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十九章:生死悟出水

丁鸿一刀劈下,陆北游蓄势上挑挡下,转身横扫。

丁鸿汇聚天地灵气在胸前挡住,反手持刀朝陆北游划了下来,大河之水!

陆北游迅速侧身躲过,他现在完全是凭借自己的身体记忆与其周旋,硬碰硬根本不是丁鸿的对手,可丁鸿由于自身经脉天地灵气的加持,全然不在意这一点消耗。

丁鸿再次抛出弯刀,抽刀断水。陆北游俯身躲避,丁鸿如附骨之髓,附身而上一拳打在陆北游身上。

陆北游向后倒飞出去,丁鸿顺手从空中取下飞行的弯刀,一刀侧劈向陆北游,陆北游提剑去挡,再次受到二次冲击口吐鲜血倒飞出去。

陆北游摔在地上,可以清楚地听到到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身体更是鲜血淋漓。

丁鸿不敢放松,断月洪流,手持蓝色月牙,向重伤在地的陆北游冲了过来。

莫秧叹了口气,果然还是太难为他了啊!任寒安已经捂上眼睛不敢再看,牧球球身下的长椅已经化作了粉末。

陆北游看着手持蓝色月牙向自己劈过来的丁鸿,脑中却突然想到牧球球的施展出的第三剑。

莲子入水,蛰伏几季。又是在褪窍化蝉时令,破泥而出。当是生死路上觅新生!

陆北游闭上眼睛,瞬间移动丁鸿身后,一剑刺在了丁鸿右臂上。

破而后立出泥生,青莲破水待蒂落。

陆北游眨眼间又出现在丁鸿面前,一剑劈下,丁鸿急忙出刀抵挡。还没来得及反应,陆北游转瞬又出现在丁鸿左侧,一剑刺了过来,丁鸿避无可避只得忍痛将手中的弯刀向陆北游刺了过去。陆北游忽而又出现在了丁鸿背后,提剑下劈。

丁鸿这次实在躲避不开,只得大吼一声引爆自身的体内的灵气,强大的冲击力向四周扩散开来!

小酒馆由于之前的打砸,此刻显得更是摇摇欲坠,仿佛随时都会坍塌一般!

陆北游瞬间移动到灵气爆炸的范围之外,睁开了眼睛!

丁鸿浑身鲜血淋漓,衣服也已是破烂不堪,披头散发的强撑着站在灵气爆炸的中心。

噗!陆北游也忍不住吐出一口淤血,向身前的地上倒去。强打起精神伸手将‘纯阳’插在地上支撑起自己的身体,马上调动体内的那股热流恢复自己的伤势。

这就是一剑出水啊,破而后立,定位虚空中的某一点,随后瞬移过去。只不过自己由于没有灵力加持,只能靠肉体强行支撑瞬移穿过虚空的后遗症。

感觉自己每次瞬移,那一瞬间身体感觉被撕裂了一般,真真是杀敌一千,自损七百啊!

丁鸿抬起头七窍流血。声音嘶哑道:“没想到前几日被我差点杀死的废人,如今却可以将我伤成这个样子。”

陆北游不甘示弱的回敬道:“彼此彼此,几日前羞辱我的人,现在被我差点杀了,爽快!”

丁鸿抬起左臂从跟他前来的一行人手中取来一把弯刀,“你知道我为什么修炼到炼墟境却能横行青山城吗?”

陆北游强撑着站起身子,再次将‘纯阳’握在手里,蓄势,养势!

“我怎么也没想到,这边关居然有个只修剑意的怪胎!如果是以往,我大概会与你结交。可现在我只能请你去死了!”

蓝色的刀气汇聚在刀刃上,寒气逼人!是刀意!

莫秧愣了一会儿嘀咕道:“原来如此,我说青山城都流传丁家大公子实力惊人,后来一战发现也就一般,看来是藏拙了!”

突然刀意再变,一股惊天的气机从丁鸿手中的弯刀上爆发出来,一弯半月出现在丁鸿身后,周围的光线突然黯淡下去。不过丁鸿也很难维持这种状态,身上不时便又多了几道口子,强行压制这股刀意。

不好!牧球球瞬间移动到陆北游身前,抬起小手准备镇压丁鸿。莫秧急忙护住任寒安,任谁也没有想到:丁家小辈丁鸿居然修炼到了天水刀决的最高境界:斩月!

唯有跪在地上仍站不起身子的三长老仰天大笑,全然不顾口中不断咳出的鲜血。

“我丁家不可辱!”

陆北游笑着拨开身前的牧球球,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轻声道:“相信我掌柜的。”

陆北游看向那一轮半月,一股剑气从陆北游身体向周围扩散,形成一道通天气柱!有龙凤绕气柱盘旋,龙吟凤鸣!陆北游自在后院中模仿梦中神秘男子施展过一剑,也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施展开来!

天衍剑罡!

牧球球原本准备开口的话憋在了嘴中,莫秧傻眼的看着这一幕,任寒安也捂起了嘴巴,本来仰天大笑的三长老突然止住了笑声,愣在当场,原本还要挑战陆北游的通神两人早就被吓瘫在地上。

“请君赴死!”

刀剑碰撞在一起,只见一弯半月砸向通天气柱,龙凤从气柱中飞出,张口将半月吞入口中。

丁鸿手中的弯刀化成粉末,龙凤威势不减朝着他冲了过来。丁鸿已是再无一战之力,只能硬生生抗下这一击,胸口凹陷了下去,身体却没有倒下。

他扭头看向任寒安,眼神尽是祈求道:“求你...放...放过...丁....”

话语未完,整个人便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陆北游身边的白色气柱也已消逝不见,只见他单手支剑半跪在地上,衣衫褴褛浑身鲜血淋漓,眼睛闭合已然也是昏了过去。

两败俱伤,酒馆内已是鸦雀无声。

牧球球几步走到陆北游身前蹲下,抚摸着他的脸轻声道:“你就不知道求求我啊!”

“带着地上那两个人快滚!不然别怪我控制不住自己杀了你们!”

牧球球从陆北游手中取下‘纯阳’,将他背在背上,头也不回对身后的一行人说道,她怕现在回头控制不住自己杀光在场的所有人。

一行人急忙从地上将三长老和丁鸿背了起来,准备往外逃窜。

“等等!”任寒安拦住一行人的脚步。

“等丁鸿醒了,告诉他!此事已了,这次暂且饶他一命。不过有机会我会去拜访他的!”

一行人急忙点了点头,背上两人便就往店外跑去。

牧球球背起陆北游往后院走去,莫秧和任寒安想要伸手帮忙。牧球球回首瞪了两人一眼,一瞬间两人仿佛从她瞳孔中看到了尸山血海,以及一个试图逃脱囚笼怒吼的妖魔。

莫秧被惊起一身冷汗,他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眼神!这是杀了多少人才堆积起来的煞气啊?自己杀人也不少,可跟刚才牧球球比起来,简直是滴水与天澜相争。

“噗通!”

任寒安跌坐在地上,双目无神,已然已被吓得痴呆了。莫秧急忙灌输灵气给任寒安。

任寒安回过神扭头看到莫秧,忍不住扑到老人怀中大哭起来!

自家公主自幼受到万千宠爱,何时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

莫秧轻拍任寒后背连连安慰道,眼神却看向后院的方向,一个身材娇小的女童背着一个年轻人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

“打扰一下,今天酒馆开张吗?”

小酒馆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位披了件黑色大衣的中年男子。

笑道,“哦!对了!我刚从东周过来,顺便还带了几份小礼物。”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