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十七章:萝莉不好惹

陆北游运转剑意,提剑相迎。刀剑碰撞在一起,陆北游退后几步。

丁鸿诧异的看向陆北游,阴阳怪气道:“哟,这才几日不见,你居然能挡下我一刀。看来这几日你有所奇遇啊!”

陆北游冷哼一声,这一刀他挡的并不轻松,方才自己动用了剑意与他碰撞,但是丁鸿根本没有用任何招式。

“接下来这几刀你可要接好了!别我还没有尽兴,你就被我玩死了!”

丁鸿浑身气机突然转变,身体围绕蓝色的天地灵气,手中的弯刀更是寒气逼人。

天水刀决一式,大河之水!

丁鸿反手持刀,跳在半空转身向陆北游侧劈下来。蓝色的天地灵气化作一条瀑布向陆北游倾泻下来。

陆北游蓄势,迎面一剑劈了过去。

自己现在唯一与丁鸿能抗衡的,大概只有牧球球口中的天衍剑罡,但是自己没有天衍剑罡的修行功法,也只能模仿梦中神秘男子那一剑靠蛮力劈向那条灵气瀑布。

刀剑相撞,灵气瀑布被一剑劈成两半。可是陆北游手中的铁剑却断裂变成废铁,自己也扛不住灵气的冲击,向后倒飞出去。

丁鸿凶残一笑,将手中弯刀向陆北游甩了过去。

天水刀决二式,抽刀断水!

那弯刀化作一条蟒蛇,向陆北游咬了过来。

陆北游避无可避,伸出手臂护在胸前。

就在这时,莫秧突然出现在陆北游身旁,伸手将他揽在身后,对着飞来的蟒蛇大吼一声:“吼!”

吼声惊天动地,声音化作一头猛虎一口将蟒蛇吞掉,失去灵气加持的弯刀掉落在了地上。

陆北游头疼欲裂,只感觉自己耳朵被声音震的近乎失聪。而正在打砸店铺的众人也都痛苦的捂着耳朵蹲在地上。

在场的只有丁鸿调动自身灵气加持己身才得以站稳身子。

弯刀飞回丁鸿手中,看向莫秧阴狠狠道:“你们果然躲在这儿!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

莫秧没有理会丁鸿,转身对仍没有从刚才吼声中缓过来的陆北游尴尬一笑,抱拳作揖算是表达歉意。

突然一股清流从陆北游头顶向四肢蔓延,瞬间变得清醒。

“东周朝堂御赐功法:虎啸龙吟。人有三魂七魄,虎啸镇三魂,龙吟压七魄。本来说想给你讨来这本功法的,不过其实换来蓝田玉佩也不错。”

牧球球等人已经站在自己身后,方才也正是牧球球一掌拍在陆北游的头上,将他从离魂状态拉了回来。

陆北游看向丁鸿带过来的一行人,都目色呆滞的捂着耳朵蹲在地上。

陆北游从怀中取出蓝田玉佩,看向牧球球疑惑道:“这玩意儿比那功法还厉害?”

牧球球点了点头,那闻声而来的任寒安看到陆北游这一举动,小脸上又是布满红晕。

丁鸿见众人都来到中堂,却无视自己在那里闲谈起来,更是怒火中烧!调动全身灵气将手中弯刀全部包裹起来,宛若一弯蓝色月牙。

天水刀决第三式!断月洪流!

丁家在青山城当着安逸的土皇帝,并不只是因为垄断了青山城八成以上的商铺生意,更是凭借一手刀法血腥镇压了其他势力的挑衅。

而天水刀决据说是丁家老祖宗在一次仙途末路前一座古道生死台上赢回来的,算得上是二等刀决,更是听说曾经有人用这刀决一刀斩断了月光,在天下也是小有名气。可是从仙途末路后,在没有人修到斩月这一步。

丁鸿手握月牙向众人冲了过来,刀气凌冽四散,小酒馆墙壁上被不时溢出的刀气砍出一道道裂缝。

莫秧对着众人做了个捂住耳朵的手势,随后怒目张口喝道:“嗷!”

一道蛟龙虚影从莫秧口中飞出,与丁鸿手中的月牙碰撞在一起。

丁鸿手中的弯刀被这一吼断裂,那条蛟龙虚影威势不减继续朝丁鸿扑杀了过来,小酒馆也颤动了几下。

蛟龙吞月!

丁鸿却没有丝毫慌乱,只是后退一步一脸嘲弄的看向捂着耳朵的众人。

“镇!”

就在蛟龙虚影即将扑杀丁鸿的时候,突然从虚空中走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轻叱一声!蛟龙虚影被这一字镇压在地,随后消散不见。而方才被一声虎啸逼出三魂的众人也都清醒了过来。

众人看向这不速之客。

莫秧一脸严肃,那头发花白的老头从虚空中走了过来,天地灵气在他脚下一步化作一道实质性的台阶。

牧球球在陆北游耳旁轻声嘀咕道:“一等高手!”

陆北游叹了口气,该来的终究是来了。不过说好的高手都很少露头呢?怎么自己身边的高手都跟大白菜一样不值钱的往外冒?

丁鸿朝着老人跪了下来,大声喊道:“多谢三长老出手!”

跟随丁鸿前来的一行人也跟着跪在地上。一等高手啊,只在口口相传的故事中才会出现的神仙般的存在!

那老头闻言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下来,随后看向任寒安开口道:“小鸿子你果然没有骗我,确实是个不错的女娃,我要了!其他人我给你们个机会留个全尸,全都自裁吧!”

莫秧跟陆北游闻言,愣在一会儿大笑起来。

那老头看到他们的反应,只到以为他们是被吓傻了,鄙夷的看了莫秧一眼开口道:“看来终究还是需要我亲自动手啊!”

说完老头随手在虚空中一抓,天地灵气凝结出数柄刀刃。手指轻轻一绕,刀尖指向众人。

突然一股巨量的天地灵气从小酒馆上砸出一个窟窿,朝着老头压了过去。老头不屑的抬了抬头,屈指一弹,那数柄飞刀朝着倾泻而来的天地灵气飞了过去。

却没想到那天地灵气化作一道巨剑的形状一剑劈来,那数柄刀刃瞬间化作粉末。

老头又是挥手,天地灵气化作盾牌挡住巨剑的威势。

就在这时,突然一只秀足出现在老头头顶,将他一脚踢在了地上。随后那秀足的主人不依不饶追上了去,对着躺在地上的老头又是踹了起来。

一边打一边说道:“让你站的比老娘高!让你给老娘倚老卖老!让你在老娘的地盘耍威风!”

丁鸿愣在当场,这跟自己计划的剧本不一样啊!自己知道自家三长老喜好少女,便用其做诱饵请出三长老出手。就算知道任寒安身旁跟了一个半步大乘的高手又如何?三长老可是实打实的一等高手?就算当时自己被小萝莉踢出了酒馆,他也不信在这边关有超越大乘期的存在!可是现在这一幕却刷新了他的认知。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这可是大乘期高手!伸手便可断山的大佬级别的存在!却在一家小酒馆被一个小萝莉暴打,甚至毫无还手之力。

一名大汉扭过头看向身边的同伴,满是疑惑的说道:“这真的是一等高手?”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