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归来:就爱欺负你

第六章 就爱欺负你

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YY得无限嗨皮的莫小柒突然发现,刚刚眼里还满是惊艳的导游姐姐,不过一瞬间就已经平静了下来,没有娇羞,没有欲语还羞,没有脸红,没有心跳加速,更没有……

只见苗梨有些不好意思的回以礼貌的一笑:“我没事,我是不是妨碍到你了?很抱歉,我……”真的只是礼貌的一笑,和以前一看到自己就各种娇羞各种装的那些姑娘完全不一样。

莫小柒一愣,仔细的盯着面前这张每样五官都挺普通,组合在一起之后就显得很有意思的脸,试图从这张脸上找到一丝丝被自己的魅力迷惑的证据,可惜——苗梨却不再看他,而是低头盯着自己手指,两秒过后她再次抬头,往左前方看了过去。或者是害怕惊扰到邻座,她的动作幅度很小,若不是莫小柒一直暗中关注着她,不一定能够发现。

莫小柒:……

自己这是被漠视了咩?

可惜苗梨完全没去关注某人不满的表情,只一心想着要怎么才能确认那个人是不是自己所认识的“田涛”。

莫小柒含情的桃花眼微眯,而后突然换上了一抹亲切的微笑,温柔地说:“我看你有些心神不宁、坐立不安的样子,你是不是晕飞机呀——”

“啊?晕飞机——”苗梨一听这话一张圆圆的苹果脸瞬间垮了下来,自己以前就有晕车的毛病,这坐飞机……

莫小柒原本只是故意打趣她,此时见她一脸仿佛天都要塌下来的模样,差点忍不住失笑,他努力的克制着自己面部的表情,装作疑惑地问:“恕我冒昧,你不会是第一次坐飞机吧?”

苗梨白皙的脸颊顿时躁得通红,既然知道冒昧,你说什么讨厌的大实话嘛!

莫小柒一愣,显然没料到竟然真的被自己说中了,哎哟,真是笑死人了,竟然还有人这么大了第一次坐飞机?更奇葩的是:在这个人人都没脸没皮的时代,竟然还有人会脸红?

“哈,哈哈哈哈……”一串毫无顾忌的大笑自莫小柒的嘴角溢了出来,他边笑还边夸张的指着苗梨,一副随时会气岔气儿去的模样。

周围的乘客纷纷循声看了过来,苗梨只觉双颊发烫,恨不得把头埋到脖子根儿去。心中愤愤的嘀咕:这人真是讨厌,这有什么可笑的?不就是没坐过飞机吗?

晕死了,刚才自己应该坚决的否定的,怎么就心虚的红了脸呢?哎呀呀,真是弱毙了,太没用了啊啊啊!

偏偏莫小柒这厮看着苗梨窘迫的模样,不但丝毫没有收敛,反而再次爆发了一阵更大的笑声,显然是苗梨的羞躁成功的愉悦了他。

而左前方四排外的某人,看着某女娇羞的模样,听到某男肆意的笑声,眸底的冷意更甚了些。

咋还没完没了哪?苗梨蓦地抬起头,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委屈又不忿地瞪向旁边这个罪魁祸首。

莫小柒笑声一顿,她的皮肤本就异常白皙,没有一丝瑕疵,如今脸颊红红的模样就好似一颗顶级的红苹果似的。那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怒视着自己,双颊鼓鼓的模样,让人莫名的联想起某种软绵绵白白胖胖的食物来,真的好想——咬一口呢!

莫小柒眸色微闪,而后一脸抱歉的说:“额,抱歉,我没想到你真的是第一次——”

苗梨:……

如果他不是自己的顾客,苗梨真想呵呵他一脸,您这是道歉吗?您这是往我伤口上撒盐好吗?不道歉还好,一道歉我更想死了有木有?

前、后排的乘客听到这句话,眼中乍然骤亮,第一次,第一次什么?这个,那个,太引人瑕思了有木有?

接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狼一般探寻的目光,苗梨被那些目光中的熊熊燃烧的八卦之火直接给烧懵了。她愣愣的与这些人一一对视,而后傻乎乎的低下头,深思了三秒,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哦麦嘎噔,真的好想去死一死哦,本姑娘我只是没坐过飞机而已哇,怎么就——就发展到这个程度了呢?

啊啊啊啊!苗梨心中的小人瞬间暴走了,偏偏那个罪魁祸首还笑容满面的盯着自己,苗梨暗暗咬牙,狠狠的瞪了过去,还笑,还笑?小心老娘一拳打烂你的牙哦,吼吼!

莫小柒不但没被吓着,反而笑得更开怀了。哎呀,这位导游姐姐太可爱了,就连张牙舞爪的模样都是如此的——哇哈哈……哪里有人连威胁人都如此的没有威慑力呢?就好比一只小绵羊挥舞着树枝对一匹凶恶的狼叫嚣嘛!可笑又——可爱!

苗梨静静的瞪了莫小柒三秒,然后默默的垂下头,既然威胁无用,既然他是自己的顾客,自己不能真的打他,那就——只能忍喽!活了二十多年,她别的本事没有,忍功倒是一流呢!

莫小柒见这个张牙舞爪的姑娘竟然瞬间就奇迹般的恢复了平静,微微怔了怔。两个人静静呆了几分钟,莫小柒的一颗心就跟猫在挠似的,浑身不自在,这样呆着多无聊呀?

而他从来都是不愿意亏待自己的人,所以——莫大帅哥邪魅一笑,而后换上一脸温文尔雅的笑容说道:“早就听说神洲风景区景色怡人,特别是能遇上苗小姐这样优秀的导游,真是我的幸运!”

苗梨诧异的扭头看了他一眼,这家伙怎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似的?虽然心中狐疑,但想到自己身为导游应该具备的素质,扯了下自己的衣领,端正了坐姿,优雅的微微一笑,说道:“哪里哪里,您能报我们公司的团,是我们的荣幸才对……”

却不知这位邻座帅哥眸中迅速闪过一抹得意,一脸无辜的说:“苗小姐是第一次带团吧?看你各项业务都不是很熟练的样子,……”

苗梨:……

感情先前夸自己,原来是在这儿等着呢?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就是故意给我添堵来了吧?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莫小柒如愿的再次在这位导游“姐姐”的脸上看到那副欲言又止,敢怒不敢言,憋气憋得肺疼的模样,一双含情的桃花眼弯成了一道月牙,眉眼弯弯的模样活脱脱像极了一只偷到了鸡的小狐狸。

苗梨牙痒痒的偷瞪了他一眼,扭过头去再也不肯瞧他一眼了。

据她以往“丰富”的晕车经验,晕车的人应该闭眼休息,也许睡着了就把晕车这事给忘了,于是苗梨闭上了眼睛。

可偏偏有人就是不想让她好过,还没清静两分钟,旁边的莫小柒又说话了:“导游姐姐——”

苗梨霍的一下睁开了眼睛,狠狠的瞪着眼前这只讨厌的苍蝇,妈蛋,一口一个姐姐,是想显示他自己有多嫩还是想告诉本姑娘我有多老呀?

简直是叔可忍婶也不能忍了,苗梨拉下了脸,“义正辞严”的盯着那张“讨厌”的脸说道:“素质,素质,难道不知道飞机上禁止喧哗吗?”

却丝毫不知莫小柒见到她这副怒火中烧的模样,不但不知收敛,反而更为兴奋了。娃哈哈,我就爱看你跳脚的模样!

只一瞬间他就收起了自己眼中的兴奋,换上一副理直气壮的无赖模样:“我很无聊!”

苗梨闻言翻了个白眼,“关我什么事?”你无聊我就得陪你说话咩?简直可笑!可惜这样的笑容还没露出来,莫小柒的下一句话立刻就让她无言以对了。

“当然关你的事了,我出来旅游不就是图个开心吗?你们旅游公司不就是为了让游客高兴吗?顾客不就是上帝吗?你们身为导游竟然让顾客感觉无聊不是大大的失职吗?……”以下省略两千字……

苗梨就像一只被抽筋扒皮的猴子似的蔫了下来,挫败得浑身无力,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她算是看出来了,论讲歪理,眼前这位要是自称第二就绝对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呀!自己和他拌嘴,那不是明摆着的找虐么?

苗梨有些慢半拍,但并不傻,索幸再次闭上了眼睛,让他说去吧,我倒要看看,他一个人能说多久!切!

要说也是咱们苗梨同学够牛,竟然能够在耳边有魔音穿脑的情况下逐渐沉淀了下来。她天生有一种能力,就是将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不入自己的眼,将自己不愿意听到的声音自动过滤出去,仿佛身边那道声音只是一首背景音乐!

闭上眼睛不久,“田涛”这个名字就又窜了出来,她的思绪禁不住再次飘向了遥远的十年前——自从那天大美人来看过房子之后,第二天那位大美人白莹莹就如约过来了。同时来的除了几大包行李之外还有——一位少年!

苗梨惊喜的目光一接触到那位少年,立刻就跟见了鬼似的缩了回去,然后小脸一改昨天的花痴模样,反常的紧紧绷了起来。

白莹莹十分不解,这小姑娘昨天还热情可爱得一塌糊涂,今天怎么突然就冷淡起来了?她不解的看了看自己,又瞧了瞧自己身后的儿子,难道这两小家伙以前有什么恩怨?可是下一秒她就打消了自己的这个猜测,因为这座城市,她们母子可是第一次来呀,儿子根本不可能认识眼前的这个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