看大汉一眼,“带钱了吗?”

“带了带了!”

牧球球伸手一挥,巨剑向天空飞了过去,原本已被化作平地的小酒馆又变成原样。

“那就都进来吧!”

众人都愣在了当场,方才化作灰尘的酒馆转眼又出现在众人面前,这怕是真是是仙人吧!

任长风轻抚着酒馆墙壁闭上眼睛感悟,不多久摇了摇头叹道:“果然如此!”门外的大汉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淡然一笑走进店内。

其余三人也回过神,找到地方坐下。

牧球球从任寒安手中夺过一盒点心扔给大汉“今天没酒,只有一盒点心。愿意吃就吃,不愿意吃就走。”

大汉也不做作,直接打开纸盒捻起两块点心扔到口中,“好吃!”

牧球球小脸一脸奸笑道:“好吃就行,一百两!”

大汉正在咀嚼的嘴角也不由得抽了抽,一百两?这盒点心撑死也不过一两而已!奸商!绝对是奸商!

但是又想到自己来此的目的,肉疼的从怀中取出一个袋子掏出一张银票递给了牧球球。

牧球球拿到银票,眼睛里面冒着小星星,开心的问道:“你喝水吗?”

大汉正准备摇头,“其实.......”

“你稍等,老孔你怎么不涨点儿眼力劲。这大冷天儿的,还不赶紧去后院取壶热水给这位客官热热身子。”

老孔反应过来,笑着说道:“好嘞!客官您稍等!”

一张老脸笑成了一朵灿烂的菊花,任长风实在不敢把眼前的猥琐老头跟李前辈扯上关系,这太丢人了。

大汉摆了摆手,尴尬的笑道,“其实不用了,我来这儿其实是为了.......”

“什么?一壶热水一百两?哎呀!客官您真大方。”大汉话还没说完,牧球球已经伸出小手提前打断大汉的话语。

大汉一脸黑线,自己何时说过要喝热水了?还有,一壶热水一百两?!这不是奸商,这是黑店!这绝对是实打实的黑店!

大汉想也不想从怀中掏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拍在桌子上,“好了,这是一千两其他的东西都不要了,不知道掌柜的够不够?”

牧球球终于收起了自己的笑脸,伸手取过来一条长椅跳上去坐下。老孔提热水过来,给在座的一人倒上一杯。

“说吧。”杯中热气弥漫,遮住了牧球球的表情。

“既然掌柜的说了,我也不多矫情。在下廖铁,青山城城主,来这主要是请掌柜的帮个忙。”

“恩,我知道。而且是从你踏出青山城那一刻起,我便一直留意你的行踪。你先去边关问了几户人家关于我这家酒馆的消息,然后又来到这间店周围却发现已经化为平地,选择先行藏匿起自己的气机。你不敢确信这里是不是你想要寻找的地方,就先假装打招呼询问看到我挥手雪地立新屋,才确认的走了进来,我说的没错吧?”

牧球球端起面前的水杯轻轻抿了一小口,廖铁大笑道:“此行不虚,此行不虚啊!万万没想到你这边关的小女娃居然是如此不得了的人物。”

牧球球不由轻笑一声,伸手将桌子上的银票取了过来,“不在意不行啊,这青山城人人称道的两位神仙的其中一位出了城,我这小酒馆如果不在意,说不定哪天一不留心被人带人给端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廖铁闻声脸色阴沉了下来,自己确实是半步仙人不错。可自从自己出了青山城,行踪便一直被人监视着,自己却毫无发觉。这怎么想都让人感觉不舒服,“你是谁?”

牧球球在空中透过光线看了看银票上的花纹。轻声道,“我?我不就是在你原计划中准备利用的人吗?”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