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七章:偷吃萝卜的少女

陆北游清扫了下后院的积雪,随后走向后厨,准备做早饭。

陆北游打开储存着时蔬的罐子,却发现罐子封口好像被人打开过。

不由疑惑起来,店里昨夜就只有自己,掌柜的和老孔。

牧球球早早的就回到房间酣睡过去。照以往的经验来看,除非自己做好饭去叫她,否则肯定是赖在被窝里不肯起床的。

老孔更是不可能,烂醉如泥,昨天发生那么大的事情都没醒过来,这半夜更不可能。

难不成闹鬼了不成?

陆北游随手拿起灶台旁的擀面杖,警惕的在后厨查看起来。

突然,陆北游发现后厨角落的柴火动了几下,急忙走了过去。陆北游一只手握紧擀面杖,一只手轻轻的拨开柴火。

只见那柴火下面一个少女窝在一个看起来浑身破烂的老头怀里酣睡着。

少女身上穿一身看起来华贵却已经破烂不堪的蓝色棉袄,头发凌乱,脸蛋上满是黑色的碳灰,嘴里带叼着一小节胡萝卜。

老人靠着墙角,一头白花披散开来,衣服破烂不堪,可以清楚的看到身上受伤的疤痕,甚至还有伤口在渗血,四肢瘫在地上,显然已经是半生不死的状态。

少女睡梦好像感觉到了一丝凉意,迷迷糊糊的睁看眼睛,看到陆北游一脸错愕的盯着自己。

陆北游警惕的问道:“你是谁?”说话间,举起手中的擀面杖,蓄势待发。

少女正欲开口说话,嘴中的胡萝卜掉在了地上,眼眶中瞬间溢满了泪水,好像受到了莫大的委屈,看起来楚楚可怜。

少女也不顾自己的形象,急忙从老人身上爬起来,拉住陆北游大声哭道:“求求你!求求你!救救莫爷爷,救救莫爷爷,”

陆北游闻言皱了皱眉头,轻轻撇开少女拉着自己的手,走到老人身前,将擀面杖放在地上,伸手搭在了老人的手腕上。

脉搏时断时续,甚至有几秒感受不到脉动,显然已经没救了。

陆北游正准备松开手转身告诉少女这一噩耗时,突然发现自己体内的那股热流从自己的指尖向老人体内过渡了过去。

陆北游一脸错愕,方才老人已经近乎停止的脉搏,现在也渐渐趋于平稳。

少女看着陆北游愣在了当场,以为老人没救了,不由嚎啕大哭。

陆北游正在出神,听到少女的哭声,转过头恶狠狠地说道:“别给我哭了!再哭就给我滚出去!”

少女好像被吓到了一样,一时间也止住了啼哭。

陆北游也感受到自己语气是有点重了,平复了下心情说道:“他没事,你跟着我过来。”

陆北游背起老人来到后院自己的房子将其放下。

少女也跟了过来,然后抽泣了几声,怯怯的问道:“莫爷爷真的没事了吗?”

陆北游点了点头,少女松了一口气,忽然向地面倒去。

陆北游急忙抱住,用手指测了下鼻息,发现少女只是昏睡了过去。

陆北游收拾了一下自己房间,将少女放在了老人身旁。随后拿了条被子给两人盖上,叹了口气。

这都是什么事啊?看刚才两人的穿着,八成是昨天丁鸿要找的两人,今天却被自己发现藏在了自家厨房的柴火堆下面。

这倒也无所谓,毕竟自家的萝莉掌柜已经跟丁家结仇,将两人留下也已经问题不大。

可是,刚才自己体内突然又出现那股热流,到底是什么东西?

梦里那个神秘的家伙到底是谁,又为什么帮自己?

“咳咳咳!”陆北游转过身看向发声处,只见老人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

老人睁开眼睛警惕的看向四周,当看到少女躺在自己身旁酣睡后,不由轻舒一口气。

随后镇定的看了下自己周围的环境,又闭上眼睛感受了下身体的伤势,这才睁开眼睛看向陆北游。

笑着说道:“想来就是这位少侠救了老夫一命,大恩不言谢,老夫当尽力偿还这份恩情。”

陆北游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说道:“你现在这里休息,我去做点吃的,有问题我回头再来问你们。”

老人点了点头,陆北游转身离开了房间,来到院子中看到自己方才用一根柴火劈出的裂缝,刚才仍有些压抑的心情明朗了许多。

陆北游将粥熬在灶火上,放上几个馒头,又从咸菜缸中夹出一根腌黄瓜,切片装盘。

随后转身先去老孔房间,先捂住自己的耳朵,随后一脚踹在老孔身上,老孔杀猪般的叫声响彻整个房间。

来到牧球球房间,只见牧球球又和以往一样,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好似一个圆鼓鼓的大包子。

陆北游摇摇头,轻车熟路的掀开被子,将还在酣睡的小萝莉唤醒。牧球球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声音娇憨的说道:“北游,饭做好了吗?我好饿哦。”

陆北游说道:“做好了,不过掌柜的,刚才我在厨房的柴火下面找到了昨天那个丁鸿要找的那个少女和老头。”

小萝莉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说道:“没关系,先吃饭,吃完饭再说,饿死了。”

陆北游点了点头,拉着洗漱中的老孔来到厨房,两人一起将饭端到了中堂,陆北游来到自己房间唤老人出来吃饭,牧球球也洗漱完毕来到中堂。

白粥小菜,那老人坐下以后吃相却异常难看。

老孔不由嘀咕道:“比我还没出息。”

饭后,四顾无言。

老人率先张口打破了局面。看向三人抱拳道。“在下莫秧,从东周而来,此次多谢在座的各位相救。”

牧球球擦了擦嘴,拍了拍小肚子,打了个饱嗝,随口问道:“那个女孩是谁?”

老人看三人中,好像以说话的面前小萝莉为主,便向牧球球解释到:“那个是我孙女,叫莫寒安。”、

陆北游也不说话,老孔欲言又止,却被陆北游拉到后院。

老孔看向陆北游,表情一脸为难。

陆北游说道:“说吧,到底想说什么?”

老孔纠结了一会儿,靠近陆北游小声说道:“小心点儿那个老头,他不简单。”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