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弑天

第8章 这样也行

萧云寒捧着帝诀,满脸惊讶地抬起头看着鸣虚子,“爷爷,这要求也太苛刻了,这我能学吗?”

鸣虚子笑道,“你何不接着先看下去呢?”

听到鸣虚子如此一说,萧云寒顿时醒悟,对呀,即使不能学,看看还是可以的呀。于是接着翻了下去。

“体乃道之本,意乃道之源,体亏则道无以承,境缺则道无以续……”帝诀的第一页的几句话就深深的将萧云寒吸引住了。照书上所说,没有强健的体魄又怎能受得了修真之路上的艰辛,而意境不随功法境界提升,那么最终将功亏一篑,难成大道。萧云寒一边思索着,一边翻开下一张。

《帝诀》第一篇很奇特,几乎没有什么文字口诀,只在页顶位置标注着四个字,帝王之相。第一篇分为三节,每一小节均有两幅图构成。第一小节之上是两幅人体主要经脉图,只是第二幅图勾画的经脉要比第一幅图的粗壮些,切用红线勾画加深。而第二小节的两幅图,换成了人体骨骼图,如同第一小节一样,同样第二幅对人体关键骨骼勾画加深,第三小节最为奇特,赫然是两幅完整的头颅骨,而奇特奇特之处却在于,其中一幅图的头骨上插至头顶百会穴,下至于中正部位,形状如印绶之方形。而且还有一行注释:得奇骨贯顶则成帝王之相。

“咦!怎么没有了?”看完三幅图,萧云寒发现后面的居然是一片空白,不由好奇的问道。

“这个,呵呵”鸣虚子不好意思的笑道,“这个爷爷也不知道,估计应该是帝诀的残卷吧,呵呵呵”

萧云寒脑门不由堆起了黑线,白了鸣虚子一眼,你好意思拿一本残卷来忽悠你孙儿么?但转念一想,似乎又明白了什么,“爷爷,你那这帝诀给我,是想我以体入道?”

听到萧云寒能想到此处,鸣虚子不由欣慰地点了点头,满眼赞赏之色。

“爷爷,我明白了,寒儿一定不会辜负你的!”萧云寒坚定地说道,“既然上天夺走自己的一魂,但我不会顺因天命,天要我亡,我必逆天改命!”

“好!”鸣虚子一声大喝,紧紧的握住萧云寒的肩膀说道“没想到我鸣虚子暮年,居然得此一孙,也不枉在世间走了一回!”

看着鸣虚子激动的神情,萧云寒不由怏怏地说道,“可是爷爷,这玩意要怎么修炼呀,这可都是经脉骨头呀?”

鸣虚子一愣,自己怎么将这事给搞忘记了,修道之人自然不用说,有灵力为其开拓,即便是武学凡人,修为达到一定地步之时,也可以利用自身内力来提高,但这普通之人最多只能锻炼一些身体机能,让自己强壮而已。

鸣虚子一阵苦恼,看着萧云寒期待的眼神,突然猛地想起了什么,拍着自己的额头笑着说道,“看我都老糊涂了,凡间武学之中有洗精伐髓一说,今天爷爷也为你洗精伐髓一次!”说着将萧云寒拉至庭院之中。

二人盘膝而坐,“寒儿,气沉丹田,收敛心神。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一切有爷爷!”萧云寒微微一点头,慢慢闭上双眼。

一股淡淡的紫色灵力顺着萧云寒的经脉缓缓移动,鸣虚子惊奇地发现,萧云寒的经脉居然没有丝毫淤结,不仅如此,反而呈现一片畅通无阻的迹象。“难道这就是琅嬛古玉的神奇之处?”鸣虚子暗想着,不由加快了灵力的输送。

萧云寒脸上慢慢露出了痛苦之色,身上经脉不由鼓起,向一条条烛龙一般附在肌肤之下。就在感觉初有成效之时,鸣虚子不由发现自己的灵力似乎脱离了自己的控制,越来越快地向萧云寒体内涌去。

“不好!”鸣虚子顿时知晓情况不妙,连忙将灵力回收,但是为时已晚,灵力如同潮水一般,倾泻而出,“是琅嬛古玉!”。

这时,萧云寒一声低吼,满脸赤红的坚持着。鸣虚子当机立断,瞬间全身紫芒暴涨,强行切断与灵力之间的联系。“轰——”灵力在体内肆虐,鸣虚子猛地向后倒飞出去,一丝鲜血不由从嘴角流出。

“爷爷,你没事吧?”强忍着锥心的刺痛,萧云寒慢慢回过头,看着连忙运功调息的鸣虚子,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鸣虚子一阵无奈,转而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咬牙说道“寒儿,你相不相信爷爷?”

汗!怎么又问这个呀,难道还要我在跳一次坠云崖?萧云寒不由一阵无语,但看到鸣虚子苍白的面容,萧云寒还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那好,你虽然不能聚集能力,但却能将外界灵气引入体内,但感觉灵气运行加快之时,你立刻切断与灵气之间的联系,相信这种方法能迅速提高你经脉的韧性强度!”如今洗精伐髓是行不通了,鸣虚子不由孤注一郑。

“啊——”萧云寒不由傻了眼,这样也行?要知道,这样做的话,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爆体而亡,这简直就是自虐嘛。

“放心,你要相信自己,如果爷爷猜得不错的话,你体内的琅嬛古玉会佑你无事!”鸣虚子坚定地说道,“再说还有爷爷在!”

萧云寒心中不由一丝犹豫,看着鸣虚子期待的眼神,一咬牙暗想道,但年若不是爷爷和苦渡大师,只怕自己早已转世轮回了,再说爷爷怎么又会害自己呢?拼了!

萧云寒想到这里,立刻收敛心神,将天地之间的灵气慢慢引入体内……

“就是现在!”萧云寒心中一声暗喝,感觉着在经脉之中,汩汩而流的灵气,立刻切断了与其之间的联系。

“啊——”萧云寒一声惨呼,在切断联系的那一刹那,灵气瞬间失去了引导,在经脉之中,疯狂肆虐起来,所到之处,经脉顿时破碎不堪,满目疮痍。

“爷爷!我不行了……”萧云寒双眼一片赤红,艰难的说完一句,就觉得眼前一黑,瘫倒在地。

“不会的!”鸣虚子看着晕死过去的萧云寒,心中不由一阵悔恨,不顾身上伤势,快速奔向他身边,然而就在将要把萧云寒扶起之时,一丝青光闪现,将鸣虚子狠狠击飞了出去。

异变突发,鸣虚子躺在地声不由怔住了,只见一片青光从萧云寒的胸口快速溢出,瞬间爬满了他的全身。随着青光的越来越盛,片刻便形成了一个光茧,将萧云寒紧紧的裹在其中……

“哈哈哈,我就说,琅嬛古玉如此神奇,怎么会放任不管,哈哈哈……”看到此刻,鸣虚子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躺在地上,得意的大笑起来……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