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情

第1章 保镖出事

满室悠扬,充斥的不只是钢琴声,还包括了几声细如蚊蚋的女子声在室内旋绕。

被制于钢琴与男子之间,女子在他身上游移,那如丝绸触感的肌肤持续在男子的身躯间来回抚触。

正当他们情绪高涨,房门毫无预警的被人打开,走进来的是一身学生服、头发绑成两串麻花辫的女子。

她的脸上戴了一副很不适合脸型的大圆黑框眼镜,双眼被眼镜遮住原本的丰采,仍不损失原有的气质,看来就像个书呆子。

“啊,锦少爷,有人……”。

男子停下动作看向来人,他不知该如何反应,是该赶她出去?还是要把她留下来?

“哥哥,你不介意我打扰你吧?”戴黑框眼镜的女子一笑,那笑容在外人看来甜美,可在男子眼中可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女子笑得越甜美,就表示她越生气。根据经验,她已经气得要死了。

“你出去吧!”男子无奈的从女子软娇的身躯离开,懒洋洋的坐在钢琴椅上。

方才还在享受的女子一听,羞红着小脸,快速的从他俩面前离去,生怕再多留一会儿,就会被人知道她和少爷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

戴黑框眼镜的女子一见外人走开,便找了张椅子在他面前坐下。“你还真优闲。”她把弄着手指,语气平和。

“你找我有啥麻烦事?”男子换了个姿势坐在椅子上。唉!他都已经压抑一个礼拜了,怎么父母还不让他发泄一下,害得他得去找家中的女仆纾解欲望,哪知眼线到来,害他玩不成。

“方才……你与那女仆打得火热。”她刻意提醒男子的丑态。“你不介意我去告状告到爸妈那边去吧?”

星锦原抚着额,两道剑眉锁得老紧。“你这是在威胁你哥哥?”早晓得妹妹狡诈的心思,她岂会听不出刚才那段话的用意?他生平最讨厌女人踩在他头顶上,或许是家中有一个大女人主义的母亲和妹妹吧!使他觉得女人还是柔弱服从点好,别这么盛气凌人的,比较可爱。

星灰芩笑了笑。“你说呢?”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两件事,一是陷入爱河,二是怕纠缠不清的男人。这两种事情对她来说,能避多远就避多远,最好永远都不要来缠着她。

偏偏老天像是在戏耍她,爱河她是还没陷入,反倒是第二样不断的缠上身,直教人烦得要死。

“我认了,对于刚才的事我向你道歉。”天底下哪有哥哥对妹妹道歉的?从古至今,他是第一号。

如果把柄没有被妹妹握在手里,谁要去向自己的亲生妹妹道歉啊?打死他也不可能。

“算了,我不是来和你开玩笑的。”星灰芩推了推鼻头上将要掉下的大圆框眼镜。

星锦原不禁在心内嘀咕着,是你一开始就和我说笑的……

“我的保镖又出事了。”冷冷的一句,彷佛平地一声雷,直轰着星锦原平静不下来的心。

“你说什么?”他跳了起来,往她四周一看,果真如她所说的,她的保镖不在身边,“你把人给气跑了?”天啊!他妹妹忽热忽冷的脾气对着他也就算了,竟然在外人面前也这样,真是气死他了!前后找了不下十个保镖,有八成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动离职。

“不是。今天是何公子。”星灰芩坦白的说出保镖不见真正的原因,虽不过只有三个字,可听在星锦原耳里,很快的就能晓得其中之意。

“他还缠着你?还是要你那东西?”一般而言,能使她的保镖不见踪影的原因有很多,最明显的就是属于这两项。

不过她把那家伙“摔了”,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说实话,小妹一摘下眼镜时,马上就变成一个绝世美人,那是吸引不少人追求她的原因之一,即使戴了一副丑人眼镜仍遮不住她那美丽动人的容貌;之二是星家有个物品必须得放在星家女继承人身上,要保护到二十岁为止,有不少人很不知好歹的想要这个传女不传的男的宝物,于是纷纷出现众多的抢劫者。

基于上述两项原因,使得她不得不聘请保镖来保护她的安全;而这请保镖的工作通常都由他这个哥哥来做,行事也需要保密,请来的保镖更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可要求这种条件的保镖,价钱都不低,常常请一个就要花去大笔得来不易的金钱。

若保镖出事,就必须要请下一个来代替,否则谁能保证他的妹妹能够在每一天出去上课时,都能完好如初的回来呢?虽然她本身就会柔道,也难保不会出事。

其实就连她,也是人人烧香拜佛求不到的好对象。

此外,保镖都是经由星灰芩亲自认定才任用,因此即使能力平平,也有可能变成她的保镖。

星灰芩垂下眼皮,一副快睡着的模样。“两者都要。”累死她了,保镖一个接一个换还真麻烦。

“他们开始变得饥不择食了?”他都觉得小妹戴上了眼镜后像是老了五十岁,他都看不上了,真怀疑外头那些东西要、人也要的抢夺者,审美眼光究竟差到什么地步?

其实小妹拿下眼镜后的样子真是无可挑剔,黑如墨夜的水亮,小而挺的俏鼻,薄厚适中的红唇,再加上一头及腰的发丝,实在是教人不心动也难啊!但是她戴上眼镜,把头发绑成俗气的麻花辫后,姿色就减了半分,像是个好学生般的呆样子,怎么还会有人看上她?

“你啰嗦!”星灰芩两眼四处瞟来瞟去,在星锦原的身边见到了一个立起的相框。

“哼,说到你哥啊!虽说不上非常帅,但还是能见人啦!”星锦原压根儿没注意到妹妹的眼神已飘向身旁的相框,正专心的看着相框里的照片,丝毫没有听进星锦原的话。

“他是谁?是朋友吗?”星灰芩不想再听废话,起身到相框旁,拿起相框,看着相片中与哥哥在一起的男子。

眼带桃花,头发披散在身上,结实的身体曲线在贴身的衬衫中表露无疑,照片中的男子已经吸引了她全部的目光,一刻也离不开。

“不行,他不行!”星锦原一见星灰芩对照片中的人有兴趣,怒声喝止星灰芩对照片中人的疑问。小妹要是看中一个人的话,以过去的经验来说,那就代表她有意要那人当她的保镖,他不是反对,而是她这次看上的人……实在是太危险了!照片中的人是他的朋友没错,虽说她有决定权,可是这人万万用不得啊!

“为什么?”星灰芩瞪着他,对星锦原的回答颇不满。她知道哥哥一听到她问起那人的名字就晓她要做什么,以往他都是不反对,怎么这次哥哥反对的声音那么大?

“你别惹上他,他可是有名的花花公子。”星锦原赶忙收回她手中的相框。她要怎么样都与他无关,但她毕竟是他星家的人,对于小妹的后半生他得多费点心,算是对同为星家人负责任的表现吧?

花花公子!星灰芩脑筋迅速一转,马上想到了一个能阻隔外人侵扰她、又不会被纠缠不清的法子了。

“哥哥!把他的名字告诉我!我会在爸妈面前替你说情,让你出外猎艳无后顾之忧。”星灰芩看出星锦原非常想要出外“打猎”,可苦无机会出门,被爸妈禁足在家,掌管生意上的事,就凭着他房里的笔记型电脑。虽说她哥是星家目前的经理,但他能利用电脑传送资料到全世界分公司去,不必烦恼要不要去上班的问题。

也就因这个原因,使他原本自由自在的生活,硬生生被父母亲限制住。

甜美的诱惑像是一条钓线上装的饵,等待着鱼儿上钩。引诱星锦原说出照片中人的名字来。

“呃……”

看星锦原已经心动,星灰芩赶紧加把劲,“你不是很想出外猎艳吗?我可以帮你。”呵呵呵,使出这小小的手段不过是想办法要到名字,无论使出多么卑鄙的手段也是值得的!

在强大的利益诱惑下,星锦原终于禁不住,开口应允。“好吧!我告诉你,和我一起照相的人叫今杞,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嘿嘿,一想到可以出去猎艳,他就蠢蠢欲动。

听到名字后,星灰芩再加把劲儿,露出奸诈笑容,甜甜的一笑。“哥哥。”她下定决心了,要让那个叫今杞的人成为她的保镖,利用他花花公子的名声帮她阻挡一群要追她的人!

“干什么?”惨了!见到小妹奸诈的笑容,他就知道一定不会有好事!莫非她要……

“让今杞当我的保镖好不好?”星灰芩黏在星锦原身边,用着平时不会出现的娇声问道。

果不其然!“不行!”他都已经把名字告诉她了,她竟然还要他答应一个花花公子当她的保镖?简直是乱来!

就知道他会反对!不过无所谓,她已经想好了要怎么样让哥哥答应她。“喂,你如果让他来当我的保镖的话,我就跟爸妈说以后不再拘束你交女友的自由,怎么样?”星灰芩使出最终手段。

“成交!”他想也不想的答应了,一句话说得颇为爽快。“你可别食言而肥。”

提起放在椅子上的外套,他兴致勃勃的要向外走去。

早就知道他会答应,她说:“你等一下,我去和爸妈说。”仗着父母最疼她这个女儿,相信不用过多久,父母就会应允解除哥哥的禁足令。

其实,刻意要那个名叫今杞的家伙来做她的保镖,不过是想藉由他花花公子的名声,帮忙她把一堆抢东西的人给赶走,让那群要东西的人们转移目标,这是她原本的计划。

但是,调皮的她又有了想试验他的法子,她想看他花花的公子名声有多响,是否能连她一个被掩饰住的“壁草”也被吸引。

其实,现在要说她不需要保镖也没错,因为早在好几年前,自己就被训练成一个柔道高手,即使没有保镖也无妨。只不过父母担心着她的安全和保全那件重要的东西,非得要请一个保镖来。

之后会怎么样呢?

真有趣!

前脚一踏入热闹非凡的PUB,淫靡的气味和声量过大的舞曲声传进耳中,星锦原闭上了眼,忆起过去放荡的生活。

多久没来这里了?

这是一家台北著名的PUB,白天是不做生意的,可一到晚上,热闹非凡的声音就会由此传出;星锦原很喜欢来这里寻找他看得上眼的女子,彼此来段一夜情。

里头的人都很开放,店内的消费者也不限于一般百姓,一些政商名流也会聚集于此。

受了小妹的鼓励,他乖乖的出外寻找在照片中的男子!今杞,只要完成让他当小妹保镖的事后,他就自由了。

为了不拖时间,星锦原快步的走进PUB里,一边和认识的人打招呼,一边询问今杞在哪里。

终于,他找到了能交差的对象。

今杞高大的身躯坐在吧台椅上,纤细的五指细握着杯脚,脸上露出引诱人的微笑,迷惑在场的女子的目光。

“嗨!”星锦原一见到今杞,便快速的打招呼,一屁股坐在他身旁的吧台椅上。

“锦原?”今杞实在是怎么也想不到会在此遇到好久不见的老朋友。“你怎么来了?”

“没事就不能来吗?”

“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吧!”今杞笑了笑,伸手拍着他的肩。“给他一杯醉恋,谢谢。”他向吧台服务生点酒。

“唉,被操得够惨的。”星锦原没多久就接到一杯红澄澄的液体,爽快的将酒喝入口中。

“难为你了。”今杞拿起酒杯与他敬酒。“我还以为你死了呢!这里的女人都很怀念你喔!”拿星锦原的五官和全身上下来比,虽不比今杞来得好,但算得上是出众了。

“怀念我的钱吧!”他一口饮下剩下的酒,“我有事要和你谈。”话题点到为止,他现在就只想重回温柔乡!

“喔!什么事情?”今杞态度自然的说。

“我妹现在极需要一个保镖,不知道你……”说不下去了,星锦原看着今杞的脸,越来越觉得他像是要开骂了。

今杞黑眸转啊转的,耸了耸肩。“你不是知道我的能力吗?我的能力根本不够当一个保镖,这是事实。你为什么要找我?”说句好听的,他最自傲的是拥有一身的好枪法,可是台湾是个法治国家,除了警察之外,一般人民不能拥有枪枝,他也就英雄无用武之地了;说句难听的,怎有资格当好友妹妹的保镖?他还是回绝他吧!

再说,他是个出名的花花公子,他不怕他的小妹被他给吃了?但他吃的对象是经过选择的,不会乱吃一通;凡是“女人”都吃的想法,在他身上可不适用。

“呃……”这倒是实话,今杞除了一身好枪法之外,根本没有自保能力,台湾又是个不准人民带枪的国家,要他当了小妹的保镖,说不定都自身难保。

嗯,他不该这么匆促的就答应小妹要今杞当她的保镖。

脑袋转啊转的,星锦原突然想到,小妹不是会柔道吗?就算不用今杞来保护也没有问题吧!反正她都已经有自保的能力了,多一个保镖不过是多个人帮助她打退那些找麻烦的家伙,应该没问题吧!可是父母说过不能将小妹会柔道的事说出去,他得想一个法子请他答应。

“对了!今杞,我小妹的保镖不需要做任何事情,只要每天都跟在她身边就行了,还有钱可拿。不管如何,我相信你的能力应该可以保护她。至于为什么要找你,则是我妹妹听过我说起你的事情,她觉得很适合。”他刻意把保镖的意义弄得模糊,不过是保镖嘛!保镖要做什么吗?小妹都会保护自己了……

“不用做事?”今杞细想,是啊,保镖没事时和平常一样,只除了在紧急状况时要人帮忙才用得到。

“对啊!”快答应、快答应啊!

今杞思考了一下,觉得最近太过纵欲了,都没有好好做过一件正经事,或许做好友妹妹的保镖算是个不错的差事,他当下答应:“好吧!我做你妹妹的保镖。”

一听今杞答应,星锦原的心就像飞到外太空,原先郁闷的心情都被他抛向九霄云外。“太好了!这是我家地址,而这是她学校地址,你明天就从她放学后开始正式工作吧!”早上有专车会送她出去,照理说不用担忧太多才对。

接过好友递来的纸,今杞看了一下星灰芩的学校,不禁皱了一下眉。“锦原,你妹妹到底是有什么样的本领啊?”地址上的学校是全台最贵的外语学校,他是晓得好友很有钱啦,但是一见到贵族学校的名称后,他很好奇好友的妹妹是何许人也。

“她懂得十一国会话。”本领啊……星锦原心中干笑两声,他的小妹最令人称羡的是精通每国会话,即使环游世界也无问题。毕竟他们星家的人到成年就得接下跨国的事业。

而星家历代的女性会说每一国会话是既定技能之一,每个继承那件物品的女性都要会说八国会话,不然就没办法保护那个东西。

“十一国?”八国就够多了,一个女孩还懂这么多?今杞露出吃惊的神色,有些怀疑好友的话,“你没说错吧!”

“我有一个表姐也是这样,我们家的女人都很聪明。”

“你们家究竟是……”怪物吗?今杞很想这样问,可是看在好友的份上,他就不问了。

“算了,那她的长相怎么样?”他开始好奇她的模样。如果对方是个大美人,说不定他能藉机把她迷得团团转。

“这点我不想说。”耳闻和亲眼见识过今杞的魅力,他问起这问题必定是想迷住妹妹。然,他的计划可能会失败了,小妹最厌恶的就是男子对她纠缠,这对一向只要有看上的女子,定会全力以赴追求的花花公子今杞来说,他的妹妹一定是他今生唯一的遗憾!

“你还真小气喔!啊,那边有个女子在对你招手。”

“在哪?”

正巧,少了拘束的他,正想发泄一下呢!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