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刑侦之探案高手

第1章 前言

江南市。

经过一夜狂风暴雨,天色微亮时,老天又嘲弄似得下起了鹅毛大雪,气温骤降不说,湿冷的空气仿佛带着冰渣,北风吹过划得人脸上生疼。

可是,即便天气如此恶劣,江南警校却依旧保持着雷打不动的传统。

跑操!

这个建校百年,为警界长期运送优质警员的全国重点大学,就这么一点好处,尊重传统,校长王义山每年做校动员时,也是雷打不动的说着“兢兢业业,为民服务!”八字真言,学生们自然偷不的奸耍不了滑,只要校长一声令下,跑操还是卖命绝对没有怨言。

“穿再多衣服也遭不住,这鬼天气跑操,闲的蛋疼。”开口说话的是个瘦高的年轻人,他站在天台,居高临下的看着楼下像阿甘一样奔跑的同学,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像是一只狡猾的小狐狸,满脸笑意。

“我说文儿,你嘴不这么损能死吗?”站在他身后的胖子,一脸无奈翻了个白眼,哭丧着脸嘟囔道:“你宋文不怕曹白脸那是你的事,你要死干嘛拖着我?”

“曹白脸要找顶多找我,找你胡北笙干什么?”宋文闭上了眼睛,张开了双臂,“让暴风雪来的更猛烈些吧!”

被宋文叫做胡北笙的胖子下意识的紧了紧衣服,他知道宋文每次说出这种话,基本上就没有好事。

两人大学相处了四年,胡北笙对前者太了解了,按照他的说来说,宋文就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哦不,是学渣!

宋文在校几年基本什么出格的事都干过,比如说抓小偷把小偷打骨折了,装古惑仔跟人谈判被警察给抓了,甚至还有次偷偷摸摸进法医室解剖尸体,差点被赶来的保安当作猥亵尸体的变态给扭送到拘留所里去。

照理说,宋文这个品行在警校早就该被开除了,可怪就怪在,每当他出事的时候,总有个人死命把他保住,所以才让他大学四年有惊无险。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两人口中绰号叫曹白脸的刑侦系教授,曹达利。

“文儿,我看天也挺冷的,咱俩既然不跑操就先回去吧。”胡北笙说话的时候打了个哈欠。按照他的性格,显然昨晚没干好事。

“回去对着天花板有什么意思?”宋文悄悄的走到胡北笙的身旁,小声道:“你听说了吗,咱们学校新运来了一具尸体,据说市局的法医都不知道怎么下手。”

“你说的是哪个案子?”胡北笙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他跟着宋文干什么事都不孬,唯独就偷偷解剖尸体那一次,差点被吓尿裤子,一听到尸体两个字他就打从心眼害怕。

“藏尸案。”宋文露出招牌式的笑容,细长的眼镜眯成了一条线,悄声道:“我昨晚上出去的时候,正好看见运尸车偷偷摸摸的开进学校,我跟了一路发现他去的不是法医室,你猜那是哪?”

“地……地下室?!”胡北笙显然被吓得不轻说话都结巴了起来。

要说江南警校最神秘的地方,无非就三个,校长室、法医室,还有一个地下室,前两个地方还算是学生能够接受的范围,而第三个地方可就不能让人接受了。

因为两人大学四年以来,听过关于地下室的无数传说太多,可版本最真实的,就是闹鬼。

据说曾经有个学生,半夜三更的带着女同学再地下室入口搞对象,可是好端端的却从里面听到了撞门的声音,当天晚上就被吓得精神失常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过学生敢靠近地下室了。

“文儿,文哥!咱换个玩法行不行,咱们去法医室解剖标本,我也不想去地下室啊!”胡北笙哭丧着脸,就差给宋文跪下了。在他看来,地下室可远远比法医室恐怖的多了。

“别废话!”宋文懒得浪费口水,笑眯眯的道:“你当然可以不去,你要是不去我就把你昨天包宿的事情告诉校管处!”

“你……”胡北笙顿时被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本来就算天塌下了有宋文帮他擦屁股他一点不怵,但是如果是前者主动告密,那可就真的另当别论了。

毕竟大学这四年,自己那点事对方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得了,别废话,我先出去买点东西,晚上地下室门口见。”盯着胖乎乎的胡北笙笑了笑,宋文转头就离开了天台。

胡北笙一看这架势,自知自己肯定是劝不住了,一边骂着宋文不是个东西,一边摇着头唉声叹气的也离开了天台。

时间很快来到了深夜,胡北笙果然接到了宋文的电话,等匆匆忙忙的赶到地下室入口的时候,发现对方好像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

“走的是我叫你走的那条路?”宋文把一个黑色的背包扔给了对方,开口道。

“你是不是傻!我要不走那条路,半路就被保安给截胡了!”胡北笙不满的低吼了起来。

两人口中那条路,实际上是宋文大一入学第二天就研究出来的“逃跑”路线,不仅仅避开了所有的摄像头,甚至如果提前规划好时间,连人群都能够避开,这也成为了两个人终年逃寝从来没被抓过的法宝。

宋文低头看了看手表,也懒得跟对方废话,顺着身旁的台阶走了下去,然后轻轻的拉开早就被他开了锁的门,等着跟在身后的胡北笙进门之后,门才再次被他关上。

地下室比两人想象中的干净,并且明亮。

一个用于照明的大灯静静的悬挂在不远处的天花板上,下了几阶楼梯之后,可以清晰的见到一个铁床,还有占满了两面墙的抽屉柜。

胡北笙看见抽屉柜的瞬间,便停下了脚步,哆哆嗦嗦的指着面前的抽屉柜,显然已经害怕到了极点。

因为他很清楚,这柜子不是用来摆设的,是用来装“仙人”的。

“你怎么这么怂?”宋文掏出手机看了看,催促道:“快点,我们只有二十分钟,到时候保安就要来寻校了。”

在宋文的催促下,胡北笙只好硬着头皮跟着对方走到了抽屉柜的旁边,然后哆哆嗦嗦的拿起自己随身随带的佛祖,一脸苍白。

这一比较之下,宋文反而就显得胆子大多了,他轻车熟路的拿起铁床上的档案,确认了编号之后,转身就来到了同样编号的柜子前,轻轻的离开了柜子,然后便看见了柜子里躺着一个洋娃娃一样的小女孩。

小女孩的双眼紧闭,如果没有胸前那一条像是巨型蜈蚣一样的针痕,那么她就真的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公主,正在安静的睡着。

“刘诗涵,九岁,死因疑似是睡梦中心脏病发。”

想起档案上的内容,宋文咬紧牙关,他自然真的不可能相信,事实真的就如市局的法医所说的梦中心脏病发,因为她被发现的地方不是在自己的家里,而是在郊外的草垛子里。

一个九岁的小女孩,死在离家二十公里外的郊外,就真的只是心脏病发吗?

“胖子,上新刀。”沉默了一会,宋文对着胡北笙伸出了手。

“你疯了!”胡北笙低声呵斥道:“我们两个是学刑侦的,不是学法医的,要是解剖出问题了,责任我们担不起!”

宋文脸色难看的回过头盯着胡北笙。

沉默了良久之后,胡北笙终于咬了咬牙,骂了一句让人听不清楚的脏话之后,从宋文的包里摸出了一把新的手术刀,递给了对方。

宋文接过刀,下意识的伸出手拍了拍小女孩的头,然后才认真的把手术刀对准了缝合好的伤口上,一点一点的把线挑开。

嘶!

伤口被豁开的那一瞬间,整个地下室里忽然传出了一声沉重的呼吸声。

“怎么回事!”胡北笙顿时慌了马上就跑了宋文的身边,一把抓住了宋文的袖子。

“她……”宋文也紧张的吞了口口水,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过这种怪事,等他再度看向小女孩的那一刻,他竟然罕见的后退了一步,连刀都掉在了地上。

因为小女孩的眼睛,就在那一刻忽然竟然睁开了,同时她的肺部竟然在收缩,就像是……在呼吸!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