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仙道

第8章 战斗

时间不够,南天并没有等到擂台打完,而是去挑战第二名去了。第二名是龟禅道人手下最得力的先天武者的二弟子,大弟子是第一名的刘剑雨。

百里功用剑,一旦用剑,就连刘剑雨都不能胜他,因为他一旦用剑就是玩命。这是强者,南天相信,若是能和他生死相搏一次,这次将毫无悬念的进入先天武者。但对于这样的对手南天感到很是头痛。

打吧,他不一定打得过自己,这货肯定不会像李天一那样打不过就停了,一旦打不过自己了,谁知道他会不会用剑?一旦用剑,那自己就是必死无疑了,当然前提是自己不用剑。若是他用剑,自己不用剑,那是必死无疑,若是自己用剑,先不说打不打得过,刀剑无眼啊,我只不过是为了突破一下,不想被你杀啊,也不想杀你啊。

所以南天只得将龟禅道人请来了,让他在那种生死攸关的时刻出一下手,龟禅道人点头答应,百里功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要是一不小心被南天杀了,那可不划算了。他就从来没想过南天会败。

于是乎就出现了两个擂台赛。这边的观众只有十几个人,但各个都是先天武者。

“我叫南天。”南天对着对面之人说道。

“百里功。”也是很简短的三个字,百里功又道,“你的武器?”

“我的武器只用来杀人,不同来切磋。”南天对上了百里功的眼睛。

“若使用来切磋,就侮辱了武器,因为这不是它们的使命。”

百里功道:“不得已的时候,我会拔剑。”“你一旦拔剑,就注定不会活着回去了。”“废话少说,让我百里功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能力留住我。”

在场最惊讶的莫过于李天一的师傅,怎么可能?听自己徒弟说,他用手挡住了自己的腿,可是现在人家正生龙活虎的和比自己徒弟更厉害的人比武,这是怎么回事?按照他的说法,那一腿就算自己接下,也得痛个几天,更何况还是个没有突破先天的武者,难道真有这样的妖孽?

场上的南天可没觉得自己是妖孽,他反而觉得这样的速度还是慢了。百里功跟李天一相比,并没有厉害多少,但南天应付起来却比对上李天一艰难很多,原因就是百里功无比的专一,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就算是受伤他也毫不慌乱,非得将自己要出的招出完,这样即使自己受伤,对方也要受伤,而南天本来就差与他,若是受伤的话,就差得更远了,所以南天不敢受伤,所以应付起来无比的艰难。

南天辗转的用上了前世学习的各种武功,却发现,自己为了应付百里功的一招,得用上好几招来拆,这样下去就算自己的招数再多也很快用完啊,不行,不能用这种方法。他是这么想的,百里功也是这么想的,从来就没见过这样的人,自己出什么招他接什么招,以前和人比试就没见过这样的,哪有人光接招不还击的?丫的在不还击,老子的招数就用完了!不行,不能用这种方法,得换种方法。

这种想法的一致直接导致了在接下来的一瞬间,就像是彩排过一样,南天瞬间就化被动防守为进攻,招招凌厉,而百里功呢,本来凌厉的进攻突然之间就成了拆南天进攻的招数了,两者之同步,让在场的先天武者都叹为观止:这种配合,自愧不如啊。

接下来就简单了,南天越打越顺手,百里功越打越叫苦,这叫什么事,那人莫非是妖孽?一会用这种招数,一会又用那种,你丫到底跟谁学的?这么杂,你咋学的?还运用自如,就像本来就应该这样似的。。。。。。

走错一步,举盘皆输,百里功就是这样,错了一步,以后的危险就层起不跌。南天招招致命,百里功只得拼了老命去拆南天的招,虽然明知道南天不会伤及自己的性命,但是这么多前辈看着,输了丢不起这个人啊,更何况师傅不在身边,等他回来了知道自己丢了这么大的人,还不得杀了自己啊,那老家伙又死要面子。。。。。。

南天的招式越来越凌厉,速度力量都达到了重生以来最佳状态,百里功应付起来简直就叫做度日如年。一不小心被南天在胸口踹了一脚,立马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又继续打。这次他也换了方法,不再防守了,也和南天一样进攻了。但是这么一进攻,他又后悔了,若是像刚才那样防守,自己还能坚持片刻,可现在,想防守都防守不了了,现在除了进攻以外别无他法。

一拳,又是一脚,再是一脚,又一拳,南天毫不留情的开打,丫的,老子学了这么多年,对打?

无奈之中,百里功只得拔剑。南天一见百里功受自己一拳而不加抵抗,就知道改拔剑了,行啊,你丫拔剑,老子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突破了,哈哈,快拔快拔,老子忍不住了!飞身退后,果然一道白芒就出现了。

“用剑?”南天装出脸色很难看的样子。“拿出你的武器。”百里功冷冷道。

“你就这么想死?”南天嘴角扯了扯,“你已经输了,收手还来得及。”

“少废话,拿出你的武器。”

南天身上没有武器,随手折下一根柳枝,道:“今天让你见见我的绝学,让你看看什么叫以柔克刚。”南天想到了前世看的小说《倚天屠龙记》里的情节。

“你找死!”百里功大怒,你敢侮辱我?一剑劈下。

“百里师侄杀气太重。”一个先天武者叹道,“若是对敌时都是这种心态,终身都突破不了先天境界。”

“师兄所言极是,大师兄手下弟子杀气都太重,杀气固然是战力的一部分,但是若是杀气太重反而影响了自身的发挥。”

“你们的说法都过片面了。”龟禅道人开口了。

“上古奇门千道,大能无数,自有杀气过重者,但杀气过重未尝不是好事,杀气重的人一旦突破先天境界,法力提升将会比其他人要快得多。但是境界的提升快导致心性不稳定,以致易入魔。上古时期有一道叫做血杀道,该道之人人人杀气外露,战斗力远胜同阶,甚至于越级杀人。”

“祖师的意思是?”

“若能消除,自当尽力消除,毕竟武修一道能在这个年龄就有如此成就之人少之又少,未尝成为不了武修一道的强者;若是不能消除,就放任自流,放出去历练,增强杀气,寻本血杀道的功法,以后入魔也好,主血杀也好,都是他的事,我们只不过是引路人。”

虽然觉得并不妥当,但只得叹道:“祖师所言极是。”除了这两种方法,实在是没有更好的了。

场上的百里功并不知道,他一心只想杀掉南天,他想不到的是南天也是这么想的,你在用点力,再逼近点,我就要突破了,再近点,再近点。。。。。。

百里功没想到自己就算使用剑也胜不了南天,自己明明用尽全力劈下的一剑,却被他的柳枝一搭,然后一带,自己竟会感觉到力量全部用在了空处,就像是死命一拳,却像打在了棉花上,可真是郁闷之极。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