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十二章:以剑意杀炼武

毒寡妇擦掉笑出来的眼泪,看着陆北游说道:“小公子看来还没有分清现况啊!”

陆北游闭上眼睛,感受手中枯枝的结构。

毒寡妇看到这一幕,也不在意。

“你不会以为我能做到大当家的位置,完全是靠我这副皮囊吧?”

陆北游睁开眼睛嗤笑一声。

“难道不是吗?”

这时候,那群土匪也靠拢了过来,毒寡妇一挥手,众人都站在毒寡妇身后不再前进。

伸手从后面的众人中拽出一人,毒寡妇捏着那人的脸笑吟吟说道:“你看这臭男人,我给他点甜头,他就点头哈腰做我的床上客,可是时间久了,再美妙的玩物也会变得无趣。那我又该如何继续让这些男子继续伺候我呢?”

陆北游不说话,全身紧绷不敢放松警惕。

毒寡妇脸色突然狰狞,手掌做刀势,将手中男子的头颅砍了下来,鲜血如注。

陆北游看到这一幕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这个女人对自己人居然这么狠。毒寡妇身后的大汉也不由退后了几步。

毒寡妇脸色妖邪,舔舐着手上的鲜血。阴沉沉的说道:“要靠实力啊!我父亲被杀,身体被人玩弄。却也知道迟早有一天自己会像其他女人一样玩腻被杀,所以我就用自己的这副皮囊去勾引上任首领,让他教我武功。他们喝酒吃肉,我修炼。他们下山抢劫,我修炼。他们发泄兽欲,我还在修炼。可能那个臭男人自己都不知道,我境界竟然晋升如此之快,短短两年便达到了炼武境。最后啊!我将他勾引到床上,在他快要到达顶峰的时候,我将匕首插进了他的脑袋!再后来,谁对我不服,我便杀谁!这座山寨也被我控制在手里,我却不准他们再下山烧杀抢掠,想来他们对我也是怨念极深吧!”

毒寡妇的言语,让陆北游更是心寒。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甚至比蛇蝎还要恶毒!

“话也说完了,所以,小公子你怎么选呢?是否愿意当我的床上宾?”

陆北游背靠枯树,衣服破烂不堪满是血迹,此时体内的伤势也恢复了几分。

“我虽然同情你的身世,可是却没有用破鞋的习惯。”

毒寡妇闻言,面色渐渐趋于平静,向前一挥手:“杀了吧!”

转身向山寨的方向走去。

杀!身后的大汉闻言皆向陆北游冲了过去。

毒寡妇也不看,轻声叹道:“多好的一副身子啊,可惜自己尝不到了。”

这时她突然觉到身后一阵凉意,急忙转身伸手格挡,却依然被砍开一个口子。

毒寡妇后退几步,看向陆北游。

只见陆北游一只手扶着枯树,握着枯枝的手臂下垂,身上尽是鲜血。

他面前十几大汉身体都被斩成两半,鲜红色的血液融化了积雪。

陆北游感受到毒寡妇的目光,也是朝着她嘴角勾了起来,像极了那人们口中古兽林中恐怖的妖魔。

怎么可能?那家伙只不过是个身体优越于其他人的普通人,而自己已是炼武境界的体修,身体早已经过天地灵气的洗礼,岂是普通刀剑能够伤的了的。

毒寡妇却也不敢掉以轻心,急忙调动体内经脉中的灵气修复自己的伤势,浑身泛起红色的灵压,在这昏暗的夜色中格外显眼。

陆北游脱手离开枯树,挥了挥手中的枯枝,只见虚空中荡起了几道波纹。

这就是剑意啊!

陆北游方才闭上眼睛便受到了枯枝的气机,也明白了所谓剑意不过是与外物的切合,从而使外物发挥到最大的威力。

在自己一直反追杀大汉时,不断体会到这种感觉。当那十几大汉冲上来时,陆北游便借势一剑挥了过去,只见到一道气浪斩了过去,那些大汉都被自己一剑分尸。鲜血滴落在身上也毫无察觉。

陆北游,成了!

“没想到这位公子,居然深藏不漏将奴家手下屠戮殆尽。看来公子势必也要对奴家下手,那奴家可不能留下公子了!”

说话间,毒寡妇已经冲了过来,红色的灵压汇聚在拳头上辉了过来。

陆北游再次将手中的枯枝向毒寡妇劈了过来,毒寡妇好像感受到了枯枝格外的危险,急忙收拳,秀足在雪地中一踏来到陆北游身后。

陆北游一剑斩空,面前的雪地被劈开几米长的沟壑。

毒寡妇快速挥出一拳,陆北游急忙收势,反手将枯枝向身后挥去。

枯枝与红色的灵压碰撞在了一起。

手中枯枝断裂,陆北游向后躺飞出去,摔倒在雪地里吐出几口鲜血。

毒寡妇也不好受,后退几步,手掌也是鲜血淋漓。

陆北游凭借枯枝抗住了炼武境体修的一拳。

毒寡妇脸色阴暗了下来,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还有一手阴招,明明体内毫无灵力运转,却能依靠一根枯枝伤到自己,如果自己学会这一招。

想到这里,毒寡妇眼睛不由一亮,看向陆北游娇声道:“这次倒是奴家看走了眼,不过我觉得公子未必还有一战之力,不如跟奴家做个交易如何?”

陆北游躺在地上,感觉四肢百骸都断裂了一般,体内那股热流虽然快速的活络自己的身体,可伤势实在太重了,一时间也恢复不过来,只能尽量拖延时间。

开口说道:“说来听听?”

毒寡妇慢慢靠近陆北游说道:“小公子刚才那招枯枝化剑,奴家很是喜欢。不知道小公子能否忍痛割爱?奴家在这里保证,只要小公子将其传授与我,我亲自将小公子送下山去。”

陆北游冷哼一声,这个女人真把自己当成涉世未深的小娃娃了?只怕自己刚把剑意的修行方式告诉她,转眼自己就会命丧当场吧!

陆北游开口道:“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骗我?万一我教给你了,你却出尔反尔杀了我怎么办?”

毒寡妇笑吟吟的说道:“看来小公子是不打算穿授予我了,那奴家只好将公子四肢斩断带回去慢慢问了。”

说完便向陆北游走了过来,陆北游看了下自己身旁有两个大汉的尸体,手中正是追杀自己时的刀剑,不由撑起自己的身子向尸体旁靠了靠。

毒寡妇再次调动起体内的灵气,向陆北游冲了过来。

在快接近陆北游的时候,陆北游突然从大汉手里夺过来一把刀,借势刺向毒寡妇。

毒寡妇挥拳格挡,正欲再向前攻击陆北游时,陆北游体力已恢复不少,从另一个大汉手里夺过一把剑一剑向毒寡妇劈来。

毒寡妇避无可避,只能调动经脉中的所有灵气在自己的拳头上,正面迎向这一剑。

啊!!!

毒寡妇尖叫了起来,这一剑直接穿过她灵气包裹的拳头,将她的手臂斩了下来。

陆北游不敢掉以轻心,趁势再次反手刺向毒寡妇。

毒寡妇避无可避,最后只是回头看了陆北游一眼,嘴角微微勾起倒在了雪地里,一剑穿心。

陆北游两剑过后,瞬间瘫痪在了雪地中,刚才身体的伤势并未完全恢复,使出两剑已是用尽了所有力气。

陆北游强打起精神,走到毒寡妇身旁坐下,看着面前死后嘴角上扬的女子,心中也是感慨万分。

唉!世道黑暗,尽是可怜人啊!虽说最后身死,但这对毒寡妇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本来想用最好的头颅酿一壶满江红,看来自己是喝不成这壶酒了。

陆北游从地上站起来,捡起那把已满是鲜血的剑,回头看了眼那依旧亮着灯光的山寨。

趁着夜色,踉踉跄跄的下了山。

陆北游终究没有割下那女子的头颅。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