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错爱一场梦

第6章还治其身之身

刚刚把晚餐端上桌,聂逸尘咚地一声踢开门闯了进来,愤怒的大吼道,“陆云苏!”

陆云苏抬头,看着怒气冲冲的聂逸尘,“怎么……”

“啪!啪!”

聂逸尘一反一正两个耳光甩到了她的脸上:“你他妈还是不是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都做得出来!?”

陆云苏被打得扑倒在桌上,好一会儿才挣扎着爬起身,嘴里鲜血直流,“我怎么了?”

“还装糊涂?!”聂逸尘杀气腾腾,猛地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你今天中午把云杭约到了那个废弃工地上,找人玷污她,你知不知道为了保住清白,云杭只好给了自己一刀,差点救不回来?!”

窒息的痛苦让陆云苏的脸迅速涨得通红,本能地撕扯着聂逸尘的手:“放……呃……手……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聂逸尘怒意冷笑,刷的把手机递到了她面前,“看看这个!”

那是一段视频,陆云杭被三个戴着头套的男人围在中间,尖叫声伴随着猥亵的笑声传了出来:

“不要!走开!救命啊!”

“哈哈!这小妞嫩的能掐出水来,味道肯定不错!”

“那还废话什么?上啊!我先来!”

“不要!求求你们放了我!来人啊!”

“你们先上,我来录!哈哈哈!”

大概是知道在劫难逃,陆云杭绝望的从挎包里掏出一把水果刀,猛地扎进了自己的腹部:“逸尘,我们来世再见!”

“糟了!这小妞自杀了!快走!”

画面静止。

陆云苏不解,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敢说你不是主谋?!”聂逸尘的手猛地捏紧,“云杭已经告诉我了!你要她立刻离开我,她舍不得走,你就指使人想毁了她!幸好云杭没有死,否则我一定杀了你给她偿命!走!”

差不多已经被他掐个半死,陆云苏无法反抗,浑浑噩噩地被扔到了车上,几乎是昏迷着被带到了医院。

通!

一声闷响之后,膝盖突然一阵剧痛,她一声尖叫:“啊!”

浑身一激灵,她终于恢复了意识,才发现已经被聂逸尘按在了床前,床上躺着脸色苍白的陆云杭,眼底深处藏着阴沉的得意!

“跪好!”聂逸尘掐着她的后颈,声音冷冽,“向云杭忏悔!她好起来之前,你就一直跪在这里!”

“放开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陆云苏甩开他站了起来,“陆云杭,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做的?!”

陆云杭缩在被子里,怯怯地摇头:“我、我没说是你,就是我们分开之后,我刚走到半路,就被人劫持到那个废弃的工地,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还要什么证据,就是你做的!”聂逸尘咬牙开口,“陆云苏,我不是傻子!”

“你他妈就是个傻子!”陆云苏也被逼急了,破口大骂,“你看不出来这是陆云杭自导自演的苦肉计!?她就是为了栽赃我……”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陆云杭悲痛万分地哭了起来,惹人怜惜,“我从来没有想过抢走逸尘,我只是想偷偷喜欢着他,这样也不可以吗?你一定要赶尽杀绝才放心?”

“你……你给我收起这副让人恶心的嘴脸!”陆云苏几乎无力申辩,“陆云杭,我承认我不如你狠,你赢了!算我求你,你让聂逸尘答应签字离婚,我马上走!马上!”

陆云杭暗中咬牙,一时不知该说什么!都怪聂秉耀那个死老头子!为什么一定要三年?!

“伤害了云杭,还想不痛不痒地离开?做梦!”聂逸尘满脸阴沉地逼了过来,“跪下向云杭忏悔!”

“悔你妹!要我跪这种卑鄙无耻的女人,她受不起!”陆云苏咬牙咒骂了一句,“你拿出证据来!”

聂逸尘脚步一停,跟着点了点头:“好,我给过你机会了!进来!”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