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十一章:雪地逃亡

陆北游急忙向旁边滚了过去。

“哟!看来这位公子反应还挺快的嘛!奴家现在越来越喜欢你了怎么办?”

陆北游急忙站起身子,见到刚才与自己交换衣物的女子笑语盈盈的看向自己。在其身后,还跟着几十名大汉,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陆北游冷哼道:“果然是你!”

女子捧着自己的脸蛋,自怨自艾道:“唉!公子你说,你杀了我的面首,是不是应该有所赔偿啊?”

陆北游只是打起了所有精神,右手反握住短匕,身子微微下倾,做出了最佳的防守姿势。

女子看到陆北游的反应,大笑起来。

“小公子当真是翻脸不认人啊!方才还看到我不穿衣服的样子,现在却持刀相向,看来也是个薄情的人儿。“

陆北游冷哼道:”我可没你有能耐,怕不是那个男人的呼喊让我心生警惕,我现在已命殒当场。”

女子脸色阴暗了下来。

“好小子,没头没脑的就敢来我这儿杀人,你好大的胆子!”

陆北游不以为然,杀都杀了,自己杀的几个人怕不是手上的人命比自己还多。

“给你两个选择:一,死!二,留下做我的面首,尝腻歪了这里男人的滋味,倒是想尝尝小公子的味道。”

女子掏了掏身后两个大汉的裤裆调笑道。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对破鞋不感兴趣!”

陆北游突然爆发,转瞬跑到屋子内的窗户,一刀劈开逃了出去。

女子嗤笑道:“小公子,你跑得掉吗?”

随后对身后的大汉们说道:“谁能抓到他,我陪你们三晚上,怎么玩都可以哦。记住!抓活的!”

身后的大汉闻言,大吼一声便冲了出去。

天色已晚,九洲即将迎来新的一年,雪势渐大,而陆北游却在此时在雪地中急奔。

身后几十大汉在后面穷追不舍。

陆北游在丛林雪地中奔跑,并不时寻找最佳的遮挡物,身体越来越流畅,这好像是一种本能。

这时陆北游突然感觉身后一丝凉意,急忙转身用短匕格挡,一支利箭的冲势将陆北游向后打退了几步,这时一个大汉追了上来,陆北游急忙身体下垂,反手持刀,纵向从大汉腋下穿了过去,将大汉身体劈划开一道大口子。

陆北游不敢停留,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体能有限。这次失败,往下跑肯定是不行,因为牧球球现在不知道是否在两人落脚的地方。

就在陆北游迟疑的时候,这时又是几只箭矢冲了过来,避无可避,只能挥刀斩断四根,却仍有一根插入了陆北游的肩膀。

陆北游不敢迟疑,急忙找到一处遮蔽物,将箭矢拔了出来。

痛!刺骨的痛!

这时又有几个土匪靠近,陆北游手握短匕急速的向其中一人划去。等到其他人反应过来时,那人已经躺在雪地中。

陆北游转身就跑,一面躲藏,一面急忙运转起自己体内的那股热流,修复刚才的伤势。转眼间伤口便止住了鲜血,自己的体力也得到了恢复。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陆北游愣了一会儿,没想到这股热流效果这么好!陆北游面色渐渐变的邪恶起来。

猎人们都知道一个道理:当猎物被逼到一种地步时,便会张开自己的兽牙临死反扑。所以经验老道的猎人都会选择慢慢的耗死猎物。

而此刻一直被追杀积了一肚子怒火的陆北游,终于开始展露出自己兽性的獠牙。

隐匿,杀人,快速移动。隐匿,杀人,快速移动。

身体渐渐熟悉了这种节奏,杀起人来也越来越流畅。

即便是自己被砍了几刀,也丝毫不在意,调动身体内的热流快速回复自己的伤势。

猎物终于变成了猎人。

那些追杀的土匪,好像也发现不对劲,单独前去抓陆北游的人都没有回来,一行人便汇聚在一起。

陆北游也停止了自己的反追杀,靠在一块石头后面,查看起自己的伤势。

一共身中利箭三处,被砍了十二刀。而自己一共杀了十六人。

战果累累。

“哟,小公子挺厉害啊!我派出去追杀你的人,却被你反杀不少。”正在陆北游放松一些心神时,陆北游背靠的石头上突然传来一道娇媚的声音。

陆北游急忙向后退去,只见那山寨中的女子撑着一把油纸伞站在石头上。

如果不是陆北游知道女子的身份,怕也是会觉得是个娇媚的人儿。

陆北游转身头也不回的就要继续逃窜,突然面前出现一只秀足一脚将陆北游踢飞。

陆北游不敢犹豫,急忙忍痛翻身,却见到那女子微笑着站在自己面前。

“忘了自我介绍了,奴家叫做毒寡妇,承蒙各位兄弟的喜爱,是黑风寨的大当家的。是炼武境高手哦!”

陆北游咳嗽几声,急忙修复自己受伤的部位。

“我呸!承蒙喜爱?怕不是在床上的喜爱吧?”

语音刚落,毒寡妇将油纸伞一扔,一腿踢了过来。陆北游不退反进,提起短匕向毒寡妇劈了过去。

却发现自己一刀好像劈在了岩石上,自己却被踢飞了出去。

陆北游趴在雪地里,身子好像要散架了一般,胸口一闷吐出一口淤血。正欲再站起身子,却被毒寡妇一脚踩在地上不能动弹。

毒寡妇娇笑道:“小公子人不大,嘴倒是有几分厉害,就是不知道床上的本事如何了。”

陆北游又是咳出一口鲜血,忍痛张口嘴道:“那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可不是什么公子!不过是一个酒馆的小二罢了。”

毒寡妇闻言,又是一脚踏在了陆北游身上,本就重伤来不及修复的身体,更是濒临支离破碎。如果不是陆北游体内的那股热流一直在修复着他的伤势,只怕此刻的陆北游已经命丧当场了。

看到陆北游的惨状,毒寡妇眼睛漏出一丝猩红,舔了舔舌头,低声说道:“没关系,奴家可不介意。看公子身体如此硬朗,不知道把你坐在身下,每耸动一下,便在你身上划一刀该是多么美妙的滋味啊!”

陆北游忍痛,手指一勾,将手中的短匕刺向毒寡妇的眼睛。毒寡妇伸手一拍,将短匕拍向一边。

就在这时陆北游急忙忍痛翻身,将毒寡妇从自己身上推开。

随后退到一棵枯树旁,背靠枯树,从枝杈上摘下一根枯枝指向毒寡妇。

毒寡妇看到这一幕,不由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小公子,你怕不是以为这根枯枝可以伤到我吧?”

陆北游抹掉嘴角的血迹,阴狠的说道:“不是伤你,是要杀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