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仙道

第2章 捡到宝了

“那个,今天兄弟来是有事要哥儿几个帮忙。”南天也不跟他们几个啰嗦,直接就开门见山了。

“南少,看你这话说的,咱哥儿几个什么关系啊,你只管说——不过连您都办不成的事,估摸着咱哥儿几个也没多大用了。”其中一个少年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

南天道:“这件事不难,你们都知道我家的紫檀椅吧?”

“这个当然知道。”

“这么好的东西当然知道。”

几个人接着嘴。

南天赞道:“果然见多识广,那种东西都知道——现在本少爷就是要跟那样的东西。”

众人大汗。

唐桂道:“南少,这样的东西就你南家有一个,连朝廷都没有,你叫我们哪儿弄啊?”

“这个,也不是要那么好的东西,就是要那种……那种有灵气的东西。”南天总算想出了一个形容词。

一群人皆是不解,纷纷问道:“有灵气的?”

“什么叫有灵气的?”

“我们又没闻过,怎么知道有没有灵气?”

南天无语了,他也不知道什么叫做有灵气的,不过他想应该是玉石类的东西有灵气,在比如珍贵的木头什么的,总之贵重的东西有那种感觉的可能性大一些。

于是他很是霸道的道:“你们把身上最有价值的,最珍贵的,最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让本少爷分辨分辨。”

迫于各方面的压力,各位纨绔公子只得将身上的好东西都拿了出来。

南天一件件的查看着,但是越看他的头摇得越是厉害。

“唉!”

“唉!”

“唉!”

接连几声叹气,南天失望了,这么多就没一件能让他的脑海有感应。

终于,在看到李家的李南广的东西时,脑海中突然一阵跳动,虽然动静不是很大,但是南天还是大喜,他含情脉脉的注视了李南广几秒钟,眼中说不出的温柔。

李南广打了个冷战,往后一缩,颤颤巍巍道:“南少,您这是要干什么?小弟没听说过您好这口儿啊!”

“李兄,小弟有个不情之请。”南天和蔼可亲的说道。

李南广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道:“南少,您还是吼我吧,这样……小弟着实受不了。你是不是看上我的玉佩了?你要是看上了就拿去,咱俩这关系……”

“哼!”南天怫然不悦,“咱们打交道了这么长时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们还不知道吗?以我的身份,还会白拿你的东西吗?”

“不、不会。”李南广头摇得拨浪鼓一样。心中默默想着,要是你不会,整个铁罗国就没人会了。

南天哼了两声,慢悠悠道:“其实兄弟不是看上了你的玉佩,像这等货色,我南家都是论斤的,不在乎这么眼屎大的一点。我是觉得你这包玉佩的手帕挺新颖的。”说着就拿起了手帕。

李南广大呼一口气,这块玉佩是他花了大价钱才弄到,他心中自然是千百个不愿意给南天。不过这块手帕的话,精致倒是挺精致的,是他花了十两银子在那啥,表弟那儿骗来的。

李南广他挺着胸道:“南少,不就是块手帕吗?别跟兄弟说那客气话,嗯,给你,咱这感情,一块手帕算什么,别说手帕了,就是这玉佩,兄弟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南天眯着眼睛道:“真的?那我就收下了,那玉佩暂时放你那儿搁着,明儿个我派人去取。就这样了,你们都来感受一下,就是跟这手帕一样的气息,只要有了就赶紧通知我,至于好处的话……哥儿几位不是都想逃避家主之位这件事吗?有我的帮助,你们几个就是想当家主都当不了?”

“真的?”

闻言,几个纨绔少爷都是两眼冒光,“南少,你要真能帮我躲过去,我保证倾尽全力也帮你找到。”

“对对对,我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发动家族力量寻找。”

“我回去后首先就是去家族宝库找,第一时间给南少送去!”

“……”

听得他们在那儿立誓,南天笑了,还是有希望就有动力啊……

南天心满意足的回到家中,南天小心翼翼的拿出手帕,只觉得脑海之中“咚咚咚”的跳动,根本停不下来。

按照内功的理论,南天将手帕贴着丹田放着,一接近丹田,跳动就厉害了,按照前世内功心法走了几个大周天,跳动越来越强,有马上突破的迹象,但就是有一层东西隔着。

南天做好了准备,一遍又一遍的运行大周天,而脑海中跳动也越来越强,有一种被针刺一样的痛楚。那根针不停地刺,不停地刺,越刺越重,越刺越快。

南天睁开了眼睛,浑身直抖,由于牙齿咬得太厉害,嘴角溢出了丝丝鲜血,浑身直冒冷汗。

“唔!”他一声闷哼,晕倒在地。

等到他醒来的时候又是头疼欲裂,不过在他甩了甩脑袋让自己清醒了一点之后,他突然觉得脑海中好像多了些东西。

南天强忍疼痛,站了起来,来到床上坐下,展开了前世的他认为最难的内视之法。

他惊奇的发现自己的丹田成了灰蒙蒙的一片,给人的感觉是无边无际。在他的脑海中多出了一座胸围磅礴的宫殿,像史前巨人,直耸云霄,全体乳白色,显得圣洁异常。宫殿三丈处有个牌匾:天府。

看着这两个字,南天的脑海中多出了许多信息,似乎都是与天府有关的。顾不得理会那些帮助文件,南天直接走进了天府。不过里面什么都没有,和丹田处一样,灰蒙蒙的一片,无边无际。

找来找去,愣是没找到除了这灰蒙蒙的不知道什么东西之外的东西。南天郁闷不已,什么东西啊,无缘无故跑到我身上了,你说跑就跑吧,起码你有点用啊,什么用都没有你来干嘛啊?

无奈之下南天只好重新去看那些帮助文件。看完了后,南天是激动异常啊,天啊!捡到宝了……

根据帮助所说的,天府是一处独特的空间,与天地的初开时的混沌一样,整个空间还处于初始化状态。也就是说需要自己开发。里面的各种法则都没有诞生,时间空间等法则都需要主人制定,主人的能力越强,所能指定的法则的限度就越大。

天府本身提供有修炼功法,就是那几个鬼画符的字:天府神功,世间只此一本,欲购从速……

天府神功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功法,主人的能力到了一个程度,它能够自动升级,修炼的越高,所拥有的权利就越大。这也是最吸引南天,最让他动心的一点,什么法则都有自己定,那岂不是说我放一块石头进去,就可以拿出一块金子吗?一想到这,南天直流口水。

于是南天回归身体,大叫道:“露儿,去拿我块石头过来。”

露儿是他未过门的妻子,东方家的最小的女儿,今年才十五岁,这丫头不知道什么回事,就喜欢跟着南天屁股后面转悠。

闻声,东方露儿就赶快拿来个石头进来。

“给,南哥哥。”东方露儿说着就坐在了南天的床上,咧着嘴,两个可爱的小虎牙龇着。

“露儿,南哥哥给你变个戏法,你跟南哥哥睡一觉好吧?”南天恶毒的笑着。

“露儿本来就是南哥哥的人,随时都可以,都可以,都可以跟南哥哥睡的……”说着,小脸就红了,但眼睛却笑成了月牙状,这得多高兴才能笑成这样啊……

南天大汗,不过还别说,小姑娘长得那叫一个漂亮,在皇城都算是一等一的美人胚子,除了身材还没怎么发育好之外,其余的那叫一个标准。自己貌似还是个初哥呢,第一次给了这么个小丫头倒也不吃亏……我擦,想什么呢,丫头才十五岁,放在地球上就是个初中刚毕业的……

摆脱了那些不健康的想法,南天干咳了一声,“露儿,这事等会再说,现在看看南哥哥变戏法好吧。”

“好啊!”

南天手握石头,按照天府口诀,大喊一声:“收!”本来天府神功上说这个可以收的,但是石头貌似还在南天手上……

“不对?”南天又看了一遍,喃喃自语,“是这样啊,怎么收不了呢?”南天疑惑了。于是又仔细的从头一字不漏的看了一遍,这才明白:“丫的,非得第二层的时候才能收普通的石头。”

旁边的露儿睁着个大眼睛不知道怎么回事,南哥哥今天这是怎么了?不是说变戏法吗,怎么这样啊?

南天看着东方露儿一副期待的模样,黑着脸道:“露儿,这个,南哥哥去洗个澡,洗完了再变啊!”

“洗澡?露儿要跟南哥哥一起洗。”一说到这,露儿就来了兴趣。

南天脸上直冒黑线,这孩子,是不是早熟啊?这么小就想这么多,以后还得了。而且起码要等到发育的差不多的时候再说那吧,不然就你这小身板,也没意思啊……

南天只好跟东方露儿解释:“这个,露儿,要跟南哥哥洗澡也可以,不过要等到,等到你那个……”说着就对着露儿比划了,两只手伸到露儿的胸前,“要有这么大的时候就可以跟南哥哥一起洗澡了。”

东方露儿脸上一红,然后神色一黯,“这么大,得长多久啊。”又看了看自己的,低着头,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不过还没等南天安慰,东方露儿就猛然抬起头,眼中闪烁着坚毅的目光,她道:“南哥哥,你放心,我现在就回家问我娘,她一定知道。”然后不等南天回答,就蹦蹦跳跳的跑了。

“这……”南天目瞪口呆,难道这就是时代的局限性吗?

东方露儿走后,南天拿着个小凳子坐在花园里,暗暗的研究着天府的其他小秘密。

就这样研究了一两个时辰,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打断了他。

“南天接旨!”

原来是皇帝召见南天,让一个皇宫工作者前来宣旨。

南天往起一跳,差点骂了起来,谁他妈的让你打断老子办正事?还好南天硬生生的忍住了,虎着个脸在丫鬟的带领下来到了会客厅。

“南天接旨!”看到南天出来了,那个太监昂着脑袋又喊了一句,一副瞧不起人的模样。

“妈的,叫丧啊?眼睛瞎了还是怎么?没看见老子在这儿?”太监直接读了还好,又搞的一句接旨将南天彻底搞暴躁了,“爱读不读,不读滚出去,非要逼我亲自动手。”说着,一把抢过圣旨,看了起来。

那太监估计是个新来的,气得直打哆嗦,脸都绿了,手指着南天直打哆嗦:“你……你……你这个目无王法的乱臣贼子!你是要造反吗?这,这是圣旨啊,快来人啊,把这目无圣上的无知小子拿下!”

“想拿我?“南天脸一冷,二话不说,一个大耳瓜子就上去了,打得太监脑袋一嗡,登时太监头晕目眩。

外面听到太监叫声的侍卫急忙跑了进来,这些人都是皇帝的近卫,常年在京城,哪不认识这个小霸王?

几人齐齐道:“南少爷好!”

南天挥了挥手,示意他们起来,道:“嗯,大家都听见了吧?此人说我南家要造反,您们几位怎么看?”

几个侍卫现在都是想把那太监给掐死啊,你丫的不是给我们找麻烦吗?谁不好说非要说南家?你就是说皇子要造反都没有南家要造反这么荒谬啊……皇上都不敢这么说,你丫还敢这么说。

为首的一个侍卫上前对着太监啪啪就是两个大嘴瓜子,手劲故意用得比较大,直接将太监打昏过去。然后又吩咐两个人将他带走。

南天看着,什么都没说,等到太监被带下去才对着侍卫首领道:“你倒是挺机灵的,我没看错的话,他是大总管亲自安排的人,就冲着刚才他那句话,我要是查下去,大总管这一脉肯定会被我南家全部拔出。不过刚才你这一下,倒是为皇帝陛下省了不少的麻烦啊。”

侍卫受领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南天哈哈大笑,拍了拍侍卫首领的肩膀,道:“走走走。”

“是是是,南少爷请!”侍卫首领恭恭敬敬的将南天请出了南府。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