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十六章:四剑青莲

老孔提着东西走进后厨,看到陆北游在吃东西,有搭没搭的闲谈起来。

不多时,陆北游吃饱喝足,从后厨走了出来打了个饱嗝。走到牧球球门前敲了敲门,小萝莉打了个哈欠从房间了出来。

“吃好了?”

“嗯。”陆北游点了点头。

突然牧球球一手化剑向自己劈了过来,霸道凌然,陆北游急忙避开。

陆北游反应过来急忙喊道:“掌柜的你干吗?”

牧球球不应,又是一剑劈向陆北游,凌冽阴寒,陆北游侧身躲过,却被气浪冲倒在地。

却未停手,又是一剑劈向躺在地上的陆北游,如抚耳清风,陆北游急忙岔开双腿。

那一剑劈在了庭院地面上,地面瞬间四分五裂。

陆北游头上直冒冷汗,这是要杀了自己啊!自己最近太放肆了吗?自己什么时候惹她了?

牧球球施展出最后一剑,呼出一口气甩了甩手。

看向陆北游说道:“刚才这三剑便是接下来我要教你的剑意,记下了吗?”

陆北游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心里万马奔腾。你刚才差点杀了我,怎么可能有心思去注意这个啊!

对了!陆北游突然想到自己跟梦中神秘男子学到的那一剑,急忙盘坐起来看向牧球球开口道:“掌柜的,你说剑道只分剑气和剑意,还有没有其他的剑道,例如仅凭气势便能伤人的那种。”

牧球球闻言,愣了会点了点头说道:“有!”

“人有天赋之分,不可否认勤能补拙,但有些人生来便是天赋异禀。而有些剑道鬼才更是生来便掌握靠气势杀人的剑道。那种剑道被称为天衍剑罡,在以前掌握这种剑道的人,无一不是后来名震天下的大剑仙!可是自从仙途末路以后,这种剑道便再也见不到了,配合修行的剑诀也是石落泥塘不见踪影,现在知道天衍剑罡存在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陆北游听到了这些话楞在了地上,梦中那个与自己神似的男子送给自己的礼物居然是天衍剑罡!经脉尽断被称作武道废人的自己,居然是可以成为大剑仙的存在?!虽说天衍剑罡的修行剑诀不见踪影了,但陆北游相信自己迟早有一天会找到它的!

梦中男子还让自己跟他修行仙术,自己当时居然因为害怕拒绝了!那他送给自己体内的那股热流,肯定也不是什么普通的东西!

牧球球看到陆北游的傻样,以为是被自己的话给打击到了,上前安慰道:“你也别泄气,作为你的主子,我肯定不会让你受欺负的!”

牧球球走到盘坐在地上的陆北游身前,俯下身子在陆北游额头轻轻一点。

陆北游脑中突然出现一篇剑诀:《青莲意剑诀》

牧球球看向陆北游开口道:“接下来你就练这个,等你修成三剑的时候,也算是在这世道有一份自保之力了。”

陆北游接收到了这份突如其来的额外惊喜,眼睛忽然有些犯疼。

这几日自己从一个被人欺辱的店小二,变成了如今一剑斩炼武的店小二。而这一切都源于梦中那神秘男子跟牧球球。

陆北游揉了揉眼睛看向牧球球,轻声说出一句:“球球谢谢你!”

牧球球没想到陆北游突然会说这句话,脸色泛起一丝红晕,咳嗽了一声“没关系!谁让我是你掌柜的!保护你是应该的!那什么我困了,你自己慢慢领悟吧!我先去睡了!”

急忙摆了摆手,凌空几步瞬间回到了自己房间。

留下陆北游躺在院子中消化刚得到的剑诀。

《青莲意剑诀》共有四剑,一剑出水波澜不惊,二剑蒂落凌冽阴寒,三剑开莲霸道凌然,四剑莲生唯我独尊。每施展一剑,下一剑威力就会加上一分,剑剑相叠,施展到第四剑可以轻松斩杀二等高手。

出水,蒂落,开莲,莲生。

完全是一枝莲花从出水到结出莲蓬的过程,也是剑意从弱到强的过程。

而刚才牧球球却只施展出三剑,而且施展顺序却与给予自己的剑诀的顺序完全相反,难道剑诀可以反着练?

牧球球回到房间,小脸红扑扑的钻到自己的被子里,不时从被子中传出一阵嘿嘿嘿的傻笑。

陆北游知道自己已经不是那个经脉尽断的武道废人,心里也已是乐开了花。

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掉身上的灰尘,哼着小调向后厨走去,去拿不久前自己放在柴房的铁剑,准备参悟《青莲意剑诀》的第一剑出水。

然而陆北游在后厨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看到老孔撅着屁股蹲在灶火前捅来捅去,上前问道:“老孔,你看到我之前放在厨房的那把剑了吗?”

老孔回过头,看向陆北游不确定的说道:“是这个吗?”

说完从锅灶中拿个一把烧成炭黑的铁剑,陆北游一脸黑线,老孔居然拿着自己的剑,当成柴火棍用去挑柴灰。

陆北游捏了捏拳头,咯吱咯吱的响了几声。脸色阴沉的看向老孔,阴恻恻的说道:“说吧!老孔你想怎么死?”

老孔尴尬的挠了挠头,将手中炭黑的的铁剑递给陆北游,小心翼翼的问道:“现在还给你晚吗?”

陆北游扯了扯嘴角,大声喊道:“老孔受死吧!”

老孔急忙将剑扔在地上抱着头,大声喊道:“不准打脸!谁打脸谁是孙子!”

就在这时,酒馆内突然传来嘭的一声,随后又传出来摔东西的声音。

陆北游停下来,“老孔,你进来的时候关门了吗?”

老孔松开手,点了点头。

不好!陆北游急忙从地上捡起铁剑就往酒馆内跑了过去,老孔也迅速从地上站起来跟上。

丁鸿最近十分愤怒,自己看到一个娇滴滴的美人便上前调戏两句,却被一个老头打了一顿。自己好歹也是个归墟境的高手,却毫无招架之力,一怒之下请出家中坐镇的人物把老头打成重伤!可那老头居然重伤还带着那个娇滴滴的美人跑了!

自己带人跟着踪迹追了过去,却被一个看起来不到十一二岁的小女孩给踢出了酒馆!

打成重伤被抬回去不说,回到家告诉父亲始末后非但没有得到安慰,还被自己父亲一顿臭骂!就连以往看到自己大气都不敢喘的蝼蚁,看到自己被抬进丁家也是指指点点。

不由更是怒火中烧,昨日除夕在家又是重伤不能出门。今日请青山城上等医师为自己治好伤势以后,带着一队人马来到“两人”。

丁鸿看到小酒馆的招牌,咬牙切齿的说道:“今天我非要砸了你不可!”

随后一脚将小酒馆的门踹开,向前一挥手大声喊道:“给我砸!出事了算老子的!”

身后的一行人闻言,大叫一声闯了进去,开始打砸酒馆内的东西。

这时候陆北游急忙提着铁剑从后厨冲了过来,看到这一幕眼睛瞬间变得通红。

“都特么给老子住手!”

丁鸿看到陆北游出现,眼神死盯着他大声喊道:“给我砸!给老子继续砸!要是谁能把店拆了,大爷我重重有赏!”

对着陆北游阴恻恻的笑道:“既然他们还没出来,我就先拿你这个废人祭刀!”

说完,从腰间抽出一把弯刀向陆北游冲了过来。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