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二十章:有君入边关

莫秧看到中年男子后,一脸震惊急忙跪下,“恭迎圣上!”

东周君王任长风到访边关!

任长风挥了挥手,“平身吧,在这里无须多礼。”

任寒安闻言抽泣了几声,回首看到中年男子,连忙扑到男子怀中,嚎啕大哭,好像要把之前受到的委屈都发泄出来。

任长风一脸慌乱,急忙将手中的礼物递给站起身子的莫秧,抱起任寒安连连安慰起来。

不多会,任寒安止住了哭声,抹了几把眼泪蹭在任长风的衣服上。

“爹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任长风看到任寒安平缓了下来,舒了口气开口道:“在我书房的纯阳的剑身突然冒出一股剑意,名剑有灵。我便急忙御剑过来了。对了,我给你带了点儿你喜欢吃的点心,你快尝尝!”

任长风一脸讨好的从莫秧手中将几个盒子拿过来打开,只见里面放着形形色色的点心。

东周朝堂距离青山城六千多里,从刚才一战到现在也不过一刻钟。而任长风只用了一刻钟,便从东周朝堂来到了‘两人’,横跨六千里。

任寒安止住了哭声,将点心都收起来。小声嘀咕道:“我要等陆公子醒了,留给陆公子吃。”

任长风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扭头一脸僵硬的看向莫秧,眼神中透漏出一丝冷冽的杀意。

“陆公子是谁?!”

莫秧站在原地浑身颤栗,自己堂堂一个半步大乘的高手,何时如此憋屈!先是被小萝莉吓的出了一身冷汗。现在又感受了自己主子满是醋意的杀气,自己这是招谁惹谁了?

任寒安看到任长风如此盯着莫秧,一巴掌轻轻地拍在任长风的头上,轻声开口道:“不许这样盯着莫爷爷,没有莫爷爷怕是我早就出事了!”

“出事了?出什么事了?”任长风挠了挠头,看向任寒安傻笑道。

莫秧看到任长风转过头,这才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递给他。

“圣上请看,我本来是想传书与圣上。不曾想圣上亲自到来,老臣与公主此行发生的所有事都记载于此。”

任长风闻言,取过书信细细看了起来。任长风脸色越来越是凝重,磅礴的气势砰然爆发,小酒馆内的桌椅器物全部化作粉末!

任长风怒极反笑,“好一个青山城丁家!区区一个一等高手就敢伤我女儿!当真是以为我东周无人!”

话语刚落地,突然一柄巨剑带着悍然杀意从小酒馆顶上的窟窿朝着任长风刺了过来。

任长风大吼一声,双臂大开大合,气势化龙悍然向巨剑冲了过去。

巨剑气势再攀,化作一尊青铜人像,伸手一掌将巨龙拍散。随后又是一掌拍向任长风。

任长风气势内敛,突然怒目,回元神本!向着青铜人像挥出一拳,虚空中带动扭曲的空间裂缝。

砰!拳掌相对,虚空彻底扭曲,肉眼可见的巨大的重旋将小酒馆压塌大半,任长风突然吐血向后退了几步。

“放肆!是谁!”任长风大吼道,凭借自己的修为不敢说称霸天下,可是能让自己受伤的也绝对不多。

那柄巨剑插在了地上,一股气浪再次爆发出来,将小酒馆前堂化作平地,烟尘过后,只见得一个小萝莉站在巨阙的剑柄上嘲弄的看向自己。

“放肆?小疯子!我看你是越来越大胆了!”

.......

“大胆!是谁敢打伤我丁家之人!”

青山城丁家的客厅,一中年男子看着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两人大怒道。

跪在厅下的一行人皆是一脸惊恐,缄口不言。

正在发怒的可是在这青山城只手遮天的丁家的主事人,而躺在地上的正是刚背回来的丁鸿跟三长老。

“丁白衣,你又何必生这么大的气?现在抓紧把他们送去医治才是。”

厅堂中坐了两位老人说道,可但凡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两人脸上皆是一脸欢喜。

这丁家怕也不如外界看到的那般太平。

丁白衣握紧拳头,手冒青筋也不理会,只是继续追问道:“是谁?!”

一大汉抬起头说道:“是一个老头跟一个女童将大少爷和三长老伤成这个样子。”

女童?丁白衣呆了一会儿,两位老人也是一脸好奇。

“大少爷在集市上看到一位少女,心生爱恋好言相劝,却被一个老头打伤。后来请长老出手,才打伤那个老头。”

丁白衣闻言,看向坐在客厅的两位老人,其中一位眉毛也是花白的老人点了点头,“当时,丁鸿这小子告诉我有人在外面辱骂丁家,我便出手打伤了一个老头。”

大汉苦笑着摇了摇头继续道:“可是,谁也想不到那个少女是东周的小公主。而长老你打伤的正是公主的护卫。”

什么!丁白衣跟两位老人皆是一脸震惊!老人身下的椅子瞬间化作一堆木屑。这下怕真是惹了大祸了!

“不过东周公主却说,只要大公子跟一男子比武胜了,之前发生的事便可一笔勾销。后来大公子与那男子战平都昏了过去,便变成了这幅模样。那公主说此事也是一笔勾销。”

三人皆是松了一口气,其中一位老人追问道:“不对啊!那老三是怎么伤成这个样子的?”

大汉突然颤栗起来好像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老人一掌拍在大汉额头上,使其从颤栗中回过神。

“三长老......三长老是被城外一家酒馆的女童一掌伤成这个样子。”

三人愣在当场,堂堂一等大乘期高手,被一个女童一掌拍成这个样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这说出去恐怕没人会信吧?!

过了好大一会儿,丁白衣回过神苦涩的开口道:“去吧,把给他们两人送下去,去请青山城最好的医师给他们养伤吧。”

这青山城这下怕是要乱了,丁白衣看向将两人抬走的方向小声说道:“你又何必如此啊。”

语气中满是惆怅与后悔。

“那些回来的,都杀了吧!”

......

“打听到了吗?”在一间富丽堂皇的书房中,一个身形粗狂的中年汉子抱着一只金丝肥猫坐在书桌前,看向跪在地上的人影开口道。

“回禀城主大人,卑职以探查清楚,那方才被背入城的正是丁家大公子跟三长老。”

“好!”

大汉突然站起来,一掌拍在面前的书桌上大笑道,肥猫跳在桌子上浑身炸毛,口中嗷呜嗷呜的盯向大汉。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丁家也有这么一天。你可知是谁打伤他们的?”

那人影依然没有抬头,“不知,只听说两人是从城外一家小酒馆背回来的。”

大汉沉吟了会儿,挥手让人影退了下去。伸手准备将肥猫重新抱在怀中,肥猫却炸呜一声咬了大汉一口。

大汉看了看被咬的指头,伸手一掌将肥猫拍死在书桌上。

“不听话的东西,就不该留在这世上啊!”

大汉走到窗前,看向屋外的雪景,这青山当真是大好青山啊!但这大好青山却不是自己一人的,可真让人难受啊!

“我是不是应该出去走动走动了。”

随后关上窗户,披上一件貂裘走向屋外。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