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宝宝腹黑娘亲

第二章 神秘门主

碧裙女子的眸子里再迅速地闪过一抹精光。随后换上哀切的神情。她蹲身,轻抚女童的脸,不舍道:“跳跳,娘对不起你,若是娘亲把你输了,莫要恨娘,你知道,你爹他,快要不行了,娘不能没有你爹啊,你就成全娘吧!”说到此处,她突然抿唇,笑了,笑得勉强,笃定道,“娘不会输的,娘亲一定不会输的,娘亲是夏花娘附体,一定不会输的!”

“哈哈哈哈……”

“哈哈……”

一句‘娘亲是夏花娘附体’,惹得众人轰堂大笑。

是了,夏花娘,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夏花娘,行踪不定,每月只赌一场,男女未明,老少不知。江湖之上,无人不知夏花娘。江湖之上,无人知夏花娘到底什么时候会出现,又出现在哪一个赌坊?更是以怎样的身份和形象出现?

谜一样的夏花娘,成为江湖人心中的赌神!

碧裙女子,苍白柔弱,竟提到夏花娘,何等可笑!

女童哭哭啼啼,好不伤心。让人不忍心看。却又偷偷加了注。

女童哭诉:“娘亲,跳跳明日便要入天机门学习,跳跳会努力,等跳跳学好了兵器制作工艺,就有钱了,娘亲,不要把跳跳赌输掉,呜呜……”

赌徒里,有身份较高者,听到天机门三个字,无不眼神锃亮。

原来,这小小女童,竟好命能入得了天机门那神秘门主的法眼么?

姓千的庄家一双精矍的眸子一闪,手法麻利地拿了碗盖了骰子,双手捧着摇啊摇,随后啪地一声砸于桌上,发了话:“诸位,这场赌,有些规则,咱们怕是要再议议!”

“若是赢了,女童归我!”有人叫唤起来。

“凭什么归你?谁出的银子多便归谁!”又有人不满地站出来。

“小爷我有的是银子,若是我们赢了,女童归我,大不了,我赔诸位下注的双倍银子便是!”

“以一赔二,我同意!”有人拥护。

“我呸,爷我以一赔三!”

“老子以一赔五!”

“娘亲,求求你,不要再赌了,呜呜……”两个稚子,刚才消停了一会儿,这会儿又哭闹了起来。

“咳咳咳……”一个看上去虚弱不堪的男子,身着华服,正一边咳嗽,一边缓步走来,一个英武护卫模样的男子替他开了道。

“二爷!”姓千的庄家恭敬地朝着这‘病鬼’点了头。使碧裙女子不由地多看了‘病鬼’一眼。

“来,给二爷看座!”姓千的庄家又呼喊了一声。立即有伙计模样的人抬了椅子来。

碧裙女子便撇了撇嘴,暗想,这又是哪家的纨绔?

扫了一眼‘病鬼’,碧裙女子道:“这位爷,现在下注,还来得及!”

“你男人得了何病,用得着如此多的银两?”‘病鬼’嘲讽。

“成与不成,在此一博了,我接连输了三十七局,我便不信了,今日,这苍天它不开眼!”

“哈哈哈……”姓千的庄家却是笑了起来。随后,一个眼神,那小伙计便十分麻利地凑到了‘病鬼’的面前,等待着他下注。

如此看来,这‘病鬼’倒是这盛世赌坊的常客。

‘病鬼’眼皮不抬,伸了两根手指。他身侧立着的那护卫模样的人立即自袖管中掏出两沓银票来,豪气地往桌上一拍。

“二爷便是二爷,豪气!”姓千的庄家赞不绝口,再对着众赌徒得意地如唱戏一般拖长声音道,“容二爷,二十万两银票!”

呼——

各种倒抽气的声音。众赌徒对这位‘病鬼’的景仰之情已然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