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缠绵:宫少,深深宠!

第5章 你就是个不该有的错误

她还没回神,身子先本能的侧身一躲。

受伤的脚腕再次被扭到,疼得她额头直冒冷汗。

同时,身侧“砰”的一声响起,水杯砸在墙上,支离破碎,脚边全都是碎玻璃渣子。

“叶阑珊,瞧你干的好事!”

叶伊人的怒气比刚刚打电话骂她的时候,丝毫没有减少半点。

叶阑珊忍着脚疼,抬眼看向不远处气急败坏、恨不得揍死她的女人,揉揉眉心,无奈的安抚她焦躁的情绪:“妈,气大伤身。”

“你也知道气大伤身?”叶伊人简直都要被气炸了:“我看你根本就是想气死我!”

叶阑珊很无辜:“我没那么想。”

“你还敢狡辩?!”

叶伊人冲上来,扯着她身上宽松的衣服,怒问:“这衣服可不是你平时的风格,怎么这么像男人的?说,你昨晚和哪个男人去鬼混了?小小年纪就不三不四的,怪不得乔飞凡要甩了你!”

“妈,我没你想的那么肮脏。”

叶阑珊不想和她争吵,但亲生母亲说女儿不三不四,质疑她的清白,她觉得真刺耳。

更何况,乔飞凡劈腿又不是她的错。

她据理力争:“是乔飞凡见异思迁,我又没做错事。”

叶伊人没想到她还敢顶嘴,气的猛戳她的脑门:“你的意思是,这件事你还挺委屈了?”

“妈,你别生气了。”

一声娇滴滴的声音从楼梯口响起。

高欣欣顶着一张红肿的脸颊走过来。

她一边帮着叶伊人顺气,一边在暗处冷傲的睨了一眼叶阑珊,弱弱的开口:“我从来没想过和姐姐抢乔哥哥,我一直都把乔哥哥当做演艺圈中的前辈看待,这些天和他一起拍戏,我也很开心,可是我没想到,乔哥哥会爱上我……”

“唉,不过,终究是我对不起姐姐,姐姐打我是应该的。”

她说着,眼泪就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那梨花带雨的模样,要多柔弱就有多柔弱。

叶阑珊冷冷的嗤笑一声:“高欣欣,昨天你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说,就喜欢抢我的东西么?我的男人,你不是特别感兴趣么?怎么现在就变成身不由己了?”

高欣欣一听,哭得更委屈了:“姐姐,你……你怎么可以颠倒黑白……呜呜呜,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是,也不可以这么误会我啊,我们可是亲姐妹啊。”

“误会?”

叶阑珊觉得这真是个笑话:“高欣欣,你是我见过最白的白莲花了,没有比你更白的……”

“啪——”

她的还没说完,就被叶伊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

伴随而来的,还有她恨铁不成钢的怒吼声:“叶阑珊,你给我闭嘴!”

叶阑珊闭嘴了。

她捂着自己被打的左脸,眸色几经转变。

从不想相信,到深沉。

最后,就这么静静的盯着叶伊人,一眨不眨的。

她感觉整个人都如同浸泡在水里,浑身都是冷意。

她知道,自从两年前来到母亲身边,她就一直不喜欢自己,每次和高欣欣发生矛盾,不管对错,反正最后错的人都是她,也只能是她。

她一直自欺欺人,母亲对她和高欣欣是一样的,只是现在……

呵。

高欣欣笑看着叶阑珊被打,布着水雾的眼底闪过一抹恶毒。

她抓住叶伊人的手,脸上的表情却越发的难过,痛哭道:“妈妈,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生姐姐的气,要怪就怪我吧。“

而后,又泪水斑驳的看向叶阑珊:“姐姐,你不要怪妈妈,你昨天晚上一晚上没回家,妈妈一直都很担心你。”

叶伊人见二女儿如此委曲求全,而大女儿叶阑珊却依旧咄咄逼人的瞪着她,瞬间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安慰高欣欣:“你没有错!一切是她的错!当初,我就不该一时心软,让她留下来!”

随即,她又对叶阑珊怒目而视:“叶阑珊,如果不是乔飞凡,两年前,我根本就不会认你这个女儿!也不会让你有机会今日丢我的脸!”

“你说什么?”

叶阑珊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叶伊人正在气头上,言辞变得颇为犀利:“滚,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既然母女已经撕破了脸,叶阑珊也没有了乔飞凡这个倚仗,叶伊人完全不用再顾忌她,便骂的更加不客气:“叶阑珊,你知道我有多么恨你么?一看到你这张脸,我就想到你那个没出息的爸爸!想到我二十年前被他那张脸迷得失了心智,意乱情迷的和他有了你!”

“你为什么要回来找我!为什么要打扰我的生活?”

“……”

为什么?

叶阑珊突然笑了,心里却一阵凉意:“我最珍惜的母女情分,在你眼里居然如此不堪?在你眼里,我除了一点点的利用价值,能帮助你们接近乔飞凡,剩下的就只是你的耻辱?是你二十多年前一个不该犯下的错?!”

可笑不可笑?

两年来,她的努力,她努力想要证明自己的存在,做了很多即便委屈也甘之如饴的事,没想到,在别人眼里却如此不堪一击。

心头的委屈和难过,让她心里横生一股戾气:“这两年的母女情分,算我自作多情!”

说完,她转身离开。

“砰——”

身后的房门关上,一刹间,她的眼帘变得模糊。

上午灿烂的艳阳天下,蒙了一层水雾的眼睛微微一眨,一颗豆大的泪珠儿从眼角滑落。

转头,看一眼紧闭的房门,她强迫自己收回眼神,决然离开。

她跛着脚,一个人固执的走着。

脚疼也抵不住心疼。

恋爱,亲情,她什么都没了,一瞬间,在诺大的帝都,变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

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她怅然的思绪。

来电备注:陈扒皮。

陈扒皮,陈长功,是目前她正在拍摄的《美人狐》剧组的剧务总管。

“陈……”

她刚开口,就被对方劈头盖脸的骂声打断:“叶阑珊,你特么到底在搞些什么?还有五分钟就是慕容情的打戏,你现在人在哪儿?!!”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