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仙道

第9章 叫你贱

“祖师,你看他这是什么功夫?”一个先天武者问龟禅道人,他也曾设想过,若是自己对上百里功,决计做不到这样。

“此法甚是巧妙。”龟禅道人道,“以柔克刚能做到如此举重若轻,真乃千年不遇的奇才,老道也是晋升金丹期才逐渐领悟的,那时老道已经数百岁了,为此老道不知寻遍了多少武学宗师,向他们学习探讨,才慢慢地运用到实战中,想不到南天才十几岁就能做得如此举重若轻。”在场的人都知道龟禅道人这话是什么意思,龟禅道人在他们眼中就是奇才,而南天更是超出龟禅道人,现在出来的南天更是千万年难得一见的奇才,毕竟人家才十几岁,满打满算,就算人家从出生下来就开始习武也只不过十几年,而龟禅道人虽然不是学习了几百年,但也是数十年以上啊,这么一比,唉。。。。。。

场上的争斗已经接近了尾声,谁都看得出来南天是越打越精神,百里功是越打越萎缩,最后形成了南天手拿柳条抽打百里功,边打边骂:“叫你用剑,叫你用剑,叫你剑,叫你贱,你贱,你贱。。。。。。”

突然,南天感到不对劲了,天府里的蟑螂恶霸嘀咕道:“还真是个天才。。。。。。”南天突然感到脑海中多出了几道口诀,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古怪的字,但不知为何自己却能读下来,读音晦涩难懂,他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不光是南天,龟禅道人也感受到了南天的不对劲,人影一晃,直接将百里功带出了南天身边。然后袖袍一挥,五根旗杆出现在空中,“五龙禁阵!”龟禅道人轻喝一声,五支旗杆向周围飞去,围着南天转动起来。

龟禅道人又从储物袋里抛出一把剑器,将十几个先天武者放了上去,自己也推出了十里之外,五支旗杆之间的距离也迅速拉大,“下!”龟禅道人一掐法诀,五支旗杆插入地上,周围涌起了阵阵青雾,“难道真是天地间的异类,就连突破先天武者都这么大的动静。”龟禅道人喃喃道。

阵中的南天盘坐在地上,口中一遍又一遍的念着古怪口诀,体内真气一遍又一遍在经脉中运行。武者突破到先天武者是一个质的飞跃,体内真气不断被压缩,纯化,让经脉扩张,过程虽然异常难熬,但是一旦熬过将会有巨大的好处。

南天感到经脉出奇的胀痛,体内的真气不受控制的运行,不断冲击着经脉以及丹田,南天感到丹田就像要胀破了一样。“走火入魔!”南天想到了这四个字。天上雷声阵阵,渐渐地半边天都黑暗了,弟子们都惊恐莫名,龟禅道人一阵暴喝:“镇静!”这一声里含有了精神力量,起到的震慑作用很明显,更何况还是一群凡人,只不过是强壮点的凡人。

“所有人都集中到谷中。”龟禅道人将所有人都聚集到谷中,这时,天越来越暗,不一会儿就全部暗了,龟禅道人神识一扫,并没有发现在外的弟子,于是又拿出了几套阵旗,布置了几套防御阵法,还布置了好几张高级符桊。无边无际的黑暗不停的蔓延,天空中唯一的光亮就是不是的几道闪电。

修为越高的人就越能感受到闪电的可怕。

流云宗密室。

“难道是天儿?”北宫望惊道。

眨眼而至。“老道,真的是天儿?”北宫望急切的望着龟禅道人。

“不错,正是南兄。”

“怎么回事?”

“若是老道所料不错,必是突破先天武者的征兆。”

“怎么可能!?就连老子晋升化神都没有这么大的动静!”北宫望一脸的不信。

流云州外。

“难道有人飞升?”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人喃喃道。接着掐指一算,突然间面色大变,就在此时,一道雷光闪至,老人灰飞烟灭。

一个不知名的荒漠。

祭坛之上立着一位身材曼妙的妇人,年纪不大,约莫三十多岁,“七星夺月阵。”妇人口中轻吐。

数十个身穿淡黄色的女子围成一圈,然后又是数十个女子围成一圈,一共围了七个。每人手中一套阵旗,“布阵。”妇人的声音很小,在场的人却听得清清楚楚。七个圈不停地变换位置,祭坛上的女子恭敬地拿出一把小刀,隔开了自己的手腕,将血滴在了祭坛上的小圆盘之中,口中念道:“弟子第十五代紫星圣女,以紫星之血为供奉,请祖师为本门卜上一卦。”几个呼吸后,布阵的女子全部爆体而亡,紫星圣女被一道闪电击中,灰飞烟灭,仙界某个九天金仙被一道闪电击中,灰飞烟灭,他死前一秒,手中还拿着一张龟壳。

仙界。

天道宗太上长老天道真人,“人界有异类,窥天镜的反应这么强烈,我倒要看看那个异类有如此之大的能力。”天道真人口中向窥天镜吐出一道白气,结果画面中只有漆黑一边。“崩!”窥天镜化成粉末,又是一道闪电降下,九天玄仙的天道真人重归轮回。

这样的事在寰宇之中不断上演,不管修为多低,哪怕是凡人,只要你对此事进行了占卜行为,就会被一道闪电砸中,接着就灰飞烟灭。修为高的,就算是神界的神祖,占卜了此事,也会被一道闪电击中,与天地同寿的神祖是不死不灭的,但是被那道闪电击中后,轮回里都不见人影了。

这一切南天当然不知道,他现在只感受到痛苦,皮肤象被火灼烧一样。事实上,他体内的真气不停地在经脉中运行,最后的去向却是天府。天府还不能实体化,只能在南天丹田之中形成一个虚影,但是真气却被虚影鲸吞了,然后又放出了,质量高出了很多,但是数量缺少的可怜,最终流出来的只有头发丝那么多,少了可不行啊,少了我突破不了啊。于是南天不要命的吸收天地灵气,说来奇怪,按照古怪口诀来,天地灵气都像是不要命似的涌向南天,然后经脉又是钻心的胀痛,丹田又像是要撑爆了一样,结果都被天府虚影鲸吞了,流出来的还是头发丝那么多,只不过是不间断的头发丝了。。。。。。

时间不停的过着,白天黑夜都分不清楚了,反正过了很长时间,因为龟禅道人听到了~~~呼噜声,还不止一个,声音那决计是小不了的。。。。。。

南天的体表渗出了一层又一层的黑色物质,这就是洗髓了。接着吸收的天地灵气又不断地淬炼南天的骨肉,那痛苦更是加倍,饶是南天这么不怕痛的人也痛得冷汗直冒,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嘴角渗出了丝丝鲜血,双眼的眼珠就像是要突出来一样。引起炼体,这才是第一步!

南天周围有一层薄雾笼罩着,吸收天地灵气的正是这层薄雾。薄雾呈透明状,隐约能看见像火上面的的那一层被灼烧变形的空气。北宫望担心南天的安危,用神识去查看,想不到刚穿透了五龙禁阵,神识刚触及南天,他周围的薄雾直接将自己的神识吸收了,北宫望大骇,急忙收回了神识,这一下子就让他受了伤。

龟禅道人道:“天道,任何人都不能干涉,任何人都无法干涉。”

阵中的南天感觉到似乎多了些什么东西,但又说不出到底多了什么东西。。。。。。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