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缘浅

第6章 英雄赌坊

只见一个男子头束大金簪,一身黑须髯如戟,身穿裘皮长袍,下巴上的胡须己被编成多条小辫笔直的垂着,两只小的不能再小的眼睛透着说不清的精明劲,正坐在庄家位置上下打量着诺儿。

自打她踏进门槛,他就已经在此等候,要知道他的耳目众多,别说英雄赌坊附近有什么陌生人出现,就算是整个镇上也没有他不知道的事。

“那就赌大小吧!诺儿不慌不忙的在不败面前坐下,并没有拿眼看他,却将不败的表情早已悄然收入眼底,她自信的莞尔一笑。

其实诺儿还是过于单纯,她以为按照数学的算法,自己再怎么也能蒙对几次,可是她却忘了,十人进赌场,十一人输,赌场怎么可能有赢家,否则赌场拿什么挣钱,她更是没想到,赌场的庄家个个都是老千……

她明白清楼不是清白女孩子家随便去的地方,却没想到赌场也不是好姑娘家去的地方,从她踏进这个门开始她就输了。

不败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奸笑:“那在下先给姑娘简单说规则,庄家扔3个色子,3个数字加起来,1-9算小,10-18算大,如果三个无数算豹子,三个无数的骰子表示停下的时候无点,例如三个骰子同时有一颗角立着。”

“玩家下注,赔率1:1,每个骰子,点数为:1,2,3,4,5,6,押一赔一,假一赔十,豹子通吃。抽老千者剁去双手……”只见他不紧不慢的看着诺儿,似有吓唬之意。

“说完了吗?那现在开始吧!”诺儿微微一笑,诺儿心想如果是正常的滚动,她应该可以算出来,就算是算错一次两次,也不会输。

可是却没有想过庄家没有不出老千的,否则这么大的一家堵坊如何能维持每日的正常开销?这家英雄堵坊可是年头久矣,要不然那个店小二也不会冲她直摆手,这个地方还没有人能赢了钱活着走出去……

“爽快!”话落,不败大手一挥,三只精巧的骰子快速滚入一个碳灰色的骰盅里。只见骰盅在不败手中快速旋转,十来个回合后稳稳的落于桌上,不发出一丝声响。“姑娘请下注!”

诺儿静下心听了一会决定选大,第一把纯属赌运气,于是将手里的铜钱全部扔于桌上。

不败一幅吃定她了的表情,“姑娘确定吗?开了可不能改了!”

诺儿轻点额头,“是的,我确定,开吧!”

“好,开小,姑娘你输了!”说完不败不紧不慢的将她身前的铜钱拢到自己面前。

“姑娘,你还要继续吗?”

“当然!”诺儿并没有太吃惊,既然自己来了,不可能只玩一把,更何况不可能每把都输。第一把也许是自己的心还没静下来,第二把应该能找到感觉。

骰子再次快速飞舞,诺儿静下心来,仔细听着骰子的滚动和跳动,如果是正常的滚动那就好算了,但如果中间有跳动,就比较难控制。

刚才是第一次对翻,那应该是五五六,九以下是小,十以上是大。她听到骰子转动二十下才停,心里慢慢计算着,骰子是六面,相对两面之数字和必为七,如果说按照翻滚的次数,那应该是大。

“姑娘请下注!”

“押大!”她将耳朵上一对碧玉耳环取下,不知道谁给买的,穿越醒来后就发现一直带着,管它的,先江湖救急。

“这个给您算100两。”不败将耳环拿在手里把完后,漫不经心的放回桌上。

“这次您押多少?”

“一百两大!”诺儿听到骰子停下后信心十足。

“第二局开,豹子,通吃。姑娘您又输了!”不败不紧不慢的拿走了诺儿桌前的碧玉耳环。

怎么会这样,无论怎么算,也应该是大,百分之八十的机率大,为什么会输呢?诺儿心里疑惑着。她再次取下头上的象牙簪,一头青丝散于腰际,发出醉人心肺的清香,慢慢在大厅里散开。

“这个簪子嘛,很普通……既然姑娘来了,那也算是缘份,还是给您算一百两!”不败心里早乐开了花,跟自己算,太嫩了,差的太远了,他知道她一定会输的很惨,所以并不着急。

诺儿并不计较对方给多少,因为就算拿到当铺去,说不定也只当几十两,更何况自己暂时没有营生之道,也没有落脚地。只怕没两天就花光了,那更惨,恐怕会流落街头。“这次还押大!”诺儿冷冷的回应。

“第三局开,小!姑娘您输了!”

诺儿摸了摸身上的腰兜,发现再无其它饰物。不行,自己不能就这么走,如果自己就这样回去,只怕住店的钱都给不起,更何况接下来怎么办,自己在这个地方可是一没家人,二没亲人,三没朋友。

诺儿决定破釜沉舟,心一横,她咬了咬牙,“我赌自己行吗?如果我输了我就脱一件衣服!”

“行啊!”旁边桌上的的赌徒以及大厅其它桌上的赌徒不知什么时候全围了上来。随着大家的起哄,不败的贼眼转了几圈后,开始摇动骰子,“请下注!”

“我还是选大!”

“开,姑娘输了。”诺儿镇定自如的脱下白衣外的短袖。

“大,”她确实有些生气了,她不信这次还是小!科学家说人在愤怒时,智商自然下降,她现在只想赢一次,却忘记了思考自己为什么会输。

“开,小。姑娘输了。”诺儿平静的脱下白色的外套。

“开,小,姑娘又输了。”诺儿接着脱下自己的中衣,露出粉色肚兜,所有的人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到处都是口水声。

不败盯着肤如白脂的诺儿吞了吞口水,色迷迷的笑道:“姑娘,我看你也是爽快之人,现在不赌还来的及,再赌下去你可就要后悔了。”

其实不败说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他就是要让她输了她自己,他可没那么好心劝她,他只是故意用言语刺激她,要知道她现在的智商跟七岁的小孩相比不相上下。

诺儿如果此时能够冷静下来,也许就有了办法,可是人在生气的的时候,智商会自然降低…………

加入书架