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医流

第4章 这药不能喝

很快,杨琨就换了一身衣服出来,可是,他换上的衣服和之前的衣服相比,除了之前的衣服是湿的之外,仿佛没有任何差别。

宽松的大脚裤,白得发黄的上衣,若光是看背影,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老头子。

这也不怪杨琨不顾及自己的形象,虽然他是农村里出来的,可谁没有一颗爱干净的心呢?

但杨琨穷啊,从小到大他自己都忘了给师父做了多少事了,基本上每一次的任务都有酬金,但雇主的钱都是直接打入老头子账户的,杨琨一毛钱也拿不到。虽说一年到头的确有酒有肉,但老头子很少给杨琨闲钱用,最重要的是,老头子并不穷,可偏偏非要住在山里头。

并且,老头子还有那么一个歪理,他教杨琨医学和毒术,锻炼杨琨的身手,老头子说这些都是要收费的,所以这些费用都在杨琨的酬劳里面扣,杨琨根本无言以对。

所以,杨琨也就那么几套衣服,而且换来换去都是一个样。

杨琨一从屋子里走出来,夏明山就凑了上来。

“夏叔叔,您别激动,咱们还是坐下说吧。”杨琨一脸正色,对待夏月的情况,连他都不得不认真。

夏明山点了点头,立马安排杨琨落座。

杨琨坐下之后,肚子忽然咕咕的叫了起来,他尴尬的看了夏明山一眼,夏明山一愣,立马反应过来些什么。

“小璇,你赶紧让人去给杨先生炒几个菜,别让杨先生饿着了。”夏明山对着一旁的夏璇说道。

杨琨急忙摆手:“不用那么麻烦了,给我来几个面包就行了。”

“那怎么能行呢?你舟车劳顿……”

“没事的,我在家跟师父吃粗粮吃惯了,有面包吃就算不错了,就给我来几个面包吧。”在夏月的事情上,杨琨不想有任何架子,他平时虽然有点轻浮,但也知道事情的轻重急缓。

给夏月治病,这是老头子的吩咐,自己不能因为可以医治夏月,就忘了自己的身份。

在这家人眼里,自己恐怕就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而已。

“好……好吧,小璇,那你快去给杨先生拿几个面包来。”夏明山还以为杨琨是喜欢吃面包呢,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了。

夏璇没恶狠狠的瞪了杨琨一眼,这才慢慢悠悠的朝着屋外走去,想她如此尊贵的身份,却是给一个农民般的杨琨端茶送水,心里头想想都够气的。

很快,夏璇就拎着一袋子的面包走了回来,夏家的厨房里什么食材都有,平时早餐时的吐司面包自然也不少,她将面包放在了杨琨面前的小桌上,杨琨毫不客气,一口气从袋子里拿了五片面包出来,一口下去,两个腮帮子都鼓了起来。

“杨先生,你慢点吃,来,喝茶。”夏明山将自己面前的一杯茶放在了杨琨的面前,对待杨琨如同对待上宾一样。

“夏叔叔,您就别一口一个先生的喊我了,我师父和您是故友,既然这样那您就是我的长辈,你直接喊我阿琨就好了。”

夏明山点了点头:“好,那我也就不跟你见外了。”

一边吃着,杨琨一边支支吾吾的说道:“夏叔叔,实话跟您说,您女儿中的毒实在不太好解,哪怕是我师父来了,恐怕都不一定能彻底解毒。”

听得杨琨这话,夏明山的身子顿时僵硬了下来,似乎有些不明白杨琨这话的意思。

“不过呢,这毒我之前接触过,您放心,十五天之内,我一定让您的女儿恢复健康。”杨琨第二口下去,五片吐司已经被吃得精光。

拿起桌上的茶猛地喝了一口,杨琨的手继续伸向了面包袋子。

如此漫不经心的话,却让得屋子里的三个人都有了不同的表情,夏明山原本僵滞的面容上缓缓勾起一丝激动的笑容,内心的喜悦恐怕是无法想象的,这段时间以来,夏明山一直夜不能寐、茶饭不思,夏月可是他的心头肉,如果就这么没了,哪怕他再富有,也没了任何意义。

夏璇的表情没有夏明山这么激动,她用着打量般的目光看着杨琨,表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她之前还在想法子该怎么报复杨琨,可现在杨琨却说能治自己妹妹的病,如果自己再斤斤计较的话,那更是以怨报德了,想起之前这个家伙在站台义无反顾的为自己挡下了泥水的一幕,仔细想想,这个家伙也不那么可恶了。

“话别说得太早,月儿的病连我们叶家的人都看不出是什么症状,难不成你知道她的情况?”叶城的声音传来,他表情显得有些紧张,这话像是在试探杨琨一样。

杨琨一边咀嚼着面包,一边答道:“我不是说了么,她这不是病,是中毒!”

“那你倒是说说是什么毒?”叶城继续追问着。

叶城的话说完,夏璇和夏明山也静静的看着杨琨,等待着杨琨的答案。

可在三人的注视之下,杨琨嗬的一声,竟是很不礼貌的打了个饱嗝。

见到杨琨这幅模样,叶城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在他看来,这个家伙明显就是来骗吃骗喝的,就他这幅模样,怎么可能看出夏月中的是什么毒。

“家主,药熬好了。”一个中年男人端着一个小碗从门口的走廊走来,脚步轻快得很。

夏明山立马站起身来:“快去给小姐服下。”

“等一下!”杨琨的声音忽然传来。

众人的目光再一次聚集在他身上,只见他放下手中的几片面包,一口将嘴里的面包给咽了下去,随后,杨琨站起身来,朝着这位管家走去。

管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但是见到夏明山没有阻拦,管家只能傻傻的站着。

杨琨将脑袋埋了埋,对着小碗嗅了嗅,随后,他猛地转头,目光狠狠的盯着夏璇,眼睛眯了起来。

“这药不能给她喝!”杨琨很是坚定的说道,脸色阴沉了起来。

“为什么?月儿每次犯病,都是用这药压制的,只要喝下药,月儿就会立马没事。”夏明山很是不解的看着杨琨。

杨琨目光从叶城和夏璇身上扫过,眼神里闪烁着精光,随后他说道:“没有为什么,具体的原因我晚点会告诉您的。”

“可是……现在小女已经犯病了,这样下去,她会不会……”夏明山表情显得有些担忧。

“她已经没事了,刚刚我简单处理了一下,她的毒已经被我压下去了!三天之内,是不会再毒发了,可如果喝了这碗药的话,那可就不一定了。”杨琨缓缓坐下,目光复杂的看着夏璇和叶城。

听得这话,夏璇的表情微微一变,她想起之前在药堂的时候,杨琨说这服药是治发烧的,而且其中有两味药如果掺和在一起,还会有副作用。当时给夏璇抓药的医生也这么说,这说明,杨琨是懂医术的。

杨琨说这药不能给妹妹服用,并且,服用之后说不定还会继续毒发,这说明,这个药方有问题!

夏璇的目光立马看向了叶城,眼神中像是在质问。

叶城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面对夏璇的目光,他立马开口:“这药是我爸爸配的,不可能有问题!你分明是在胡说。”

杨琨笑了笑:“是不是胡说,你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我解毒,不需要服药。”

听得杨琨这话,夏明山顿了一顿,立马站起身来,快速的冲入了内屋之中。

很快,他有小跑了出来,表情变得更加欣喜和激动,他看着杨琨,心头燃起了一丝希望。

虽然夏明山不知道杨琨究竟用了什么手段压制自己女儿的毒,但刚才杨琨在内屋里也不过待了一分钟不到,仅仅一分钟的时间,便将自己女儿的毒压了下去,这个杨琨,果然不简单!

“爸,怎么样了?”夏璇也很关心自己妹妹的情况啊,见到自己父亲跑出来,她开口问道。

夏明山咧嘴笑了笑:“月儿有救了!”

听得此言,夏璇深深的看了杨琨一眼,可面对她的眼神,杨琨只是淡定的吃着面包,什么话也没说。

“好啦,夏叔叔,您女儿的毒也不算什么剧毒,只不过这种毒比较稀缺,下毒之人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因为这种毒是慢性毒,中毒者两年内都不会死亡,但是在这两年的时间里,会承受一切难以想象的痛苦。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您女儿中毒,应该也才两个月左右吧?”杨琨看着夏明山,淡淡的问道。

夏明山点了点头:“没错!的确只有两个月,可是为何她现在却比死还难受呢?这段时间,她的发病越来越勤……”

“夏叔叔,您难道还猜不到么,这碗药……”

杨琨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叶城便指着他鼻子骂道:“小子,你可不准胡说,这个药方是我爸开的,不可能有问题!”

“你别这么紧张嘛,我的话还没说完呢。我想说的是,这碗药本身其实没有多大的问题,普通人服用,顶多会有呕吐腹泻的症状,可如果这碗药加上夏月的毒,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当然了,或许你是弄错方子了也不一定。”杨琨微微一笑,目光直视着叶城。

叶城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珠,见到夏明山和夏璇都用着质疑的目光看着他,他答道:“没……没错,或许是我爸弄错了药方,我这就回去问问他。夏叔叔,我晚点再来看月儿的病。”

话说完,叶城转身就朝着前厅的门口走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