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天上掉下个臭老头

清晨的阳光从窗户的帘子缝中射入,睡在床上的我猛地睁开双眼,眼里充满了了悲伤和忧郁,我坐直身子靠在床头,闭上双眼,我还能感受到刚刚梦中那撕心裂肺的痛,我知道我不是个坚强的人,我只是不想再受伤害。可是过去了多久了,梦里的她依然是做着让我心碎的事。

“唉,也许不放过我的是我自己吧。”我睁开双眼,长长地叹了口气,走下床来到窗子前,拉开窗帘,看着远方地天空,想让自己的脑海变得空明。慢慢地,我就什么也没想,灵台清静不染一丝的尘埃。

“该刷牙洗脸上学了,一天没去不知道老师会怎么说。管他的,反正他也没注意过我。”我伸了伸懒腰,走向浴室。

“咦?我的头发昨天明明没了,现在怎么又有了?真是奇怪,不管了。”我摸头上的新发,感觉滑顺。

洗濑完后,我走到门口,看着顶住门口的桌子。

“唉,不能从门口出去了。没办法,趁没人的时候,从窗子跳到对面的楼顶上去吧。”想到昨天惊人的跳跃能力,我心就有了主意。走到窗口,将窗门开大我站到上边观察四周有没有人,然再看看自己到对面楼的方位。

“好,现在没人,我跳!”我不敢太用力跳,怕再次变成传说中的陨石。只是两成的力,却感觉眨眼的功夫,我就到了对面,可是结果由于角度错误“碰”的一声,我撞在了楼顶边缘的墙上。

“怎么回事?地震?”我听到这栋楼里的人在叫声后,我赶紧将自己从墙里拉出来,爬上楼顶。

“奶奶个胸,怎么会计算错误呢?”拍着身上的尘土,我抱怨着走出了这栋楼。在楼下看着自己那个清晰地凹形人印,我一脸苦笑。

“也许今天的新闻报道将会是超人飞行不趁,撞向大搂。”心里想着,手上习惯性的伸进口袋想拿出耳塞,可是却发现在昨天已经没有了。

“唉,真是伤脑筋啊。”我慢慢地走去学校。

大学的课是最无聊的,这是对我来说。而今天的课上得我头晕眼花的,我暗自想当初为何我就选了这个无聊的国贸专业?真是悔不当初啊!好不容易熬到了下课,就急闪出教室来到食堂前。

“要不要进去呢?”我对自己说。自小家里并不是富裕,再加上哥哥的败坏,家里的经济已经很紧张了,所以平时的我是非常的节约用钱,别人大鱼大肉,奶奶个胸的,老子我就是吃白菜加米饭,看得我直流口水。

“靠,反正昨天抢了那么多钱,再去那家店吃一餐好的。”我愤愤地说。突然,一个黑影向我飞来,我甩手一接,一个篮球到了我手里。

“那个兄弟,帮忙把球扔过来。谢了。”篮球场上的一个高个子叫嚷着。

我看着篮框,随手将球一扔,“唰”的一声,一个空心球进了。这时的我看也不看那伙嘴巴都要掉地上的人,独自的走了。

“我看他是碰巧的。”

“嗯,我想也是。”

我听着他们的话,摇摇头,心里暗道,我打篮球的时候,你们可能还在学走路呢。

中午回去的时候,我都不会走人多的地方,我走的都是小巷的路。至少对我来说,这样的路比较安静而且更能让我感受自己的内心。

静静地沉在自己的内心世界,我的身体慢慢地走着,没有意识的控制。

“啊呀……我的鸡……”

从天上掉下一只烤鸡到我的面前,而我去还是依然走着。接着一个大大的身影从天而降,“碰”地一声之后,又是一声惊天的“啊……”。

“咦?怎么这地面那么软啊?”一个胡子长白的老者用屁股一蹭一蹭地说。

“废话,奶奶个胸的,你来下面让我从天上掉下来撞撞看,是不是软的。”可想而知,刚刚那一声惊天的啊,是我的惨叫。而此时的我呈大字趴在地上,而那老人正坐在我的背腰上边。

“还蹭什么蹭,不快起来啊。”我大叫着,手伸向背上的老头狂抓。

“啊,我的鸡……”白胡子老头两眼发光,从我背上跳起,冲到那边地上捡起沾了灰尘地烤鸡。

“奶奶个胸的,这两天我还真不是一般的倒霉,先是挂掉再活过来,然后莫名其妙地有这些可以做为超人的本事,更可笑的是成了陨石。这些都还没什么,可是人家都说天上下的是林妹妹,我倒好了!天上掉了只鸡不说,还掉下了个臭老头,真是难以忍受!”我站起身子,拍着身上的灰尘,摸了摸被撞到的腰,狠狠的瞪了臭老头一眼,不再理会他,独自的离开了。

刚走不到几步,就被人拉住了后衣。我疑惑地转头看,起发现在那个臭老头左手拿鸡,右手拉着我的衣服。

“你想做什么?臭老头。”

臭老头并没因为我这样称呼他而恼怒,反而笑嘻嘻地看着我,然后指着左手的烤鸡。

“小子,你赔我一只烤鸡。”

“嗯?什么?让我赔你一只烤鸡?那个臭老头,你到底有没有道理啊?又不是我将你的那只烂鸡从天上丢下来的。再说了,我是受害者耶。我没找你,你怎么就反而找起我的麻烦了?”我一肚子火气,愤愤地说。

“你这说的是哪的话啊?尊老爱幼是自古就有的美德,你做我老人家地垫被那是你的光荣。”臭老头拍着我的肩,继续说着。

“不过,在你力所能及之下,你却没帮助我这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接住那只从天而降的烤鸡,那就是你的不对。你这样不仅仅是对不起我,更对不起别人的劳动。你知道这只鸡要花多少时间做吗?看你那人模狗样的就是不知道……”

“什么?人模狗样?我?奶奶个胸的,你个死老鬼,虽然我知道我长得不帅,可是老子我五官端正,再说了,妈生爹养的,这也由不了我的,就算丑我也没吓过人。那像你个老家伙,为老不尊。看你一副贼眉鼠眼,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哼……”我指着臭老头,口沫横飞地大骂。

“小子,你说话怎么那么冲?我都还没说完呢。让我接着说,那只鸡可是人们辛苦的一点一点的做出来的,其中要……(省略N个字)这样才成现在的一只香喷喷地烤鸡,所以你觉得你对得起他们吗?对得起国家的栽培吗?”臭老头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说了一大堆,后脑流出一滴大汗。心里暗附,这个家伙和大话西游的光头唐一定有亲戚关系,真他奶的唧唧歪歪的多话。我可是什么也没做,和他说的那些有什么关系。

“懒得理你,哼……”我甩开他的手,人一闪消失在他的眼前。

“哇,大白天的搞超人啊,好在这没什么人。”臭老头撕下一只鸡脚,吃着说。

我闪到一个无人角落,慢慢地走出来。

“奶奶个胸的,臭老头,原本就没我什么事,结果给你一说,好像我就是世界大战的发起人一样罪恶滔天,真是神经病。”我摇了摇头,再次拍了拍身上仅剩的灰尘,然后来到昨晚的那家店,推开门走了进去。

“老板,我要和昨晚一样的菜。”我对老板说着,找了个位置坐下。

老板对我点头,然后就进去忙了。

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慢慢地品尝着。我很喜欢这的茶,清凉味道又好。不久,我的菜都端上来了。

吃到一半,我夹起一块肉时,我的脑海又不禁地想到了以前,那时的我虽然很沉默,可是在她的面前我的心是那么的舒适,每次和她一起吃饭时,我都往她的碗里夹肉,看着她笑的样子,我的心里一阵阵地温暖。

“嘿嘿,小子一个人吃。那么好,我也吃。”

沉在回忆里的我被这个声音惊醒,我抬头一看,“噗……”我把嘴里没嚼的饭都喷了出来。

“你……你……你?”我站起看着那个臭老头,手里抓着原本该在盘子里的鸡,身上,特别是脸上沾满了我刚喷出的米饭。

“你什么你!你看你,我刚才刚和你说那么多人们的劳动成果来之不易,你现在又在浪费了。”臭老头将身上和脸上的米饭拍下,边吃鸡边说。

“这只鸡真好吃。”

我坐到原来的位置,盯着臭老头看。

“我说臭老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臭老头没理我,在那独自地猛吃那只鸡。

“奶奶个胸的,死家伙。你给我留点啊,我还没吃呢!”看着臭老头将要把烤鸡吃光,我心痛地叫着。

“你自己不知道再叫一只来吃啊!嗯,好爽啊!”臭老头将最后一块肉吃掉,然后把骨头扔到桌上,抹着嘴说。

看着臭老头做的这一切,我心里直哭,我是招谁惹谁了我,有这样的报应。不再理会那老家伙,我一个人吃着自己剩下的菜。

“小子,说真的。我老头子赖定你了,和你在一起能有这样好吃的鸡,我值了。哈!”臭老头在那为他的想法大笑。我则赶紧将肚子填饱,好离开这个该死的臭老头。

“小子,怎么样?有我这样好的老头子在你身边,是不是感到异常的荣幸?哈哈,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臭老头摸着自己的长胡子,脸上一副傻笑。

我看着看着就想喷饭,靠,真是影响食欲。我转过头,继续吃东西。

“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啊。来,拥抱一下。”臭老头起身张开双手走上前来。

我见状面上大汗不止,急忙扒了几口饭,在桌上丢了钱,开门急忙闪了出去,出去时还不忘一声“不用找了”。

“咦。怎么又跑了?”老人走出店门,留下目瞪口呆的服务员和老板。

回到家门口,用力推门,然后走了进去,再将桌子顶住门口。

“奶奶个胸的,臭老头不光有病,而且还是个变态。真衰!”我脱下跑鞋,换上拖鞋,走入浴室放水开始洗澡,被臭老头这样一搞,身上真脏。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传来了剧烈地敲门声。

“谁呀?请等一下,一会就好。”我急忙地擦着身子说。

穿好衣服,拿着毛巾擦着头发,我来到门前,移开桌子,我打开门一看。

“哈哈,刚洗澡啊,我也要洗。”臭老头想将头伸进来,我吓得急忙关上门。

“碰”

“哎呀,我的鼻子……好痛。”门外传老头的声音。

“这个家伙怎么会找到这里来?”我脸上开始流下一滴滴汗。

“小子,你开门啊。”“咚咚咚……”这样持续十多分之久,而我一直顶着门没回答。

“咦,怎么没声了?难道走了?”过了几分钟,我看还是没动静,就开了门。这不开还好,一开吓一跳。门外全是邻居街房,而臭老头在人群中间一副悲惨的样子。

“我说你一个学生,怎么就这样对待你爷爷啊?人家大老远的从家乡来看你,却被你拒之门外,这像话吗?以为自己是大学生就想忘本啊。真是败类!”一个大婶而带怒容地说。

“嗯,爷爷?”我看了看臭老头,却见到他弯起嘴角奸笑。

奶奶个胸的,这个老家伙。我心里暗骂。

可是那个大婶一开头,接下来的就是全民的狂轰乱炸,直炸得我头晕脑胀的,最后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带着臭老头进了房间。

“嘿嘿,怎么样?我叫你开门,你不开。这下知道错了吧?”臭老头笑嘻嘻地看着我的狼狈样。

“你还说,我掐死你啊我。”我冲上去,掐住臭老头的脖子。

“救命啊,这小子要杀爷爷啦……”臭老头放出惊天动地地大叫,我急忙捂住他的嘴。

“你小声点.”

“要我小声?好啊!那你让我住你这里。”

“奶奶个胸,你没家啊?为什么老跟着我?”我松开手坐到客厅的椅子上。

“那个我是没有家人的,看着你比较爽,就跟着你了。”臭老头一副委屈的样子说。

要是我没经过刚才的事件,也许我真的会被变这样的他骗,可是我是知道这老家伙的真面目的人。

“别装着一副可怜的样子,你是看着我比较好欺负才找上我的吧?哼……”我想到刚才的场面,靠,要是这家伙还来这样的招术,我不死才怪。没办法,勉为其难的让他呆在这吧。

“奶奶个胸的,算了,你想住你就住吧。不过,人可以去找个人来修门锁.我一下要去上学。不过你不要告诉我,你没钱哦?”经变么一闹,上学的时间就快到了。

“我没钱。”

“什么?你真的没钱?”我瞪大眼睛看着他。

“靠,惨了,要养一个白食。算了,你先拿着这三百块钱,找个人来修门。我上学去了。”我郁闷的瞪了一眼臭老头,换了鞋子就出去了。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