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深情也枉然

第6章:心死

医生和护士也不明白江景槐为什么对顾颖这样的冷血,可是他们没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三道四,江景淮说的自己照着办就行了,他的手段大家心里都是清楚的。

顾颖陷入了沉思,为什么江景淮要这样对待自己,难道自己一直爱他,不想跟他离婚,想和他有一个家,是自己错了么?

医生和护士走到江景淮把她绑起来的床边,护士忐忐忑忑的看着顾颖,顾颖现在的眼神是能杀死人的。

“江景淮,你个禽兽,他是你的亲生骨肉啊,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你个混蛋,王八蛋。”顾颖撕心裂肺的喊叫道。

“别喊了,既然江总已经这样决定了,这也是没办法改变的事情,等会应该会疼,你还是忍忍。”医生冷冷的说。

“医生……这……”医生身旁年轻的小护士,听到医生这样说,连忙对着医生喊到,可是话还没说出口就把话咽了回去。

她知道这个不是同情心泛滥的时候,如果稍加不如意,自己可能都会倒霉。

医生看了一眼小护士,没有说任何一句多余的话,就只是单纯的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让护士开始准备。

医生和护士穿戴好所有的手术服,并且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顾颖安置在手术台之后,医生准备开始他的这场残忍的手术。

手术刀都已经消毒完毕,齐刷刷的摆在了顾颖的身边,顾颖的脸色都已经变了,眼眶变得湿润。

“放开我,你放开我,你个混蛋,你是个杀人犯,你的良心不会痛嘛。”顾颖已经近乎疯癫了。

“顾小姐,这我也没办法,我也不想做杀人犯,如果你当时能听江总的,事情也不会这样,你说对么?”医生在旁边冷冷的说到。

“听他的?听他的杀了我自己的孩子么?呸!我告诉你,不可能!”顾颖朝着医生吐了一口口水。

“你说不可能就不可能么?呵呵,我今天就让你知道可不可能!”医生原本也不是什么善人,顾颖的举动已经完全惹怒了他。

“放开我!放开我!”顾颖在床上挣扎来挣扎去,她好像已经处于了癫痫状态,就想挣脱出来。

“放开你?你做梦!现在我就让你看看,惹怒了我,你会遭怎么样的罪。”医生随手拿了一把手术刀站在了顾颖的身边。

“放开我!你个禽兽!你会下地狱的,你们都会下地狱的。”顾颖一直在不停地挣扎。

顾颖虽然手脚都被绑住了,可是她还是向着医生扑过去,顾颖为了自己的孩子,什么都做得出来。

她找准了一个时机,猛的扑过去,一口咬住了医生的手腕,恶狠狠的盯着医生。

医生疼的一直在抽出手,可是顾颖咬的越来越狠,医生疼的手术刀都掉了,他一巴掌打向了顾颖的脸。

医生的这一巴掌打在顾颖的脸上,发出了不小的声音,这一巴掌打下去真响亮,把顾颖的鼻血都已经打出来了。

可就算如此,顾颖还是不愿意松口,这是她唯一的希望,江景淮想谋杀这个孩子,可是自己要保护住自己的孩子。

“还在看什么,快来帮忙啊!”医生对着站在一旁吓坏了,发懵的护士大喊道。

护士在医生的喊叫声中,回过了神,连忙跑过来想把医生的手腕从顾颖的嘴上拉扯开。

谁知道,顾颖却咬的越来越使劲了,现在的顾颖看上去就犹如一个疯女人,披头散发,神色癫狂,眼睛里透漏着阴冷。

小护士看到这样的顾颖害怕,恐惧,可是为了自己的事业,她还是安耐住恐惧,对着顾颖喊道:“看什么看,快快放开医生。”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从被外面拉开,顾安厘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你们在干什么?”顾安厘对着医生和护士喊叫道,他一进门被眼前的情况吓了一跳。

顾颖被绑在床上,地上有一摊血,顾颖的头发挡住了她的脸,顾安厘看不清她现在的模样,就连忙走到了她的身边。

顾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松了一口气,安了心,就松了口,重重的倒回了床上。

“你个疯子,你竟然敢咬我,看我今天不收拾你的。”顾颖好不容易松了口,医生骂骂咧咧的抬起手,准备再给顾颖一耳光。

但是这耳光还是没有打下来,被跑过来的顾安厘挡住了。

顾安厘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冷冷的说道:“你在干什么?这个女人是你想打就能打的?”

“我在干什么?你看不出来么?这个小贱人咬我。”医生看着眼前的这个少年气愤的说道。

“小贱人?我让你知道什么叫小贱人。”顾安厘被医生的话惹怒了,一拳头打向了医生的鼻梁。

顾安厘这一拳用的力量不小,医生被他打倒在地,久久不能爬起来,身旁的小护士害怕到了极点。

顾安厘不再理会身边的那两人,他解开将顾颖绑起来的绳子,动作十分的温柔,生怕一不小心就会将她弄疼。

“顾颖,你还好么?我现在带你回家,你乖。”顾安厘对顾颖说话的口气无比的温柔,眼底都是满满的心疼。

顾颖发愣的看着天花板,一言不发,现在一切对于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她保住了自己的孩子。

顾安厘扶着顾颖慢慢的下了床,搂着她的肩膀,慢慢的走出了房间。

顾颖现在就如同一个没有灵魂的娃娃一般,顾安厘看到她这副模样,心里别提有多么的难受了。

顾安厘扶着顾颖刚走到大厅时候,就看到江景淮坐在沙发上,手上举着一杯酒,眼神戏谑的看着俩人。

“怎么样?喜欢我送你的这份礼物么?”江景淮看到顾颖,冷笑着说道。

“江景淮你个禽兽,你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愿意放过。”顾颖看到江景淮说道。

“如果我的亲生骨肉不是在你肚子里,我还是愿意留下他的。”

“江景淮今天你输了,我留住了这个孩子,我告诉你我一定会保护他到我生命的最后一秒。”

“呵呵,顾颖你知道么?你这幅自信的样子最让我觉得恶心了。如果今天顾安厘不来救你,你以为你能留下这个孩子。”

顾颖直勾勾的盯着江景淮,过了几秒,吐出:“禽兽。”两字。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