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弑天

第5章 神秘古玉(上)

萧云寒赶到剑峰之时,天色已完全暗淡了下来,但问道宗却一片灯火通明,萧云寒也顾不上这些,直接跑至到后院。

“小七!?”萧云寒试探着喊道,以往这个时候,小七总在屋中准备着晚餐。“不会的,小七一定没事!”萧云寒仔细一番搜索,始终不见小七的身影“对,找慕容天问个清楚!”

萧云寒一路小跑,心中却不由感到一丝奇怪,为何今日问道宗如此热闹,以前这个时刻,几乎所有三代弟子都在住所之中修炼打坐,而今日却人满为患,个个神情冷峻。

“难道发生什么事了?”萧云寒心中暗道。

“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你这个小废物呀,怎么,皮子又痒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萧云寒不由抬头望去。

一个俏丽的身影,身后正跟着几名满脸献媚之色的男弟子,正缓缓迎面而来。萧云寒冷哼一声,停下脚步,“慕容燕,我问你,慕容天在哪?”

来人正是慕容燕一伙,此时听到萧云寒直呼自己兄妹二人其名,不由一愣,这小子今天吃了豹子胆了,以前见到自己都要绕着走,没想到今天居然找起自己来了,不由怒道“小混蛋,你找死么,我哥的名字也是你这废物喊的?”

“我不想和你废话,慕容天不在,找你也行,我问你,小七在哪?”萧云寒也不管慕容燕的怒斥,冷声问道。

“什么小七,神经病”慕容燕满脸不在乎的说道,“小废物,你现在还是顾好你自己吧”接着向四周望了望,看着众人皆在埋头赶路,于是大呼道,“大家快来看,叛徒的儿子就在这里哦!”

一声吆喝,周围问道弟子不由纷纷侧目,停下脚步,对萧云寒指指点点起来,萧云寒不明所以,依旧紧紧的盯着一脸得意的慕容燕,喝道,“什么叛徒,我问你,小七到底怎样了?”

被萧云寒一喝,众人不由愣住了,慕容燕更是满脸惊讶,这小子今天肯定是得了失心疯了,看着众人慢慢围了过来,慕容燕心中不由担心起来,毕竟宗门条规规定不可殴打宗内弟子,否则可是要关禁闭的呀!“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小七,真是的,走走走,晦气!”慕容燕推开众人,满脸怒容地扬长而去。

“不准走!”萧云寒一声低喝,挤开众人的包围,便朝慕容燕众人追去。然而,两个壮汉却挡在了他的面前,“小混蛋,你他妈的要是再找燕姐麻烦,小心我们的拳头!”扬了扬拳头,二人得意的说道。

“哼!此事我必要告知掌门!”看着眼前来回挥动的拳头,萧云寒不甘示弱的说道,看着慕容燕等人走远,头也不回的挤出众人的指点,走了出去……

夜色更深,萧云寒坐在床上,双手抱膝,看着天空中的繁星,思绪翻腾。今日发生的事太多了,小七没有寻得,还被人说成叛徒的儿子!萧云寒双目含泪,轻声低难,“小七,爹,你们在哪呀?”

一阵夜风吹过,为这个不安宁的夜色增添了一丝寒意。“吱——”一声轻响,竹窗被轻轻推开了,一个身影,如同鬼魅一般,闪到屋内。

萧云寒不知何时已进入了熟睡,卷缩在床上,一动不动。黑影站在床前,喉咙不断蠕动,一滴泪水不由滑落下来。

“寒儿,爹来看你来了!”黑衣人一声低语,手中紫光一现,向萧云寒额头抹去。随着紫光的淡去,萧云寒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笑容,似乎此刻进入了美妙的梦境。

“寒儿,当初苦渡大师说的不错,这不仅是你的劫难,也是爹的劫难呀!”黑衣人轻轻抚摸着萧云寒瘦弱的面庞自语道,“但爹没做错,即使付出生命,爹也一定要你康复起来!”说完,眼中不由露出决然之色,慢慢将萧云寒的衣袍,握手成刀,向其胸口慢慢划了下去。而萧云寒全无知觉,依旧在美梦中游荡。

胸口慢慢被拉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但奇怪的是,却没有一点鲜血溢出。这时,一块淡青色的玉佩浮现在黑衣人面前,悠悠的青光,瞬间将屋内照亮,黑衣人脸上露出一丝惊恐,手下动作不由加快,一道紫光从手中射出,照在萧云寒胸口之上。一滴血珠慢慢从伤口之中浮现出来,在紫光的照射之下,慢慢向玉佩靠去。黑衣人双手不由抖动起来,额头的汗珠越来越密集,看起来似乎很是吃力。

这时,玉佩一阵抖动,血珠仿佛受到召唤一般,瞬间加速,融入玉佩之中。“噗——”青芒暴涨,顿时向窗外逸去。黑衣人一惊,连忙将浮在面前的玉佩抓入手中,猛地向萧云寒的胸口塞了进去……

屋内慢慢暗淡了下来,黑衣人不由送了一口气,轻轻系好萧云寒的衣袍,留恋地望了一眼,“好好活下去!”说完便翻窗而出。

清晨的问道宗似乎显得很安静,三三俩两的宗门弟子凑在一起做着早课,而萧云寒一大清早就来到了宗门口,从昨夜到现在,始终未能寻得小七,所以今天必须拦下慕容天,好问个清楚。

看着朝阳慢慢将青石围墙染成一片橙红之色,萧云寒不由纳闷起来,以往这个时刻,做早课的弟子们都早已散去,为何今日却如此冷清,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萧云寒咬着牙走了进去。

看着广场上的三五个人,萧云寒不由一阵失望,难道早课已经结束了?

“请问师兄,可曾看到慕容天?”萧云寒不甘心,走到一群宗门弟子身边小声问道。

“下山了,下山了,难道你不知道吗?”一名弟子不耐烦的摇摇手说道,突然见旁边一位弟子在不住朝自己打眼色,于是抬头向身后望去,“啊!原来是你这个叛……”似乎已是到什么,该弟子立刻闭上了嘴,站了起来说道,“都回去吧,和这废物说什么!”说完都也不回地转身离去,众人见其离开,纷纷起身,紧随其后。

看着广场之中的众人对自己指点一番,纷纷离去,萧云寒一阵莫名,今天都怎么了,往日大家虽讨厌自己,但不至于想见了瘟神一般,躲之不及吧。

广场瞬间变得空荡荡的,萧云寒强忍着想哭的冲动,大吼道“慕容天,你等着,我一定会找到你!”

躺在草丛中,萧云寒翻来覆去,总觉得自己今天好像有什么不对一样,从早晨到现在,自己一直在山林见寻找小七,几乎将后山逛了个遍,以前自己稍微运动一下就满身大汗,但为何一点疲倦之感都没有?难道自己回光返照了?已经等不到父亲归来?想到这里,萧云寒不由一阵后怕。

这时,萧云寒突然觉得眼前一暗,不由睁开双眼望去。“爷爷!”萧云寒一阵惊呼。来人正是鸣虚子,此刻正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臭小子,躲在这睡觉也不陪我老人家聊了聊天!”鸣虚子笑着说道。

“不是的,爷爷”萧云寒脸色一红,连忙翻身坐起来,辩解道,“只是寒儿忘了路了!”

“哈哈哈”鸣虚子听他说完,不由大笑起来,“这也不怪你,是爷爷没交待凊楚,走,爷爷带你认路!”说着一把拉起坐在草丛的萧云寒,向山谷深处走去。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