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十章:以血贺新春

陆北游当然想知道牧球球到底是谁,可是他却不希望是在这种情况下告诉自己。

大抵心中想的是小萝莉迟早有一天会主动告诉他吧。

陆北游走到山脚时,便开始在丛林中寻找遮蔽物。

纵使自己有几分胆色,但是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一路走来,陆北游一面感悟刚才小萝莉施展出来的剑意。

陆北游一路潜行,约莫了下位置,大致是到了山腰,便见到一座山寨。

陆北游望去,大约十来座屋子。在山寨中可以看到的土匪约有二十来人,至于房子里有多少人自己便不得而知了。

已到除夕,即便是山寨也早早的挂起了红灯笼,贴上对子,从仓库中倒腾出不少囤货。

陆北游想了想,便趴在距离山寨百米外的雪地中。感悟着身体内的那股热流,等待夜晚的降临。

毕竟月黑风高,才是杀人夜。

其实陆北游刚才还有一个问题没有问牧球球,如果按照牧球球的说法,练剑分为两种:剑气和剑意。

那自己当时在后院中模仿梦中男子挥出的一剑又是什么?

不是由内而外,亦不是由外而外,当时的自己感觉只是一种气势便有那般威力,那这又是什么?

陆北游想了想,便不想了。等自己回去再问吧。

夜晚来临的很快,陆北游趴在雪地里,身体内有那股热流的存在,也不觉得寒冷,天空洋洋洒洒的下起雪花,不一会儿陆北游趴的地方便成了一座雪堆。

天色渐昏,陆北游开始行动,从雪堆中爬出,向山寨匍匐爬行过去。

像极了一只雪地中待捕猎物的豹子。

到了晚上,山寨开始喧闹起来,吵闹声不绝于耳,除夕当是辞旧迎新。

陆北游越来越靠近山寨,这时候突然走过来两个酒气熏熏的大汉。

“嗝儿!头儿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也不下山去抢东西了。之前最喜欢跟着老大下山,我跟你说山脚下的小村姑姿色是真的不错,前段时间被老大掠上山,他家老头居然还想求情,被我一刀砍死。后来老大用完,我还尝了一口鲜,那滋味啧啧啧!”其中一个大汉打了个酒隔,一边脱裤子说道。

“是吗?”

“那是!我跟你说......”

大汉转过头正欲说话,却只看到生前的最后一幕,一柄短匕划破了他的喉咙。而刚才跟自己一起走过来的大汉早已躺在了雪地里,鲜血如同鲜艳的花朵,于这冰天雪地中绽放开来,鲜艳夺目。

陆北游盯着手中染血的短匕,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感受。

明明是第一次杀人,却没有感到丝毫的恶心。

反而,心底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畅感,不知道是因为杀人,还是因为刚才大汉所说的言语使自己异常愤怒。

陆北游有些迷茫得心道:两年前的自己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感觉这些杀人技巧好像是自己骨子里的东西,如此的得心应手。

随后拍了拍脸,平缓了下心情。

继续隐匿于黑暗中,做那个捕杀猎物的猎人。

陆北游来到山寨的篱笆墙旁,从缝隙中看了过去,只见到山寨的庭院中一群人在那里大笑着喝酒吃肉,庭院中间有几个衣着轻薄的女子面色麻木的在那里跳舞,不时还有几个大汉过去摸几把,不过却被其他人给拉了回来。

陆北游观察了一会儿,发现这里好像并没有他们的头领。

随后,陆北游看向山寨当中最高的屋子,那里铺红挂灯,在庭院中的大汉却不敢接近,看来那里才是头领的房间。

陆北游想了想,如果自己从庭院中穿过去。那么自己现在肯定是过不去,刚才那两个大汉的衣服已经沾满鲜血肯定也用不了。

擒贼先擒王,斩敌先斩将。自己不是牧球球,如果牧球球在这,只怕一剑过去所有人都会死吧!

正在陆北游两难之际,他突然看到有一女子端着果盘向屋子中走了过去。

陆北游暗道一声好机会,从旁翻墙而入一把将女子拉到房间中。

女子先是惊恐,正欲大叫。陆北游伏在女子耳旁轻声道:“别怕,我是来救你们的!”

那女子身体瞬间停止了抖动,点了点头眼眶中瞬间溢满了泪水。

陆北游松开捂住女子嘴巴的手,轻声说道:“你一会儿把衣服脱下来,穿我这身。我进去把那个头领给宰了,还你们一个自由身。”

那女子跪倒在地抽泣道:“只要公子能帮小女子报杀父之仇,莫说让小女子脱下衣物,即便是让小女子自刎当场,小女子也在所不惜!”

陆北游没想到这个女子跟这山寨头领居然有如此血海之仇,又联想到刚才自己杀死的两个大汉的言语,不由问道:“你便是那山脚下的小村姑?”、

那女子抬起头,垂帘欲泣“公子认识小女子?”

陆北游点了点头,说道:“我会替你报仇的,现在快点将我们两个的衣服调换一下。莫要使外面的人起生疑。”

那女子点了点头,也不避讳便在陆北游面前脱下了衣物。

陆北游急忙转过头,脱下自己的衣物与女子做下调换。

换好衣物后,陆北游本就身材高挑,一身女装也是显得清新脱俗,高挑诱人。

陆北游对女子说道:“你且在这里等着,莫要出去,不然定会给你引来杀身之祸。”

女子点了点头,陆北游将短匕藏在身后,端着果盘向那首领的房间走去。

陆北游发现,周围的人都诧异的看向自己,但看到自己走向头领的房间却也不敢阻拦。

进入房间后,便看到一个背部壮硕,背后满是伤疤的大汉躺在一个温泉池子里休息,白色的雾气从池子中蔓延开来,想来这才是这帮人的首领吧!

那首领听到了陆北游的脚步声,转头调笑道:“美人怎么来的这么晚啊!我都等不及了!”

陆北游没有说话,端着果盘缓缓靠近首领。首领看向陆北游貌似有些面生,疑惑道:“你是最近被抢来的?”

陆北游不答话,只是脚步更快速的靠近首领。首领这才感觉到不对劲,大声喊道:“你是......”

还没有等首领说完话,陆北游已经抽出短匕一刀扎在了首领的喉咙上,打断了他的话语。

气喘吁吁的抹了把头上的冷汗。

这个除夕夜,注定是被血染的大红颜色,看起来更是喜庆!想来明年是个好年,可惜大汉却看不到了。

终于是完成了任务,陆北游上前正准备从大汉的喉咙上拔下短匕,割下头领的头颅。

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劲!

从自己翻身到院子里以后就不对劲,一起都太顺利了。别的女子都被拉到庭院中跳舞,却唯独方才那个女子没有。自己将女子拉到屋子里,那女子却能第一时间便将恐慌镇压了下去,沉着的请求自己为其报仇。而且在自己来到这个房间的途中,那些山贼看到自己身上这身衣服,流漏出的表情并不是垂帘,而是慌乱!他们为什么慌乱?最可疑的是这首领,身为山贼的头目,被刺杀第一反应不是格挡反击,而是呼救!这些不管怎么看都不符合逻辑。

难道是?!不好!陆北游突然反应过来,急忙从大汉喉咙上拔下短匕。

这时突然门外一支箭矢应时而至!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